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四(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1-31 点击数:2180次 字数:

  童喜从交易桌上拿过牛钱,认真点查了一番,小心地揣进褡裢,出了一口气,觉得价钱也不低,心里暗暗高兴,盘算着再买点啥呢?

  会场上的所有东西,他都不在意。转了几圈,这里挤挤,那里看看,一踅踅到戏台底下,戏唱得正热闹,一边是《过五关》,一边是《出幽州》。他觉得《出幽州》唱得不错,就是结果不好,杨家将败得太惨,看了叫人不得劲。于是站在《过五关》的台下,做了一阵子豪义之梦。

  看了一会儿,一扭头,看到靠右前方竟是他的好朋友槐青站在

  那里,肩上坐着一个小姑娘。他心里咯噔一下,拨着众人挤了过去:“诶,哥,来赶会哩?”

  槐青一扭头,见是童喜,忙把闺女从肩上放下来说:“你也来了,多日子没见啦,一个人来的?”

  “一个人,路远,没叫娃子们来!”

  “啊,弄点啥?”

  “没弄啥,赶个牛,卖了!”

  “呵呵,发财了?!”

  “嘿嘿,发啥财,走,也该刹戏了,转转给妞买点好吃的!”

  “转转就转转,她不饥,吃啥哩,不用惯她!”

  “说那,娃子家来赶会还不是想吃点啥?走,妞,老叔给你买包子油馍吃!”童喜一弯腰抱起了槐青的闺女,妞听说买包子油馍高兴地笑了。

  会场儿上,卖吃食的还真不少,但论包子,还是镇上刘家的为上,金黄透亮,皮焦里嫩,多远一股香味儿就飘过来。

  他把妞抱到包子锅前,买了一大盘,端到一个空地方。老哥俩坐下来,妞等不及了,就要用手去拿,包子热,她的手抻了一下又缩了回来,嘴里吧咂着,他和槐青都笑了:“别慌,买的就是叫你吃的!”

  童喜赶忙拿起一个用嘴吹着,俩手换着。虽然人老皮厚,但还是烫得呲牙咧嘴,惹得槐青和妞阵阵笑声,他不管这些,尽力地讨好着这对父女。

  “哥,吃包子也不叫我一声?”不知啥时候狗娃儿也转了过来,一看到这老哥俩还有那盘包子,高叫着一屁股坐下来,一抻手捏了个包子就往嘴里送。不知是饿了,还是这刘家包子太诱人,狗娃儿一口咬了半截儿,谁知还没嚼呢,就吐了出来。“哎呀,怪球热哩!”狗娃儿烧得舌头乱卷。

  “烧死你唻,你没看到我正吹着等凉哩?”他实在看不惯狗娃儿的德性。“我靠,快烧死了,还嚼①我!”说着也大口地吹起气来。

  “哈哈哈……”童喜和槐青都被他的吃相逗笑了。

  童喜和槐青说着闲话间,狗娃儿和妞已经把一盘包子吃完了,童喜心里直恨狗娃儿没材料,但想到还有事需要他办,就忍了。索性又要了两盘,邀槐青也吃了起来。看他们吃着,他又喊来了几碗粉条汤,一并打发了中午饭,但自己仅仅喝了一碗汤,没舍得吃一嘴包子。

  十月的天气,早晚有点冷意,但大晌午的日头还是满热的。童喜们坐在那里吃饭,浑身热燥,头上汗津津的,上衣的扣子都解开了,帽子推在了后脑勺上。妞也闹着要脱衣服,槐青举着巴掌吓唬她不让脱,妞委屈得哭了,童喜赶忙哄着,又掏出一文钱叫狗娃儿去给妞买了个皮老虎儿。狗娃儿也很知趣,跑去买了个皮老虎儿捏着,学着狗叫,把妞逗得格格地笑着。

  “呵呵,哥,咱不会找个凉快的地方?多热!”狗娃儿说。

  “走,哥!咱到龙兴寺的房后坐坐,那儿凉快!”童喜提起褡裢儿,站起身来。

  “中,中!”槐青也伸手拿起了褡裢儿。

  龙兴寺坐落在九龙山前,与镇子一河之隔。传说始建于唐朝天宝年间,其规模不算大,山门和过殿连在一起,迎面一尊弥勒佛笑模幽幽的坐着,永恒不变地笑看天下、笑看苍生。左右是四大天王张目呲牙,狰狞可怖,面目与弥勒形成鲜明的对比。弥勒面前的供桌上摆放着香果纸表、木鱼铜罄。鎏金香炉里,香烟袅袅,一位和尚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神台下放个布施箱,还有几个莲花形的拜垫儿。每当香客布施之后,烧香叩头时,那和尚就用木棒“当”的敲一下铜罄,余音绵长,很是动听。

  从弥勒佛左右都可以走到后边,弥勒的背后站着佛界护法——韦驮,手执宝杵,一脸正气,面容和平、自然。

  院子分上下两级,左右殿处于下边,不外是观音、阿难,院子正中摆放着一尊生铁铸的焚香炉,上边是个亭子形状,下边是圆鼎形。鼎肚上凸现着“龙兴禅寺”四个篆体大字,炉身周围还显示着造炉祷语、奉献者的姓名及铸造时间,做工还算精巧。

  今天,适逢镇上古刹大会,炉内香火旺盛,阵阵浓烟随风飘荡,发出刺鼻的朽木和药料气味儿。

  大殿坐落在青砖高台上,台沿上长满了茂密的迎春花儿,仿佛一道深绿色的瀑布,直垂下去。大殿左右各有两棵蓊郁阴森的大柏树,银灰色的树身扭着纹路,凸着节疤,显得神秘莫测。一搂多粗的树身上,挂满了祈祷者的祈福布条、绒线。钟鼓楼分居两边,虽然不大,但很玲珑。

  大殿为方三丈形式,歇山飞檐,五脊六兽,显得雄阔气派。金妆的释迦牟尼端坐正中,眯着眼睛,俯视着众生。迦叶、普贤二位尊者处于两边,形体略小于释迦。两边的山墙上绘着一些佛教故事,因果报应,劝人向善等等。

  大殿里,龙兴寺的老主持,端坐在那里,银髯飘飘,骨骼清奇,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样。香烟袅袅,罄声阵阵,善男信女正在双手合什叩头膜拜,心中默念着各自的寄托,恭敬而又肃穆。

  童喜、槐青前边走着,狗娃儿抱着妞后边跟着,不时和熟人打着招呼,往龙兴寺走来。不觉走到了山门前,童喜说:“哥,既然来了,进去烧柱香吧?”槐青从来对烧香拜佛不大热心,总觉得人间祸福与这些事关系不大。他常对人说的一句话是:“吃斋行善病恹恹,杀人放火俏倩倩。”当然他不会去杀人放火,只是觉得做人处世要忠厚实在、正直凭良心。但童喜说了,也不好驳回面子,随口说:“好吧!”

  狗娃儿好看热闹,乐得进去瞅瞅。三个人走进山门,先叩拜了弥勒佛,童喜和槐青都捐了一点香火钱。叩拜时,童喜显得十分虔诚,心里暗暗祷告,求佛保佑自己的搬家计划成功。槐青做事从来不应付,既然来了,对佛神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就许个愿吧。他祝全家大小上下和所有亲人、朋友平安吉祥、身体健康。狗娃儿带着妞也跪下凑热闹,胡乱叩了几个头。

  ①:方言 骂


  
上一章:四(2)
下一章:四(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四(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