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八(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2-22 点击数:2011次 字数:

  童喜这次确实遇上了刀客。这刀客的大头领姓关名河,是山北姚家河人。自幼性情豪爽,脾气倔强。因八年前赶会与永宁镇豪强张才家儿子发生争执,失手打死了张家大少爷,为逃避祸事,拉起了几十个弟兄,啸聚在莲花山上,劫富济贫。上山以来,关河做了几件事情,一时有了名声,但后来属下也做了几件蠢事,落下不少骂名,关河十分气恼,但为了扩大势力,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一天,探知卢氏县杜关镇杜万全家豪富,而且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关河就亲自带领人马,长途奔袭。由于劳军百里,地势也不熟悉,吃了大亏,死伤了几个弟兄,回山后,士气低落。经关河多次鼓气,稍稍平稳,后来又遭到洛邑清兵围剿。

  清兵来势凶猛,若不是关河他们地理熟悉,冒险从后山悬崖用绳坠下,恐怕会全部落网。匆忙间,败逃悬崖时,又失足摔死了一名弟兄。

  等大兵退去后,关河又悄悄回到山上,看到原来居住的北斗庙里一片狼藉,道士也被杀死,一应物件全部损毁,还烧了几间堂房。看到这样的情景,关河十分伤感,人心思散,当天夜里,就跑了几个弟兄。

  关河和几个亲近的弟兄商议,看后边的事该怎样做,路该怎样走。几个人意见不一,有的主张撤到老君山去,说那里山高林密;有主张撤到老杨山,说那里进可以出汝河川,退可以跨伊水,回洛川。关河则不同意撤走。他认为远离家乡,人地生疏,更难生存。说到挫折,有的认为是天灾,有的认为是人祸。关河心里倾向天灾。觉得连连受挫,总是什么有不合天意的地方,总想找人看看,俗话说,庄稼人还讲个避风向阳呢!

  关河当时没有说破,但那个最支持他的弟兄——袁成心知肚明,从此操心寻找先生。

  这一天,袁成一早就从坡头儿出发到童家庄去了。他不止一次听人说村里的童喜会看阴阳宅子,还有点名气。走到村边儿一打听,说童喜昨天被菜洼园一家请走了,袁成打听了童喜的长相穿戴,回身走了。袁成本来想去菜洼园找他,但觉得最近那边儿好像不清净,为避事儿,就在村北的岭上等待。

  当袁成等得正心焦时,童喜上来了。袁成一看和打听的一样儿,心中暗暗喜欢,装作无事人一样,悠闲地吸着旱烟……

  袁成为人比较文静,家里很穷,又经常受人诘难,有一次和人家发生争执,挨了痛打,是关河救了他,收留了他,所以他对关河是满怀忠诚。

  找先生看地方是神圣的事儿,袁成不想难为先生,于是就有了前边的一段过程。

  袁成坐在马上,边走和童喜边聊:“老哥,今儿有点儿对不住,兄弟没跟您说实话,但是您一百个放心,俺真的是请您去看看宅子,也一定不会亏待您!”

  童喜心里总是疙疙瘩瘩,一是受骗,二是这请人的方式,三是那大个子的模样,于是他什么话也没说。

  袁成看他不说话,知道先生心里不顺当,就再三陪不是。并有意说到世事、庄稼、人情,渐渐地童喜也答一句,心情平缓下来了。

  天傍晚时,走到擂鼓台,莲花山在望了。童喜说:“兄弟,这到底是去哪儿?你总得叫我知道知道呀!”

  “你看,就那里!”袁成伸手指指莲花山说。

  “那里山那么高,你们住上边儿?”

  “是的!”

  莲花山因形得名,方圆几十里,中间突起一座山峰叫北斗峰,林深树茂,三面悬崖绝壁,只正面有一条羊肠小道可通山顶。顶上有一座北斗庙,供奉着北斗母。周围七八个山头都朝着北斗峰,远远看去,颇像一朵绽放的莲花,北斗峰也叫莲花峰。

  说话间,到了山脚下。大个子回头说:“照老规矩办!”说完打马上山去了。

  袁成说:“先生对不起了,得把您的眼蒙上!”

