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二十七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02-17 点击数:1614次 字数:
  拿着地图,一路寻觅。不久,我们来到一栋大楼前。这是北欧典型的,有着哥德式尖顶的建筑,穿过停车坪,大门边有一排注有主人名字的呼叫按钮。林先生夫妇是投奔此地的台湾老板,其姓名自然不会反客为主印在门牌上,此外不少海外华侨另有外文雅号,光看名字难以猜测。正在犯难之时,发现大门显虚掩状,于是我们径直进入大楼,逐层挨户叩门寻找。来到第三层,第一家开门竟是林先生,他一眼认出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连忙招呼我们入屋。林先生把我们引到客厅一侧的小房间,正忙着家政的林太太迎上来,湿漉漉的双手一边在围裙上擦拭,一边乐呵呵地和我们寒暄。房间小巧玲珑,一套有年代而保养的很好的桃木家具,沿窗的盆景架上摆设着一枝铁树,房间的另一侧,正是那尊千里迢迢从中国搬运过来的如来大佛,用滑稽的眼光看着似曾相见的远方来客。
  “我和老婆就在这里住下,是主人金老板临时给我们安排的。”林先生告诉我们。
  话题很快转到我们身上。事到如今,有些话必须明说了。我们说,下一站是挪威了,只是对那里一无所知,虽然大成的小学体育老师,听说侨居奥斯陆,并不确定,即便找到,相隔二十多年,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林先生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我们是毫无目的地闯出大陆,浪迹天涯。当时西伯利亚列车上数我们俩书卷气十足,活像采访世界旅游见闻的学者,天晓得一肚子苦衷,只是秘而不宣罢了。
  “在丹麦你们难有立足的可能,虽然金老板在这里是兜得转的,他是丹麦侨联主席,可是在国外,没有谁会平白无故帮助陌生人。我劝告你们,不必向他提起你们的困境,以免产生不愉快。”林先生告诉我们,在特殊安排之下,他已经和一位丹麦女子办了结婚手续,既然是演戏,就必须如履薄冰,不可露了马脚,为了不引起移民局官员的怀疑,林先生的许多日常用品,如男性的剃须刀(尽管他没有胡须),均已移入丹麦“太太”的房屋,处处造成蜜月同居的迹象。林先生的护照已经送入当局,等候定居权的核准,如果一切顺当,一年后可得丹麦国籍,然后和临时丹麦“太太”解除婚约。至于林太太的旅游签证期满后,只能委屈潜伏下来当一段时间黑侨民,帮助金老板打理家务,和照看他的不满五岁的儿子,直到林先生可以丹麦国籍身份与其复婚。
  “办这件事花费大吗?”大成问道。
  “当然,这里是西方,什么都是金钱作怪!”林先生拍了拍大成的肩头,“二十万丹麦克朗,先预付一半,事成后再支付另一半。”
  我们起身告辞,林先生夫妇送客到门前,这时门外走进一位中年妇女,略微发福的体态,衣着淡雅而不失华丽,来人正是女主人。林先生低声告知,虽然她和金先生有恩爱夫妻之实,但是没有法定婚约之名分,习惯他人称呼伟小姐。在北欧时下盛行同居,一对男女厮守多年生儿育女,始终不行婚礼,司空见惯,除了社会经济形态等深层次原因以外,人们普遍认为,既然有婚姻会敲响爱情丧钟之说,那么又何苦多此一举,免了婚姻的一纸契约,恋爱男女之间互相奉献,就不会因为结婚而变质为义务,如此一来,反而可以保持爱情之树的长青和新鲜度。看来不少华裔侨民也是入乡随俗。
  笑容可掬的伟小姐原籍上海,来自香港,操一口纯正的上海话和广东白话,据她说就是不会讲丹麦话,尽管到此地已是第十个年头了。伟小姐告诉我们,除了白天,晚上她是不睡觉的,和三姑六婆摆通宵的麻将阵,不亦乐乎。一听来自上海的我们要辞行,马上说,“远道来的乡里哪能说走就走。”好客的伟小姐转身走向客厅,打电话通知在饭店的金先生。我们一下子不知所措,林先生悄悄说,“伟小姐挽留二位,恭敬不如从命,否则她会不高兴的。”敦厚的林太太连忙重新沏上茶,告诉我们她不知有多想念留在上海的儿子,早思暮想,夜不能寐,老是念叨着何时与儿子重逢。大成问林先生,他带来的大宗货物脱手了没有,林先生笑道,“有些已经送给了金老板,不用说他是个明白人。其他暂且寄放这里,等环境熟悉了,慢慢脱手不迟,不必性急。”
  
  儒雅的金老板是至今遇到的台湾同胞中最特殊的一位,无论是当时的感觉,还是今天的回忆,他不同凡响的品行和气质,以及“及时雨”的豪气,令人难忘,北欧华人口口相传关于他的好名声,也可从中得到证实。在当今越演越烈人情薄如纸的商品世界,毋庸说是不多见了。谈到他,我们常常会感叹,金老板仿佛是阴差阳错,一个旧时的豪杰来到了人心不古的现世,生错了时代。他出身将门,国民党在大陆失势以后,随父亲来到台湾,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英语系并获文学硕士学位,后又进了台湾军官学院。他并没有继承父业,跑到香港做生意,二十年前只身来到丹麦,从飞机上下来身上仅有二十美金。出于礼貌,我们没有多问,不过,其坎坷不平的人生之路可想而知。现在,他在哥本哈根有二家高档餐馆,一家是意大利式的,另一家是日本料理,均位于闹市区,生意兴隆。
  在大陆改革开放之前,和多数台湾人一样,对于隔绝数十年之久的海峡另一侧,金老板知之甚少,但是他绝不妄加评论,没有那种自觉得“比大陆人更了解大陆”的毛病。一方面和他久居海外,对国共两党恩恩怨怨的淡化有关,另一方面和他正直的天性与实在的学识分不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二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