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九(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03 点击数:1844次 字数:

  岭上大道,溜下坡儿。牛走得很轻快,一家人都不说话,只有偶尔路上的石块,撞击铁车脚子①的咣当声,和远远近近的鸡鸣犬吠声。这悄没声息地走早路,还真像是做贼似的。

  童喜家离石槽坪本来就没多远,一个时辰多一点儿就到了。进村时,天还没亮,东方启明星已经上来了,月光分给它了一部分,显得苍白了些。老槐树的叶子已经落光,枝枝杈杈,分分朗朗,在晨曦和月光下反而暗了一些,黑魆魆的。树下的宅院还朦胧在睡意里,只有那只雄鸡,应着村里的鸡鸣叫着。

  童喜把车停在老槐树下,擦了擦汗,招呼一家人蹲坐在老槐树下的大石头上。自己拿出烟袋装了一袋烟,噙在嘴里,摸出火镰、火石、火媒子,嘀嗒滴嗒地打起来。火媒子没有马上引着,那一团团散落的钢花,闪耀着、爆裂着,瞬间消失在黑暗里。科他娘和媳妇、女儿,看着火花,觉得很是不安。科靠在老槐树上,歪着脑袋,

  眯着眼,漫无目的地想着什么。童喜吸着烟,又把小粪坑看了一遍,粪坑正好刚刚挖过,他觉得今天这粪坑仿佛没有多大,甚至比过去小了一些。

  槐青昨晚也睡得不踏实,总觉得无端的烦恼,坐在床上,吸着闷烟。妻子也不敢问他,独自悄悄地躺下了。槐青想想这儿,想想那儿。唉,这几年日子还算过得不错,儿媳妇也娶过来了,很孝顺。大金也肯干,就是脾气倔了点儿,很像他年轻时候。闺女出门了,婆家就在离镇上不远的李沟,家境也还行。在这上面,他没有可烦恼的地方。一家人和周围邻里都相处得很好,特别是弟弟一家,孝顺大哥,尊敬他们,也很不错。只是最近老觉得身体困乏,干活显得力不从心,这就是老了?他不相信,自己心里也没想过。但看看大哥大嫂已老态龙钟,三弟也头发花白了,儿子、侄儿女们一个个都成家了,笔挺一样。那天在镇上剃头,他看到了从没在意过的头发,灰白灰白,回来看看镜子,皱纹更多更深了,最后眼也觉得不济事了,看东西模模糊糊,唉,真是老了!他觉得有点儿可怕,这人咋会老呢?尘世上这么多亲人、好人,说不见就不见了,甚至他还会想着自己也不在了,亲人们痛哭流涕的样子。

  唉,他想得满眼是泪,烟也吸不下去了,轻轻地啜泣声惊醒了妻子,妻子坐起来,点着灯,看他的样子,急忙问:“你咋了?不美了?”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反而有点凉意。

  他摇了摇头说:“没事儿,好好的,睡吧!”自己躺下了。

  妻子说:“要不,我去叫老三来看看?”

  “看啥唻,没事儿,睡吧!”槐老二不耐烦地起了高腔。妻子不敢再问了,悄悄躺下了,但脚后,槐老二不停地翻身,她清清楚楚,黑暗中也陪着不安。好容易窗外的鸡叫了,老二安稳了,不一会儿有了鼾声,妻子也迷糊了。

  一梦间,槐青醒了过来,睁眼看看,窗户还是一片月色,院里的鸡叫了一声。他披衣坐了起来,摸过烟袋装了一袋烟,打火吸着了,心里仍是烦乱不清,了了草草把一袋烟吸完了,穿上衣服,下床走了出来。妻子迷迷糊糊觉得他下床了,也折起身问:“他爹,你不睡哩?”

  “你睡吧,我睡不着!”

