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五(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2-10 点击数:1914次 字数:

  江沟,是熊耳山脉千山万壑中一条不起眼的小沟。沟里散居着十几户人家,瘸子的亲戚住在沟的中间。童喜和瘸子厮跟着,一路说着闲话,瘸子走得慢,干急不出路,童喜心急也没有办法。

  半上午,俩人总算走进沟里,沟口的几户人家,茅檐低垂,柴门错落,僻风向阳处,有几个老年人在晒暖儿,懒洋洋的样子叫人看了也觉得腿软心疲,只有两只狗还觉得饶有兴致,迎送着他们二人。俗话说:“人敬有钱汉,狗咬穿破衣”大概童喜和瘸子的衣着还算整齐,神态大方,所以那狗也没叫几声儿,只不过告诉主人,村里来了生人。

  沟里的路像一条苍白的带子,时而绕上半坡儿,穿草过林;时而下到沟底儿,在石头间绕来绕去,高低不平。俩人走得很费力,有几个地方,童喜不得不帮瘸子一把。

  又过了半个时辰,看到前边儿有两三户人家,面河靠坡。坡上的栗树,高矮不等,偶尔夹杂着几棵冬青。栗叶褐红,冬青灰绿,加上坡面上的黄蓓草、白草,黄白相间,很是和谐。庄户门前,一道藏青色的大石堰围着,垒得很是整齐。开口处是平整的石板铺就的台阶,显得简练、洁净。堰里的平台上,长着两棵老栎树,胸围要三四个人才能合抱,高大苍劲。顶上散架着两个喜鹊窝儿,几只喜鹊或登枝理翅,或喳喳喧叫。树下是一个小竹园儿,苍翠千杆。边上是个水井台子,也是青石铺就,两块乳红色的大石头,支起一架辘轳,气氛颇是雅致。

  童喜照看着瘸子,踏着扎石①,小心地过了河道,走上台阶。忽的从前面的院子里窜出一条凶猛的黑狗来,仅仅“汪”的一声就

  扑到他们面前,童喜吓得大叫一声,慌忙后退,一下子又撞在瘸子身上,一个趔趄,连他带瘸子都倒在地上。

  “老黑儿,——想死唻,回来!”随着这及时的断喝,那狗立马停了下来,张着大嘴,看着地上的俩人,狺狺地轻吟一声,回头就走。这时门里快步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模样很干练。一看俩人倒在地上,赶忙上前掺扶,一边询问:“啥样儿,咬着没有?”

  童喜和瘸子青灰着脸,擦着额角的冷汗,浑身瘫软,结结巴巴地说:“没有,没,没有!”

  “哎呀,表叔,是您?”汉子惊叫着,忙走上去拍打着俩人身上的灰土。

  “日你娘,铁娃儿,吓死我了!”瘸子看是表侄,生气地骂着。

  “表叔,表叔,没咬着就好!”

  “好你娘那脚,心都乱蹦,再咬一下,我可不用走路了!”

  “表叔,也怨您!”

  “怨我?日你娘,是我惹它了?”瘸子越发生气。

  “是呀,您说您成年也不来,那狗它不是不认得您吗?”铁娃儿幽幽的一句话儿,把童喜跟瘸子都逗笑了。

  “嘿嘿,这娃子越长越光了,诶,你娘搁家唻?”

  “搁院里暖和唻,这位是?”

  “俺那儿的先生,看宅子的。你娘不是捎信儿,叫我找个先生吗?”

  “啊,是呀!哎呀,先生,您看刚才多不好,害得您跌了一跤!”

  铁娃儿忙向童喜道歉。

  “没事,没事儿,没磕着!”

  “走,走,走!回家,回家!”

  院子不大,很干净。上屋是三间,两对厦儿,虽然都是草房,却很齐整。捱大门的角落里,垛着一垛劈柴,整整齐齐。右边儿是牛铺,青石槽上拴着一大一小两头牛,正在有一嘴没一嘴的吃草,脖子的铃铛不时磕碰着槽沿儿,发出清脆的声音。院子中间,长了碗口粗的一棵椿树。上屋的门前,一把圈椅上,坐着个老太太,正眯着眼儿往外看呢。看到人进院了,问:“铁娃儿,那是谁了?”

  “东凹我表叔!”

  “哦,你来了,信儿捎到了?快坐那儿歇歇!”老人的眼神儿似乎不好,摸摸索索地说,“铁娃儿,给你表叔们搬个橔儿,再烧点茶!”

  “好,好!”铁娃儿答应着。

  “嫂子,我一接到信儿,就赶快去找先生,今儿一早就来了!”瘸子说。

  “哦,那先生是哪儿的?”

  “啊,是咱那儿的,邻邦村儿唻。姓童,通可以哩!”

  瘸子热心地介绍着老童,童喜搭腔了:“哦,俺住得很近,搁一块儿通好着哩!”

  瘸子接过来铁娃儿给的橔儿,铁娃儿说:“表叔您先坐,我烧茶去了!”

  “不用,不用,不渴,不渴!”童喜说。

  坐下来后,瘸子说:“嫂子,你有啥想法,说说听听!”

  “唉——”老人叹了一口气说,“近人不说远话儿,这几年日子儿不老顺,你知道,先是你表哥去沟里割蜂糖从崖头儿上摔下来,死了;过了一年,铁娃儿家又得个痨疫病,不够一年也不在了。留下一个赤肚子娃子,整天哭哭喊喊,我这俩眼一急,蒙上了一层云翳,啥也看不见了!”老婆儿说着说着又哽咽得说不出话儿来。

  “唉,嫂子,别伤心,您说咋着?”

  “唉,我夜里睡不着,总想着咱这宅子不好了,还是坟地脉气尽了?就想着你见识多,人也熟,找个先生来看看!”

  童喜听了,也觉得这一家儿这几件事儿是够凶的,就说:“老嫂子您放心,我先转一圈儿看看,再说吧!”

  “别上慌,铁娃儿,你把茶烧中了没有?”

  “就是烧中了,表叔,喝喝再去!”

  “那好,喜,喝了再去!”

  不一会儿,铁娃儿已经端上来了,一人一大碗荷包鸡蛋,俩人也不客气,喝着吹着,喝得满头大汗。喝完了,铁娃儿娘说:“铁娃儿,你领你表叔们转转!”

  “好!”铁娃儿答应着问,“表叔,先看那儿?”

  “那就先看宅子吧!”童喜已经在打量了。院子僻风朝阳,左邻右舍紧挨着,搭眼望去,还都不如这院整齐,似乎也没啥,就说:“这家里好像也没啥呀,要不咱去远处看看大势?”

  “中,中!”铁娃儿引着老童、瘸子走出院子。

  童喜询问了左右邻居的情况,铁娃儿说:“这两家都是近门儿的,日子也不宽裕,可怪平安。人丁兴旺,都是十来口子人。”

  童喜又询问了铁娃儿父亲割蜂糖和他妻子素常的身体情况,心里就有底儿啦!

  ①方言:放在水里踏脚的石头


  
上一章:五(1)
下一章:五(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五(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