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五(4)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2-10 点击数:1921次 字数:


  回到家里,瘸子正坐在凳子上打盹儿呢。童喜身上粘津津的,腿也酸软了,拉过一个凳子,一屁股坐下来,拿下头上的瓜皮帽儿,掏出发黄的粗布手巾,擦着汗说:“哎呀,累死了,路恁不好走!”

  瘸子睁开眼呵呵笑了,说:“快歇歇,饥了吧?”

  灶房里,铁娃儿他妈正在摸着做饭,孙子懂事儿地烧着火,铁娃儿看着这一老一少,不由得一阵心酸,马上洗手帮起忙来。铁娃儿又烧了鸡蛋茶,舀上毕恭毕敬地端给老童和瘸子,才正式忙碌起来。

  童喜口渴,接过来几乎是一口气儿喝了下去,瘸子笑了:“呵呵,慢点儿,谁跟你抢来,噎着?”

  “嘿嘿,真是渴透了!”童喜抹抹嘴,抽出烟袋来,装上烟和瘸子对上火,两股青烟从鼻子里冒了出来。

  晌午饭,铁娃儿娘俩尽其家中所有,杀了一只鸡,烙了油厚旋,把童喜和瘸子吃得直打嗝儿。饭后,铁娃儿母子迫不及待地询问破法。

  童喜慢条斯理地说:“这些其实都是天意,要想破,看的人要担很大风险。”

  铁娃儿母子心里明镜儿似的,连忙说:“您放心,俺知道咋办!”说着娘儿俩耳语了一阵,铁娃儿点着头走进里屋半天,拿出一个红纸包儿塞在了童喜手里,童喜假意推让半天,才收下。瘸子的眼瞪得多大,看着他把红包儿塞进怀里。

  “这家里的说出来也好办,你就寻个石匠做个三尺三寸高,六寸六分厚,九寸九分宽的石牌,刻上‘泰山石敢当’,十月十日午时,也就是大大后天,把它竖在大门的右边儿。记住,正对住石崖上的尖石,要烧香磕头啊!”

  “那,那您来不来?”铁娃儿问。

  “我就不用来了,一会儿我给你画道符,竖石时埋在地下就行了!”

  “那坟地呢?”铁娃儿母子异口同声问道。

  “这,这人神同理,闲事不能管老多,毛病不大,虽然对后辈人不好,但不知道是几代以后的事啦,啊,就算了吧!”童喜卖个关子。

  “哎呀,先生,救人救活嘛,你就再行行好,说个办法吧!”铁娃儿母子近乎哀求了。

  童喜还是摇了摇头说:“这不好办,说了确实对我有妨碍!”

  “哎呀,喜,既然请你来了,你就把事儿办利亮嘛!”瘸子也帮着说话,童喜还是摇了摇头。

  铁娃儿直起身来,给瘸子使了个眼色,进里屋去了。瘸子站起身来,跟了进去。铁娃儿他娘听说不好办,难过得哭了。

  里屋,瘸子压低声音说:“铁娃儿,事到如今后辈儿人关紧,就再破俩吧!”

  “表叔,您知道我这两年的日子儿。”铁娃儿一脸难色,“就麻烦你帮着说说!”

  “铁娃儿,这不老好办,说得多确实对人家有妨碍,人家会答应?”

  “表叔,你就看着侄儿遭殃?”铁娃儿一转身打开箱子,摸来摸去,瘸子假装没看见,等铁娃儿把身子转过来,手里拿着几枚铜钱,顺手塞给了瘸子:“表叔,您就帮忙说说吧!”

  “诶,诶,看你这娃子,这叫啥,这叫啥!骚气你表叔哩!”瘸子推让着。

  “不是,表叔。您老人家恁大年纪了,说一声儿您就跑来了,要不是近人您会管?”

  “那是,那是,我再说说。可这钱儿,你用到正经地方,我会要?”瘸子把钱又递过来。

  “表叔,您嫌少不是?”铁娃儿再次推回去。

  “哎呀,这娃子,这,这……这多不好!”瘸子说着把手缩回怀里。“好吧,一扎①没有四指近,啥叫亲戚?我就再说说!你也再破俩!”

