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四(4)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1-31 点击数:1946次 字数:

  走进院子,焚香炉里,他们再投一柱香,躬躬身,而后一步步走上台阶,看见瘸子一瘸一瘸从上边下来。

  童喜低声喊:“瘸子哥,你也来了?”瘸子看见他们说:“哎呀,正想着去哪儿找你们呢?看看神多灵,照顾了我这个腿脚不灵的人!”

  狗娃儿不失时机地打趣儿说:“瘸子,烧香磕头是不是为了你小姨子?”

  “滚,啥地场儿,没一点正经!”瘸子低低地骂着狗娃儿。

  “哈哈,不是去球,用恁怪!”狗娃儿嬉笑着拉着妞先上去了。

  “走走,再上去看看,一会儿一块回家!”童喜说着往上走着,槐青已经上去了,瘸子一扭身又拐了上来。

  狗娃儿说:“妞,你看那瘸子走路多捣蛋!”他一边说一边学着瘸子的样子,一瘸一拐逗得妞格格地笑个不停,童喜和槐青也笑了。

  瘸子恨得牙痒,也没办法,只好说:“你能吧,神看着哩,不会叫你好死!”

  正殿门口,瘸子说:“喜,我不再进去了,在这儿歇着等你!”说完往柏树下的石凳拐去。

  狗娃儿也说:“哥,我也不进去了,我看着娃子!”

  童喜和槐青走进大殿,又掏出几文钱,在主持的罄声里,再次暗暗表露了自己的心愿。叩头起来,俩人不约而同地看了一下对方,槐青觉得今天童喜的目光有点异样,但马上就忘了。童喜看到槐青注视自己,心里咚咚地跳了几下,觉得是不是看出了自己心事?后来看槐青还是那个样子,就平静下来。

  俩人做完佛事,扭头走出大殿,一起往柏树下走来,瘸子知趣儿地让出一点地方。

  槐青对瘸子也不生,总见他一瘸一拐地赶集上店儿,就是没说过话儿。瘸子也知道槐青,因此也客气地点点头。

  童喜说:“瘸子哥,晌午吃饭没有?”

  “吃了,我在会上转了一圈儿,也没多大事儿,就到这里来了。牛卖了?”

  “哦,卖了。我看了一会儿戏,正好碰上我老槐哥,就在一起喷喷①!”

  “那,这条狗在哪儿碰见你了?”瘸子对狗娃儿刚才的举止还怀恨在心。

  “我靠,瘸子,你家伙山!我不嚼你,你心里下不去?”

  “古语儿说:‘狗夹人处儿闹’真不差!哈哈!”

  “哎,你不要好了吧?瘸子!想叫我抹你哩!”狗娃儿说着走过去,伸手在瘸子头上抹了一下,瘸子抻手去揪他的裤裆,狗娃儿急忙往后退,一慌张,自个儿绊了个屁股墩儿。

  “哈哈哈,看看,‘人欢没好处,狗欢一溜屁’神不亏人!”惹得院子里的香客们也都笑了起来。

  童喜这时也笑了几声,但心里不闲,笑得有点勉强,总觉得那天和槐青说的事儿没底儿,是不是当着狗娃儿和瘸子的面再说一次?想来想去,一会儿看看槐青,一会儿又是自己仄塄撇坡②的村子,唉,就再说一次!

  “哥,近来忙,没顾着下来赶集,我也没去你那里耍,家里都好吧?”他找着话题。

  “诶,都好,都好。我也是多日子没见你,也透③想你。”槐青说。

  “真是,咱俩离得远,不方便!”

  “是不方便,近点儿多好!”

  “是呀,我真想挪下来住!”童喜鼓起勇气,重重地说。

  “可是行,不过这地方可得找好,还得费事哩!”

  “啥,哥,你想挪下来住?”狗娃儿吃了一惊,接了一句。

  “喜,瞌睡了?咋说梦话呢?”瘸子也接了一句。

  “是呀,咱那地方我住够了,出路太差不说,恁都知道我在那儿的情形,整天心里不得劲儿。”

  “那也是,不过,挪窝儿可不是小事儿呀!”瘸子和狗娃儿都说。

  “槐哥,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儿,我是真相中你那儿啦!”

  “哈哈,那咋着?我出去,你住?”槐青依然豪爽地打趣儿。

  “可是中。秋头里,我从咱家出来,说过一次,你说用钱儿把槐树下的小粪坑填满就中啦?”

