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四(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1-31 点击数:2108次 字数:


  槐青今天也来赶会了。他的村子离镇上不远,吃完饭后,把家里的事儿打点完了,吸了一袋烟,交代了妻子几句,才背上褡裢出门去了。刚跨出大门,儿子、闺女跑了出来:“爹,俺也想去赶会唻!”

  “搁家,娃子家去弄啥唻?”

  “看戏,看耍把戏唻!”

  “没啥看,搁家耍吧!”槐老二一脸严肃,俩孩子不敢再说了,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看着他。老二一扭脸走了,走了几步,回头看看闺女正在那儿抹眼泪呢。他不由得站住了,唉,真是,哭啥唻?想想也是,离镇上不远,但他从来没让孩子们去过,有时自己赶集回来,说起镇子上的新鲜事儿,孩子们都瞪大了眼睛听,好奇极了。唉,反正今天也没啥大事儿,就带他们去耍耍吧!

  他说:“妞,不许哭,要去快点儿!”

  俩孩子相互看了一眼,再看看他,好像不敢相信似的,站在那里没敢动。

  “去不去?去了快点儿!”他的大嗓子又响又亮,俩孩子这才回过神而来,檫着眼泪跑过来。

  槐青扭头先走了,俩孩子踢踢踏踏地跟着。忽然他站住了:“大金,你不去吧!叫妞跟我去!”

  儿子一下子站住了,一脸委屈:“咋?”

  “不咋,你以后长大了,有你赶的会!”

  “那,妞?……”

  “妞老小,闺女家,以后赶会就不是她的事儿!”

  “我……我不……”

  “回去,去撮①点儿草,牛还没草哩!”

  “……”儿子不说话,撅着嘴站着不动。

  “回去,对你娘说妞跟我去赶会了!”

  儿子还是不动。“哎,再犟我打你!”槐青弯腰拾起一块石头,举起来吓唬儿子。儿子才嘟囔着不情愿地转回身,一边走一边用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走到大槐树前,那粪坑里的一群鸡正在刨着什么,儿子一下找到了出气的地方,拾起一把小石子,扔过去,鸡们吓得呱呱乱飞。

  槐青看到儿子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金,你想死哩!那鸡惹你啦?”儿子紧走几步,到大门前又把大门踢了一脚。

  槐青气呼呼地,回头拉起妞就走。

  “二哥,赶会哩?”

  他抬头一看是老三媳妇儿,“啊,去看看!老三呢?”

  “兴许他才走到河滩吧,妞,你也去哩?”

  “娃子家,圪腻②人,光撵我!”老二还有点气。

  “去吧,俺那俩大的都撵去了!”

  童喜坐在那里,一边吸着烟,一边打量着牛绳。四乡来赶会的牛还真不少,但像他家的膘满体壮的不多。几个买客正在和牛经纪说笑着,一会儿围着这个牛看看身架,一会儿又掰开那头牛的嘴瞧着岁口。

  童喜反正也不急,又吸了一袋烟,那几个人踅摸过来了,走到他的牛跟前,先是上下打量,后是回头用探寻的目光在找卖主。他也没正眼看,只顾用一根小棍子捥着烟袋。

  “喂,这谁的牛?”他没应声。

  “喂,这谁的牛?!”

  “……”

  “我靠,没家儿?”

  “没家儿?没家儿你牵走!”他慢吞吞地站起来。

  “你的?啥口了?”

  “一对牙儿了!”

  “吃手③啥样儿?拉手④啥样儿”

  “吃手,你看看那一身膘不就知道了,拉手你看不出来?——抓地虎!”

  “呵呵,球,有的牛看着一身膘,拉着也不咋着,疲敦儿!

  买主笑着走到牛跟前,刚要摸绳,那牛头一歪,忽地出了一口粗气,眼瞪着买主。

  买主吓得退了两步:“呵呵,性不小哩!”周围的人都轰的一声笑了起来。牛经纪走了过来,从腰里抽出鞭子,一甩手,“啪”的一声打了个响亮的鞭花儿,一弯腰抓起了牛鼻子,牛直往后退,他连着顿了几下,“喔!喔!想死哩!”他见的牛多了。回头问童喜;“你的牛?”

  “是呀!”

  “想卖哩?”

  “来看看,唔,看看!”

  “看看?看看牵到台子底下,那儿人多,有戏,拴这儿球唻?”牛经纪乜斜着眼说。

  “看价钱中了就卖嘛!”

  “中,啥叫中?还没看它走势儿呢!”

  “你看,你看吧!”

  牛经纪伸手把牛紖解开了,一手抓着,一手挥着鞭子,啪的一声响鞭,那牛以经纪为圆心,快步地转了起来,脖子上的铃铛一阵急响。

  人们都围过来看热闹,牛经纪更神气了,一个响鞭跟一个响鞭打,那牛铃也一阵紧是一阵。看的人连声叫好,不知是为牛,还是为经纪!

