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五(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2-10 点击数:2237次 字数:


  

  童喜赶会回来,把自己的做法告诉了妻子,科他娘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认准啥很难劝阻,叹了口气,也没再说啥。

  以后几天里,老童为当下庙洼那块地,跑了好几趟,总算是到了手。由于当地一般是在季节以后,所以真正到手时已经是十月尽了。童喜赶紧犁耙,耩上了麦子。天冷,麦子出得很不齐楚,多天了,也仅仅是有一点灰绿的意思,但老童觉得好歹也比白一季儿强。

  这期间,他像卖到地里一样,起早贪黑,修修地边儿,拾拾石头,把自己所有的地块儿都整理得像模像样。每当累得腰疼时,总想起那件心事,抬头望望东边儿,身上充满了力量。

  这一天童喜正在地里忙着,瘸子一瘸一拐来了,老远就喊:“喜——喜——”

  “诶——”他抬头看看是瘸子就说,“来吧,过来耍!”

  “啊,去了!”瘸子别了一头汗,伸手抹一把,向他别来。

  “哎呀,累死球了,地真远!”瘸子终于走近了,抱怨着。

  “你腿脚老利索,跑来有事儿?”

  “哎呀,赶紧叫我吸袋烟,喘喘气儿再说!”瘸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只得停下手上的活儿,披上衣服,把烟袋递过来:“慌啥

  哩,你烟袋哩?”

  “出来得急,忘拿球了!”

  “有事儿?”

  “啊,有事儿!说你也知道。”瘸子狠狠吸了一口说,“江沟俺有个表亲戚,这几年日子儿老不顺,不少人都说是他家宅子不好。那天捎信儿说叫我给他找个人看看,今儿又捎信儿催呢,我来看看你有空儿没有!”

  “唔,是这事儿?”童喜眼睛一亮说,“咋没空儿,你说啥时候去?”

  “中了,那就明儿或后天!”

  “好,就明天吧!”

  “中,明儿清早早点吃饭,我在南岭皂角树下等你!”

  “好,是得早一点儿,天短了,办完事儿就回来,家里忙!”

  “那中,我走了!”瘸子从地下挣扎了几下才起来,刚走一步,脚一软又坐下了,童喜吓了一跳说:“咋啦?咋啦?”慌忙去拉。

  “靠,腿坐麻球了,嘿嘿,没事儿,没事儿!”

  “呵呵,真会吓人,慢点儿走!”童喜叮嘱着。

  “没事儿,没事儿,你忙——你忙!记住,早点儿去啊!”

  “知道了!”

  看着瘸子一瘸一拐地走远了,他再回过头来整理地边儿,心却早跑到江沟去了。对于这个地方,他不算太陌生,几年前曾经从那里走过,知道个大概,现在想起来却有点模糊。宅子有毛病?会是啥样的座落?他想象着,一上午就在脑此手彼中过去了。

  晚上,童喜还是记挂着这件事儿,油灯下,他把视若珍宝的《地理阴阳宅图》认真翻了一遍儿,对常见的阴阳宅犯要点温习了一遍儿,心里踏实了些。唉,近来只顾想挪窝的事儿,把这些都生疏了!

  第二天五更,童喜早早起了床,喂上牛,担了水,又挑了几担土,垫了牛铺,自己胡乱烧了一碗茶,啃上个干馍,交代科他

  娘几句今天该做啥活,出门去了。

  出了村儿,初冬的田野里,除了那些麦地有些许灰绿之外,到处光秃秃的。地上霜迹很浓,路上的料礓石上、玉米秆儿上,都长着银白色的芒刺。他把腰带紧了紧,按按头上的瓜皮帽儿,把手拢在袖子里,走得很快。

  走过河沟儿,上了南坡,路旁一棵皂角树孤零零地站着,瘸子还没到。他看看四周,沟壑中的村落里冒起了缕缕炊烟,天地灰茫茫的。他不由自主又把眼光投向东边儿向往的地方。唉——长长地出了口气儿,看来到那里不过半晌儿的路程,但真正走到那里,还不知要出多少力,要流多少汗呢!钱这东西太硬了,怪不得都是生铜铸就,祖先们的创造大概也是想昭示后人,挣这东西的分量吧?

  看了好一会儿,想了好一阵子。童喜心里很虚很虚……当他的目光顺着銮驾岭再往北移时,思远山进入眼帘,山前有个小村叫碾盘岭,那里有个动人的传说。

  很多很多年以前,村子里有户人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后来结交了一个猫鬼神,这猫鬼神善于偷盗,每天替这家偷东西,偷了数年,这一家富了起来,十分感激猫鬼神,给它盖了庙,塑了金身,一天三叩首,早晚一炉香。后来,听有人说,这猫鬼神是个好赖神,能使你富,也能使你穷,这家的掌柜就心生歹意,求告猫鬼神替他偷一个碾盘儿,并许以重谢,结果把猫鬼神压死在碾盘下边,保住了富贵。

  故事很吸引人。这时他很羡慕故事中的财主,心想自己也结交个猫鬼神就好了,唉,是谁传说了这个诱人的瞎话儿?

  目光继续北移,泰山庙矗立在岭头,东岳大帝香火旺盛,我老童也没少去烧香上供,总该保佑我心想事成吧?

  再往北是火焰山,由火焰山又想到孙大圣,七十二般变化,要啥有啥,自己哪怕有一种变化——变钱也行呀!火焰山背后藏青色的大山是露宝寨。露宝,露宝,宝露在哪里?多年来自己除了从那里担回了不少橿栗木好柴火,换过些许铜钱外,还真不知道它为何叫这个名字!

  “喜——哎呀,怪搁劲哩!我走得慢,来晚了!”瘸子的叫声把他从几十里外拉了回来。

  “呵呵,来了?不晚不晚,我来时候也不大。”

  “老远就看你盯着北边,看啥哩?”

  “没啥,随便看看这一片儿的地势!”他很巧妙地掩饰过去了。

  “走吧?”瘸子擦了一把汗。

  “走!”他把瘸子让到了前边儿。


  
上一章:四(4)
下一章:五(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五(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