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二十六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01-31 点击数:1694次 字数:
  当晚的十点,火车隆隆驶出汉堡车站,向北欧进发。由于这里发达的公路网和航空,疏散了人流,铁路交通根本不见拥挤现象,整列客车空荡荡的,不像中国和东欧,每节车厢安排一个乘务员,这里每趟车次只有一个检票员,而且能够很有效率的工作。我们坐的是经济等级的车厢,两侧各有一排座位,晚间行车时只需把座位间的扶手掀起,就成了临时的卧铺,十分人性化。夜半时分,车厢门被打开了,睡眼朦胧中,我们发现已到西德和丹麦边境,一个丹麦移民官员打着哈欠,在我们的护照上盖了入境章。我们一看,丹麦的入境章竟跑到挪威的签证页,后来知道北欧诸国彼此不设边防,有其中一个国家的签证,可以跑遍整个北欧。从西德的格罗森布罗德到丹麦,中间是一片茫然大海,火车需要用巨轮摆渡到彼岸。火车在轨道上直接开上了超级渡船,可惜正值深夜,由于天气恶劣,能见度极差,外面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整个火车卧在渡轮上,随着波罗的海的脉搏一起一伏,在摇篮般的节奏中,我们也就很快进入梦中。
  
  到达哥本哈根是第二天清晨。这里的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十七度,由于纬度差不多,我们好像重新来到了莫斯科。
  在斯堪地纳维亚诸国中,丹麦是面积最小的一个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丹麦投降了德国。战后时期,丹麦接受马歇尔计划,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出身贫苦的童话大师安徒生就是丹麦人。丹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居世界前列。以高福利、高收入、高税收、高消费为特征。哥本哈根与瑞典的马尔默隔厄勒海峡相望。是北欧最大的城市。
  
  我们拖着行李车,在哥本哈根和很有古典气息的石子马路上,步履艰难地走着。由于长途跋涉,来自远东的行李车轴已经磨损大半,力不从心的轮子东倒西歪,一不小心,头重脚轻的车子便翻到在路边。据说,在中世纪哥本哈根还是一个小小的渔村和当地的集市。现在的哥本哈根,市内摩登大厦和中世纪古老建筑物交相辉映,既有现代化的都市风光,又充满古色古香童话的特色。这里的街道充斥各种酒吧、咖啡馆和餐厅。每路过一个旅馆,我们便一人看行李,另一个跑进去询问价格。北欧的生活指数很高,到了丹麦我们开始明显感觉到了。看上去像“金银岛”中海盗滥觞的陈旧小客栈,也要好几百克郎一晚。我们从七八个档次最低的旅馆中选择了一个,价钱是相对公道的了。行李由自己搬上二楼的房间,二张床铺,一个小不点的电视和一个关不上门的木衣柜。
  服务员告诉我们,上午十点以前可以上旅馆的餐厅用自助早餐,说话时时针正指在九点四十五分上,真是喜出望外。餐厅的面积不大,客人稀稀拉拉,不过这里窗明几净,一尘不染。长形的自助餐桌上放满各种面包,西点,奶制品和饮料,供客人各取所需。面对一堆美味佳肴,真有无从下手的感觉。起先有点害羞,恐怕旁人注意我们吃的太过离谱。很快就发现担忧是多余的,我们俩川流不息的“扫荡”食物,进入梁山好汉大快朵颐的境界。
  我们在哥本哈根宁静的马路上晃悠而行,恍恍惚惚,梦游一般。年少读过安徒生童话,望着路旁高大的树木,脑海浮现出“槐树下的梦”诗般的语境。沿街一些酒馆,门庭上挂着火药枪和弯刀,马车的木轮撂在大圆酒桶上,一种气氛的渲染和夸张,仿佛回到公元前强盗老巢,当然,如今在这里喝的酩酊大醉的,不再是那个年代独眼瘸腿的“船长”,而是当今的摩登入时青年。(北欧海盗在历史上很有名气,英文称之“Vikings”或者“Northmen”,是指古代丹麦,挪威和瑞典的海盗,当年老是骚扰和入侵英格兰和其他国家)航海是丹麦人吃饭本事,中世纪常常驾船南下罗马帝国,用燧石琥珀换取谷物和其他生活资料。当年的丹麦人往往既是生意人又是海洋大盗,在夏季冰雪融化之时出海到处打劫,令邻国闻风丧胆,不可一世的丹麦海盗曾经一度占领过伦敦。作为历史辉煌的中华帝国的后裔,跑到当年的北欧海盗窝来,究竟是干什么来着?想到这里,感到生活的无常,味如嚼蜡,毫无浪漫可言。
  北欧的性解放闻名于世,性商店和色情中心像上海弄堂口的胭脂店,遍布哥本哈根。据说,这里还有众多同性恋和群居俱乐部。东方性爱当事人,一般都有思维定势和趋向:性恋-(潜在)婚姻,上意识或下意识考量对方的背景,志向,格致和文化取向,这些都是理性范畴,北欧人认为这恰恰是需要哲学的批判。男女之爱,首先是性爱,性是重头戏。一夜情,一见钟情,很少有理性成分,更多是品味因人而异的性感,性应该早于爱,至少应该是同步,相辅相成,以试彼此性商情商和兼容性。性爱越纯,越白热化,越是趋向原始野性的最大值,需要的只是最大限度的原欲冲动。这种弗洛伊德性心理极具颠覆性,即使在西方也颇有争议。之所以在北欧社会发挥到极致,可能是北欧人的文明史较短,较少传统固有文化的束缚,同时也继承了祖先特殊的习性,野性和叛逆,所以无论干什么都是那么的彻底,不加掩饰。
  在丹麦的停留,因为这是北欧的前哨站,在最后进入挪威之前,可以在这里歇下脚喘口气,收集些信息。在西伯利亚火车上结识的林夫妇,曾给我们留了地址,我们决定碰碰运气。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二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