  童喜开始时也跟着叫好,几圈后,他心疼了,这不是玩我吗?一伸手把经纪的鞭子抓住了:“中了,中了,不敢再撵了!”看他那急头白脸儿的样子,人们都哄地一声笑了起来!

  “哈哈,真球小气,牛跑两圈儿可心疼了?”牛经纪笑着挖苦老童。

  童喜红着脸说:“诶,你说这牛的走势啥样儿?”

  “诶,说笑话儿是说笑话儿,这牛还真不赖。说吧,啥价儿?”经纪从头上摘下瓜皮帽儿,把手伸过来,童喜也把手伸了进去。

  “我看得这个数,再挂这个零儿!”他看着经纪的脸郑重地说。

  “嗤——去球吧,说笑话儿哩,上天了!”经纪一甩帽子下的手抽了回去。

  “咋?”他也抽回了手。

  “咋?!你没赶过集吧?连一点行情都不知道?”

  “那你说!”他把手又伸过来。

  经纪说:“好好说,别胡来!”把手伸过来,瓜皮帽又罩在了上边。

  “叫我说,这,这就中了”经纪一脸正经。

  这下轮到童喜恼了:“你胡来,这么好的牛,就这数儿?不中!”说着就要抽手。

  经纪一把抓住说:“呵呵呵,死鬼气,不中再说说嘛!”

  “不准胡说!”

  “那是,才刚说那不算。这个数儿,再挂这个零儿,中不中?”

  童喜沉吟不语,俩眼直看着经纪。

  “看啥哩,是中还是不中?说话!我通忙哩!”

  周围的人都在交头接耳,指点着,猜测着。特别是那几个买主,也在一起嘀咕着什么。

  “不能再添添?”他说。

  “中了,不再添了!”

  “那……”

  “定了啊!还得看人家要不要!”经纪把手抽出来,帽子也拿了起来,只剩下童喜的一只手还伸着三个指头。等到众人的笑声再起时,他的手仿佛被烧了一下似的,立即蜷了回来。

  经纪招手喊着买主:“来来来!”

  那几个人快步走了过来,抢着问:“啥价儿?”

  “啥价儿?不瓤!”经纪撇撇嘴。

  “不瓤,不瓤也得有个数儿!”其中一个年岁较大的,把经纪拉过去,掀起袍子襟儿。经纪把手伸过去,俩人在袍子襟儿下捏来捏去,显然买主嫌贵,满脸不高兴,说:“尽大,这个数儿,多了不说!”

  “不要,不要有人要!”经纪抽回了手,朝一个中年人招招手:“诶,你要不要?”

  中年人走近经纪,从兜里掏出来一根皱巴巴的粗布手巾,把俩人的手又盖了起来。又是一阵握捏,面部也不断交换着表情,最后俩人都笑了,点点头儿,撤回了手巾。

  “来来,”经纪叫着童喜。童喜刚打着火,马上又吹了,把烟倒进烟袋儿里。

  “看看,人家都嫌贵,不想要!”经纪抖着手说。

  “嫌贵?叫他看看这绳上照我这牛有几头?”

  “是呀,我也是这样说,他还怀疑我打拐了呢。你说我说了半天,他说贵,你嫌亏,我,我图球哩!”经纪十分不满。

  童喜说:“真不要就算了!”

  “算了?说鸡巴哩好听!不中,我不服恁俩真难说话儿!来来来——”经纪又招呼中年人,“来,恁当面说!”

  中年人慢慢吞吞地走过来,童喜也不上慌。

  经纪说:“恁俩商量,我不说!”

  在褡裢下面,童喜和中年人又进行了一番较量,最后又是甩手而去,都是愤愤然的样子。

  “咋啦?说不住?”经纪说,“别走,我说句公道话儿。你再添添,你再让让,都看我一点儿脸气,中不中?”

  他和中年人都站在那里不说话。

  经纪说:“不说?不说我说了啊!我当点儿家儿,你再添三十文,你再让三十文,成了啊!”说完不等童喜答应就伸手解下牛紖,交给了中年人,中年人拿腔调势不接:“不添不添,不中算了!”

  “接着!你这个买家儿还怪圪拧⑤哩,人家都不说啥了,你还咋着?”经纪脖子的青筋都蹦起来了,一下把牛紖摔在中年人的手上,“走,去结账,想惹不美哩不是?”

  中年人尴尬地笑着,拉着牛跟经纪往交易桌前走去,童喜半天没缓过气来,慌忙跟了过去。

  ①:方言:拿 ②:方言:讨厌 ③:方言:胃口 ④:方言:做活的样子 ⑤方言:难说话


  
上一章:四(1)
下一章:四(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四(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