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八(5)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03 点击数:1866次 字数:

  “先生,从昨天晚上我就觉得先生声音很熟悉,好像在那里听见过。”

  “啊,不会吧?,咱以前可是没见过啊!”童喜觉得还是少说为好,马上打断了关河的话。

  “你几年前是不是救过一个人?”

  “哦,哦,是,唉,没,没有……”他还是觉得不可多说。

  “那就奇怪了,我昨天晚上想了很长时间,总觉得你像一个人!”关河疑惑地说。

  “不不,不,不知道!”童喜说话结巴了,关河认真地看看他,点点头说:“那好吧,没有啥,叫袁成送您到山下!袁成,把东西拿来!”

  关河一摆手,袁成进跨院去了。不一会儿,手里拿个盒子,递给了关河。关河拉开,从里面取出一张银票,看了看说:“先生,这是一百两银票,您先拿着,如果我有后福,我会再有报答的!”说着递了过来。童喜心里一阵狂跳,老天爷,一百两,一百两呀!他想伸手,又紧张得伸不出来,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关河一看笑了,说:“先生,咋了,怕咬手?”

  “啊,不,不……”

  “那还不接着?”说着递给袁成,袁成又递给了童喜,说:“先生,收好了!”

  童喜慌忙接了过来,折起来,装进里边的口袋,胸口觉得热乎乎的。

  “先生咱算朋友了,今后有啥难处,或有人为难您,您就提一下我的名字!”关河说。

  “哎,哎……”童喜有点飘飘然了。

  关河起身把童喜和袁成送到天梯跟前,看着他们下去了,挥挥手,回殿去了。

  童喜手扯铁链,一步步退了下来,腿越下越硬实,比来时快多了。

  退下台阶,袁成把他一直送到来时蒙眼睛的地方,童喜终于松了一口气,觉得山风习习,很是爽意,他辞别了袁成,匆匆走去。童喜一阵急走,擂鼓台不远了,等他上了擂鼓台,又回头看看莲花山,这时的莲花山,在他眼里,就像是传说中的太阳山了。

  他坐在摞摞石下,把怀里的那张银票又掏出来,仔细地看了一遍。如果说那二两银子是自己辛劳所得,那么这张银票来得就有点神奇了。这时候他觉得像做梦,梦境离奇古怪,最后逢凶化吉,还得到了这张银票。他也说不出自己的福分根源在哪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这大概应了那句老话“生来模糊,老天爷照顾”!

  想到这里,他嘿嘿笑了。稍后又觉得心头一动,觉得又有点儿后怕,这毕竟是刀客呀。这事让村里人知道了,还了得,唉,看来要沤烂在肚里了!他一时又想起临别关河问的话,心想还是不牵连的好,这时他已经确定八年前救的就是关河。一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回家的路走得庄严肃穆。


  
上一章:八(4)
下一章:九(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八(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