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七(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2-19 点击数:1820次 字数:

  转眼又是秋天。童喜只从上次病好以后,体力不如从前,抬手动脚,总觉得累。赶集上店,也很少往老槐家拐,偶尔碰上面,心里总是砰砰地跳,仿佛做了多大的亏心事儿似的,总会托故离开。

  秋罢,听说山北闹刀客抢人截路,拉票子。老童心里很害怕,这刀客都是不讲理的,千万别碰上。

  越是怕,狼来吓。一天夜里,东洼村的一家孩子被抱走了,刀客留下一张条子,要一百两银子去赎。这家在村里不过是稍好一点的,但一百两银子谈何容易,可是孩子在人家手里,只好卖地、卖房、卖牛羊,好容易凑够了,把孩子赎回来,已经折磨得不像人形了。

  童喜很害怕,每天都叮嘱孩子们别走远路,别和生人说话,天黑早点关门睡觉。但这是过日子,整天提心吊胆的,这也进一步促进他想快一点完成心愿,搬到靠近镇子的大村庄去。

  这一天,他应菜洼园一家盛请,说是叫去看看坟地。一听菜洼园,他心里就不趁势儿,因为那里离山北太近。后来架不住来人恳请,说那儿没事儿,兔子不吃窝边草,近处反而保险些。他思过来,想过去,犹豫了半天,后来想:会恁能,坏事儿就正好落在自己头上?这一趟跑成了,比种一年庄稼强多了,于是就答应了。

  中午,早早吃过饭,童喜和来人上路了。一路上说些家长里短,往年故事。二十几里路,半下午就到了,那家人很热情,鸡蛋红糖茶,上好兰花烟儿。他说去看看,那家主人再三说累了,好好歇歇明天再说。晚饭很丰盛,主人特地杀了一只鸡,那汤很鲜。童喜食欲大增,吃喝了个饱圆。晚上,主人专门安排他住在一个小屋里,看得出铺盖都是新的。童喜很受用,早早上床躺在那里想,这家这样热情,明天得下点劲儿给人家瞅瞅,接着又胡思乱想了半夜才入睡了。

  第二天前晌,在主人的陪同下,他看得很仔细,也很顺当。找了一个僻风向阳,地势出展的地方,又极力奉承了一番,主人很高兴。晌午回到家里,早早奉上饭菜,还额外加了一壶米酒。饭后主人拿出二两银子,童喜虚意推让一番,收下了。由于他总不放心路途安全,所以早早告辞,想早点儿回家。主人送了一程,又说些感激的话就分手了。

  他甭提多高兴了。走走,摸出银子再看看,审审,笑着又揣起来,脚步也显得很轻快。

  走上了一道坡,十字路口坐着一个人,三十来岁,长相清秀,穿着整齐,手里拿着一根很讲究的烟袋,正在吐着烟气。看见他过来,主动打个招呼:“喂,走路的老哥,歇歇吧!”

  他看看不认识,就随便点了一下头:“啊,不累,不累,不歇了!”

  “歇一会儿吧!啥事恁慌张?”

  “没啥事儿,离家远,想早点回去!”

  “那村儿的?”

  “童家庄儿的!”

  “啊,听说恁村有个会看宅子的先生?”

  “啊,有,有!”他不认识人家,也不敢深说,说着想走。

  “哎,老哥,说说话儿嘛,慌啥哩?听说人家通可以哩是不是?”

  童喜听见这句话,心里很受用,但还是说:“这看咋说哩,这些事儿,相信了就有,不相信了就没有!”

  “来坐下吸一袋!”那人很热情,他不好意思强走,只好在另一块石头上坐下来,也抽出烟袋。

  “吸我这吧!”那人站起身来把烟口袋递了过来,童喜显得很不好意思,慌忙推住说:“我有,我有!”

  “哎,这老哥真外气,烟茶不分家嘛,吸吧,尝尝!”说着再次把烟口袋递过来。他只好说:“好吧!”装了一袋,又对着火,吸了起来。

  “诶,老哥,我问你,那先生到底咋样?”

  “诶,恁有事儿?是想看看?阴宅,阳宅?”他反过来问。

  “阳宅,近年来事儿不大顺,有人说宅子有毛病,想看看!”

  “啊,不知道家在哪里?”童喜问道,“大致情况啥样?”

  “啊,老哥,听话音儿,您也懂得?”

  “不,不大懂。听他说过一点儿!”童喜技痒,却卖了个关子。

  “家离这儿不远,不中了您老哥拐个弯儿,先看看,回去对他说说,改天我专门去请他!”