  “还早着唻,你去哪儿?”妻子看了一眼窗户。

  “咋恁多话儿唻,我出去转转!”说着拉开房门,看看东方也算是亮了。他随手带上门,走下台阶,听见大门外“哞”的一声牛叫,他觉得奇怪,谁家的牛这么早就牵出来了?该不是纼折了自己跑出来了吧?他疾步走到大门楼下,拉开门闩一看,惊呆了,身上烘的一下。大槐树下坐了几个人,停放着一辆牛车,装得满满的东西。这是谁起这么早,弄啥哩?

  槐树下的人站起身来说:“哥,您起来了?”

  槐青定睛一看是老童,心里咯噔一下问:“咋着唻,啥时候来了?”

  “才刚到,没惊动您!”童喜走了过来。

  “啊,有事儿?这,这拉的啥?大包袱小布袋的?”槐青指着车问。

  “啊,也没啥,咱家的东西!”童喜的心腾腾乱跳,闪闪烁烁。

  “那,都是谁了?走,回家!来这么早也不吭气儿!真是!”

  “那是俺家里人,科他妈,科和他媳妇、还有闺女!”

  “啊,你家里是不是有啥事儿啦?”槐青焦急地问。

  “唉,走哥,回去说!”童喜回头招呼妻儿,“恁们先坐着,我和咱哥说说!”

  “兄弟你有事就说,到我门儿上了,叫你们坐外头?”

  “唉,哥……唉,哥!”童喜的咽喉打结,头上冒汗了。

  “说,啥事儿?真急死人了!”槐青火了。

  “啊……”童喜抹了一把汗,说:“我,我给您送钱儿来了!”

  “钱儿,啥钱儿?”

  “唉,要不,这样吧,您先看看!”童喜回身又往车前走去,槐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摇摇头跟了过去。

  “来,科,把东西卸下来!”童喜招呼着家人。科们都站起身来,怯生生地叫了一声:“伯,您起来了?”然后动手卸包袱。把包袱卸下来后,童喜首先把一个袋子搬下来,走到小粪坑前,解开口绳儿,一抖,哗啦啦,当啷啷,一阵乱响,铜钱儿落在了坑里。他回身又搬起一袋,吆喝站在那里的科“癔症啥哩?搬!”说着第二袋钱儿又哗哗地响起来。

  科惊呆了,爹啥时候弄了这么多的钱儿,连我都不知道!想着也连忙搬过来一袋子,放在爹的手边儿,又回身去搬。

  哗啦啦,当啷啷……清晨的冷风里,老槐树也惊呆了,在这里站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儿!

  随着响声,小粪坑真的满了,车也空了,童喜手里的袋子还有半袋子。他哭了,泪流满面,回头看看槐青。

  槐青早已明白是咋回事儿啦,十年前的玩笑开大了!他的心突突地跳着,为自己?为童喜?说不清楚,一脸木然。

  童喜看着槐青,哭着说:“哥,我不用多说了,这半袋儿我也不要了!“他一抖手,一股脑儿倒在小粪坑里,眼见得小粪坑的钱儿冒了个尖儿。

  槐树下,一对多年亲密无间的朋友对视着,仿佛谁也不认识谁,空气也凝固了,其他人无一点声息。

  大门吱呀一声,金他娘走了出来。他看老头子出来了,不放心,自己也起来了,心想这么早干啥去了?当她看到槐树下几个人树桩子一样站住时,心想出事儿啦?吓坏了。赶忙回头叫:“大金,快起来,有事儿啦!”

  然后拧着小脚儿,走过来,一看是童喜,还有科和三个女的她不认识。说:“这是咋啦,都不说话?”

  槐青还是一声不吭,只是指指那粪坑。金他娘看看粪坑,也惊得嘴张了半天,问:“这是弄啥哩?”

  “嫂子,我,我……我……可是啥也没有了呀!”童喜擤一把鼻子,又擦一把眼泪。

  “这,这是咋着唻?”她拉拉老头子问。

  “走,回家!”槐青一转身,眼看着天空走了。老童和金他娘谁也不知道是说谁哩。金他娘赶紧跟过去,童喜踌躇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①:方言:车轮


  
上一章:九(2)
下一章:九(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九(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