  “啊,我说啦?”槐青一脸茫然。

  “说啦,我想那一粪坑钱儿,还真不好弄哩!”

  “哈哈……看看,知道你不中,安生吧,早晚赶集拐家有你饭吃!”

  “不过,不过,我是真想下来,也真想听你再说一遍儿!下来,下不来,也知道哥你真心待我!”

  “球,哪有啥!就再说一遍儿你听听,过过瘾!”槐青毫无戒心,“喜,你早晚用钱儿把我那小粪坑填满了,我那房子你住!中了吧?美不美?哈哈哈……”

  “呵呵呵,美美美——!”童喜笑着,心里却腾腾乱跳,仿佛做了一件大缺德事儿。

  “嘿嘿,喜,这下过瘾了,回家做梦吧!”瘸子也打着趣儿。

  “去球吧哥,光鸡巴说笑话儿!”狗娃儿也没在意。

  “诶,恁俩可都听见了啊,有一天钱弄够了,恁可得给我当证见!”

  “不卖球能吧!”狗娃儿笑着说,“看你也不中!”

  “中,我等着你发大财,住好地方!”瘸子也咧着嘴笑他。

  “好啦,也是,说说笑话儿罢啦,那钱儿可是硬东西!”童喜故意摇摇头,显得不在意的样子。

  随后,几个人说些闲话儿,看天色不早,戏台那里又传来阵阵鼓乐声,两家戏班子的对台戏又开场了。

  童喜想,刚才拐弯抹角儿的话儿说得很得劲儿,玩笑似的没露声色,而且又有俩证人在场,真到时候,也有人帮我说话儿。可想到多年的交情和槐青毫无防备的样子,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不过他又想到自己的处境,觉得没有理由放弃,唉,为人咋这样难哩!

  走出龙兴寺,他也没心思再转会场儿,只想着家里还有做不完的活,还有庙上那家的地。槐青也累了,妞也瞌睡了,瘸子腿脚不好,想早点回家。三个人都想走,狗娃儿却说:“恁走吧,我再转转,看看夜戏再走!”

  分手时,狗娃儿说:“哥,我想给你侄儿子捎点吃食,你知道,近来也没出去跑,没拿钱儿,你给我掏俩,回去还你!”

  童喜知道狗娃儿的德性,说还钱是哄你哩,没指望。有了,他也不会还你!但一想到将来到那一步,狗娃儿可算用得着的人。算了,借他俩!还不还凭他!他一边想一边从怀里摸,摸了半天,摸出几个小皮钱来,说:“给,拿着!”

  “真球假厮文,才卖一头牛,打发要饭吃④哩?再掏俩我不还你了?”狗娃儿十分不满。

  “狗娃儿,卖牛钱不能动,过几天我还要当一点儿地哩!”

  “去球,不给算球了!”狗娃儿扭头就走,一腔怒气。

  如果在以前,童喜不会理睬他,可一想到刚才,就伸手又从怀里摸出三个小钱儿来喊:“狗娃儿,再给你添俩!”

  狗娃儿就没打算走远,一听喊,笑着跑回来说:“还是俺哥好!”但是一看三个小钱儿,就不快地撅起嘴来。

  “要不要?不要算了!”童喜脸拉着。

  “要要要……真是铁公鸡,钱拿回家生儿子吧!”狗娃儿一把抓过去,扭头匆匆走了。

  童喜、槐青和瘸子相跟着离开会场儿,三里之遥,到了石槽坪村外,槐青自然盛情相邀,童喜也想再去看看那个小粪坑,就攀扯着瘸子说:“走,拐槐哥家喝口茶再走,不晚!”

  瘸子顺从地答应了。三个人走上了小坡儿,槐青在村口站住,和邻居们打着招呼,然后走到上院。童喜觉得就像走到自己家一样,越看越得劲儿,特别对那个小粪坑多看了几眼。在槐青家,三个人又说了会儿闲话,喝过了槐青媳妇烧的鸡蛋茶,告辞了。

  临走时,童喜又是深情地望了一眼那个洁净向阳的院落,更是认真地看看那个小粪坑。

  ①:方言:说说话 ②:方言:不平整:③方言:很,十分 ④:方言:讨饭的


  
上一章:四(3)
下一章:五(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四(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