  “为啥?”

  “这是规矩!”袁成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一条黑布带子,把童喜的眼蒙上了。童喜无可奈何地听他摆布。

  袁成说:“别怕,我扶着您!”说完跳下马背,扶着鞍子走在旁边。马蹄踢踢踏踏,偶尔打个错脚,童喜就是一身冷汗,紧紧地伏在马背上,袁成直笑他胆小。

  沿途上不断有人打招呼,路好像很弯曲,拐了不少弯儿。好一会儿,觉得路平了,也没有马蹄敲击石头的声音了,听到不少人说话。袁成把童喜扶下来,又走了几步,取下眼睛上蒙的黑布,童喜揉了几下酸涩的眼睛,又闭了一会儿,才看清楚,这里是个小土坪,周围都是山峁,看不见进来的路。土坪的前边儿又是一堵壁立的石墙,有几十丈高。石墙前有个石条砌就的门洞,门洞左右站着两个小伙子,手持大刀,红缨飘飘,很是威风。门里一道石阶,立陡立陡,仰面看去,上边又是高峰和茂密的树木。

  袁成说:“先生,请吧!”喜童只好随袁成走进门里。台阶历年久远,风吹雨打,呈黛黑色,边沿部分已经磨得光滑,露出熊耳山石特有的乳黄色。开头的十几级还稍宽展,等上了一个小平台,台阶陡了,也窄了。这里的台阶不是砌的,而是依山凿出来的。由于立陡立陡,石壁两边拉起了两条茶杯粗的铁索链,上台阶非得拉着它不可。

  童喜心想,小时候光听父亲说,莲花山上有个北斗母,烧香得拉着铁链子上山,很怕人。没想到今天遇到了,还真是这样。

  袁成把老他在前边,童喜上了几个台阶,手脚酸软,两腿打颤,直喘粗气。

  袁成在他下边儿说:“先生,没事儿,上吧!往上看,别看脚下!”说着还促了一下他的脚。童喜擦了把冷汗,又往上挪了几个。就这样上上停停,上边有几个小伙子在看热闹,嘻嘻哈哈。

  袁成在下边吆喝:“还不拉拉先生,没眼色!”那几个小伙子止住了笑,争先把手伸下来,童喜抓住其中一个,努力登上了最后一个台阶,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台阶边的石头上,大口地喘着气。心里怦怦乱跳,脸上的汗珠滴在了胸前,心想这就是山寨?这就是山大王?像戏里看的?

  袁成走了上来,面不改色,气不发喘。说:“先生,走,上去吧!”一伸手拉起了童喜,童喜站起身来看看,这石墙上面还是一个宽大的平地,约有四五亩大小,北斗宫坐落在正中,山门高耸,左右配殿巍巍峨峨,大殿更是器宇轩昂。

  又上了几级台阶,进了山门,门里也有两个人站着。山门里的陈设和其他庙宇里的差不多,供奉的都是道教里的人物。

  童喜随袁成来到大殿,大殿里正中神坛上坐着北斗母,显得仪态万方,神奇的是她有四张脸。童喜这小时候也听父亲说过,现在见了,果然不同一般。北斗母的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面前的供桌上,摆着不少供品,香烟袅袅。殿里的帐幔有几处撕破外,倒显得清平雅静。

  靠右手横放着一张八仙桌子,上边儿放着一把粗瓷茶壶,和几个粗瓷大碗。

  大个子坐在桌后,看见童喜进来,站起来点点头,示意他坐下。袁成慌忙倒上茶水,恭敬地先给大个子一碗,又把另一碗放在童喜面前,然后坐下来对童喜说:“先生,累了吧?天色不早了,先喝碗茶歇歇!”


  
上一章:七(2)
下一章:八(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八(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