  “中,中,表叔您放心!”铁娃儿回身又把手伸进箱子,摸索起来,瘸子知趣地先瘸出去了。

  “唉,喜!你看,既然你哥叫你来了,这铁娃儿家也不是外人,这是亲戚哩,看在老哥的面子上,就再给他们指条路儿吧!”

  “瘸子哥,不是我不说,实在是对我有妨碍!”

  “哎呀,你就再可怜可怜他们吧!再说这也是积德行善的事儿!”

  铁娃儿从里屋出来了,把手里的又一个红包儿塞给了童喜。童喜推让着:“不中不中,你也得为我想想呀!”

  “先生,恁真是见死不救啊?我,我老婆子给您跪下了!”铁娃儿娘一下子从凳子上溜下来,泪如雨下。铁娃儿也忙“扑通”跪下来,哽咽着。

  “诶诶,快起来,快起来,这叫啥,这叫啥?”童喜连忙拉着铁娃儿母子。

  “先生,您不答应俺就不起来!”铁娃儿娘哭着。

  “哎,嫂子,嫂子您起来!”

  “您答应了?”

  童喜说:“起来再说!”

  “喜,你就答应吧。是不是叫老哥也给你跪下来?”瘸子也做个姿势。

  “去球吧,不假做作吧!”童喜伸腿踢了瘸子一下,“好,好,我答应,恁们先起来!”铁娃儿母子怕他不说,就坚持不起来,非等他说出办法来。

  “唉,好吧。这事儿不慌,等到大年初一儿冷清明儿②,不要让人看见,用红布包一块刀头肉,一会儿我再给你画道符,一块儿埋在离你家坟地前边九尺九的地方,磕三个响头。记住千万不要让人看见啊!”

  “中,中,中!”铁娃儿不知是点头还是磕头地答应着,回身把母亲也掺了起来,拍拍老人身上的灰,扶回凳子上。老人家也用袖子沾着眼泪,连声道谢。

  “娃子,找张黄表纸,我给你画道符!”

  铁娃儿连忙从屋里拿出来半张皱巴巴的黄表纸,童喜把纸折了起来,用口水湿了一下,慢慢地撕成两半,又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在院里柴火堆上找根小棍儿,蘸着里边的红水儿,画了两张似字似画的东西,叮嘱说:“收好了!”铁娃儿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拿进屋里。

  童喜向外看看,日头已经西斜。忙说:“哎,这事儿也办完了,家里忙,该走了!”

  “先生,就歇一黑儿吧,这么远,到这里也没停,跑来跑去的!”铁娃儿娘说。

  “不啦,不啦,家里真的很忙!”

  “喜,那咱就走?老累得慌!”瘸子说。

  “那你住一黑儿!”铁娃儿娘说。

  “喔,我也一路走吧,家里也有点儿事儿。”

  “那走吧,不早了,天短!”童喜说着走出屋门,瘸子也忙站起来跟了出来。

  “铁娃儿,送送你表叔和先生!”

  童喜回身说:“记住,第一件事儿赶紧做,第二件事儿,千万不要让人知道!”

  出了村子,童喜说:“瘸子哥,你走得慢,我不等你了,家里有关紧事儿,先走了啊!”

  “家伙山,斗住事儿啦,不要我啦?”

  “斗啥事儿,我是真心为他家好!”

  “去球吧,我啥不知道,哄谁哩!”

  “你知道球,你知道你咋不给人家办哩?”

  “嘿嘿,怪了?说着耍哩!”

  “我先走了,你也赶紧点儿,黑了有狼!”

  “爬走吧,短把儿镰③,狼不吃我这瞎人!”

  童喜撇下瘸子,飞快地走了。走到一个坎子下边,迫不及待地掏出怀中的两个红包,细细一盘,整整两串,心里高兴透了,真得感谢瘸子给自己找了这件好事儿!唉,瘸子,不是我不等你,你知道我家里有多忙。想到这里,回头看看,瘸子还没露头,就放开脚步前边走了。

  冬天,天黑得快。童喜紧走慢走,上了南岭已是日落西山了。举目四望,满眼苍茫,他又忍不住看看东边灰蒙蒙的地方,同时把手伸进怀里捏了几捏,快步走了下去。

  ①:方言:一虎口(伸开拇指与食指间的距离) ②:方言:凌晨

  ③:方言:形容办事短见


  
上一章:五(3)
下一章:六(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五(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