  “离这儿几里?我还有事儿哩!”童喜抬头看看天正是过午时分。老童想,打个狐子,再捎带个兔子,有啥不行,好在也不远,就拐个弯儿,也不会耽误多久。

  “不远儿,那不是?”中年人站起来往西一指说,“下去前面的坡儿,就到了!”

  “那,那就去吧!快点儿!”他把烟磕了,那中年人也磕了烟,头前走了。

  这一带童喜并不熟悉,没一会儿,走到坡头儿向下一看,果然有个小村庄,傍着小溪,没几户人家,房子周围长着密密的杂树。

  他问:“这是啥村儿?”

  “啊,这是坡头儿,没来过吧?”

  “没有!”俩人说着下了坡,来到村头一个院子外,中年人说:“到了,老哥稍等一等,我先进去收拾一下,家里不像样子!”没等童喜回话,那人就推门进去了。童喜只好在门外等着,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出来,他着急了,上前去敲门。中年人慌慌张张地从上屋出来,笑着说:“老哥,对不起,叫您久等了!走,回家,回家!”把他让在了前边儿。

  童喜打量了一下院子,这是个极普通的农家小院儿。三间上屋,一边厦子,另一边儿堆放着些柴火、杂乱木材。几只鸡悠闲地卧在柴火边上,理着羽毛。

  他走进上屋,中年人随后也走了进来,搬个墩子让他坐下。童喜看看后墙上挂着一幅轴子,画着关老爷,下放着一个香炉,杂乱放着一些香表。

  他正要开口,中年人朝屋里喊:“二哥,先生来了!”

  “啊,知道了!”说话瓮声瓮气,接着走出来一个高大的汉子。庄稼人打扮,浓眉大眼,络腮胡子。看模样和中年人一点儿都不像。童喜觉得奇怪,问:“恁要看哪个宅子,咱家这宅子不赖嘛!”

  “哈哈,您老就是童先生吧?”大个子一屁股坐在板凳上问道。

  “啊,是,不不,不是……”童喜弄了个凑手不及,脸热了。

  “哈哈,是不是没啥,既然来了,就去看看,不过不在这儿!”

  “在哪儿?现在就去,看看我还得走!”

  “走?那地方有点儿远,您走也走不到家了!”中年人也笑着说。

  “哈哈,不着急,不着急,一会有人来接咱!”大个子说。

  “你说不远,我才来哩,这会中?家里还有事儿哩!”童喜觉得上当似的。

  “慌啥哩,又不白请你!”中年人说。

  “算了,我真的有事儿,要不过几天我再来!”童喜说着站起身。

  “先生,真的想走?好吧,我送你走!”大个子的话里充满威严,说着从里屋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来,用手摸摸刀口。

  喜童一下子吓住了,但还心存侥幸说:“不用送,不用送,恁们忙!”

  “你一个人走俺不放心,路上不太平,走吧?”大个子说着提着刀站在了他的身旁,童喜顿时觉得半边身子麻酥酥的,十分不自在,心腾腾地乱跳。

  “呵呵,二哥,先生是开玩笑的,人家既然来了会不看,是不是先生?”中年人打着圆场。

  童喜是个聪明人,他会看不出跷蹊,不敢再说了,但还是站在那里。

  “老哥,坐下吧,哪事儿不是事儿,看完就送你回去!”中年人走过来按按他的肩膀,那按里分明暗含着一股不容分辨的力量,童喜只好坐下了。

  正在这时,大门外又走进一个小伙子,满头大汗,仿佛跑了很远路,进来后朝大个子一抱拳说:“二哥我来了,咱们走吧!”

  “走!”大个子提着刀前头走了,中年人对童喜说:“先生,走吧?”

  “去哪里?”童喜害怕了。

  “当然是去看地方,走吧!”中年人说着就来拉童喜,童喜只好随他走出屋门,但是腿却哆嗦不停,心想这下完了!

  大门外,拴着三匹大马,鼻子喷着热气,头摇来摆去。大个子翻身骑上一匹枣红马,说:“三弟,你和先生骑一匹,一路上招呼着!”

  中年人说:“好嘞!先生,来我扶着你!没骑过马吧?不要怕!”说着叫童喜右脚先认镫,又促着他的左腿跨在马背上,然后自己也一跃上了马背,坐在了他身后,喜童觉得背后仿佛安了一个火鏊子,热乎乎的不自在,但没有办法,只好听从摆布了。

  身后那小伙子也飞身上马说:“二哥,我先走了!”

  “好,叫家里准备准备,有客人!”

  “知道了!”话音没落,马已经跑出去两丈多了。而后大个子也在马背上轻轻一拍,放开了缰绳。中年人和童喜的马紧随其后。童喜闭着眼睛,心里乱急了,也害怕急了,但这时他还不想确定自己是遇上了刀客。


  
上一章:七(1)
下一章:八(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七(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