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四(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1-31 点击数:2295次 字数:

  十月一儿,是銮驾镇一年一度的古刹大会。童喜一早吃了饭,牵上那头大犍牛,背上褡裢,去赶会了。

  由于农闲,四邻八村的赶会人很多。各岭各沟的大小路上,一群一簇的人,络绎不绝,渐渐地汇集在一起,到通往镇上的那条沟时,几乎连在一起了。不少的人挑着柴火,赶着牛羊,走着说着闲话、笑话,打着招呼。

  童喜赶着牛,出村不远,狗娃儿追了上来:“哥,赶会也不喊叫一声?恁独!”

  “嘿嘿,我想着我去的就不早了,你把子利①,会早走了!”

  “好了,一路着!”狗娃儿很大度,“哥,牛正喂着唻,赶去弄啥哩?”

  “嘿嘿,样样绳②!”

  “这用样?我一看就知道了!”

  “那是,你成天在牛绳上转哩,肯定知道行情!”

  “哥,牛现在不值钱。你想,闲了,没活了,谁会买头牛冬天喂着耍哩?”

  “也是,我想闲着哩,赶去看看,也不真卖。”

  “扯球蛋,一个人走着多利亮!”狗娃儿笑了。

  “嘿嘿,没事儿,耍唻!”

  “哥,庙上那地这几天就要出手了,你咋想哩?”

  “他原先说的价高,我还没想好。”

  “没想好?我听说石坡沟老王家也想要哩!”

  “是不是,他不嫌贵?”

  “贵?那是三娃儿开始要的,现在人家镇上老李家催得紧,他着急了!”

  “那你听说老王家说住没有?”

  “球,你知道老王那样儿,扣扣索索,半天放不出个响屁!”

  “啊,那我回来去看看。”

  “中,真不行我再去替你跑跑!”狗娃儿很热心。

  说说话话,走到东洼村口,村里走出几个人来,也是去赶会的,瘸子也在里边。大家寒暄了一阵,几个年轻人都头前走了,瘸子一瘸一拐地和老童们一路走。

  瘸子说:“狗娃儿,最近又去哪儿蹚③啦?”

  “蹚球,忙死啦。收秋,中间又遇到俺妻干大死了,又去鸡巴三天!”狗娃儿愤愤然。

  “妻干大死了,用你操恁大心?”

  “你不知道,俺那干小舅子不治事儿,啥都不知道!”

  “噢,你去管事儿了?又斗④一圪塔子不小吧?”瘸子打趣说。

  “放闲屁,我斗?我又贴功夫又贴人,还贴了一副档⑤。”狗娃儿很生气。

  “算了吧,你贴,你贴?没有利息不肯早起,你是二蛋?”

  “我鸡巴跟你样儿,见利都斗!瘸儿吧唧,还想占你小姨子便宜哩!”狗娃儿哈哈笑了,

  老童也笑了:“瘸子,是真的?”

  “家伙山,不说一句正经话儿!”瘸子的脸一赤一白。

  “你敢说没有?”狗娃儿又追问一句。

  瘸子说:“不打诈子⑥了,今儿到会上替俺看看猪娃儿,想逮一个!”

  “逮一个,冷了暖脚?”狗娃儿仍不依不饶。

  “我跟你嫂子上年纪了,光剩饭,倒了可惜!”

  “可惜可惜,你不会热热喝?”老童也打趣说。

  “不中了,肚囊子不好。”

  “占便宜占的,不亏!”狗娃儿又是一句。

  三人吵吵闹闹,伴着牛铃的叮当声,走过了圆柏树,下了东坡,汇入赶会的人流里。

  这天是正会,四面八方的赶会人像朝王的蚂蚁,陆陆续续走进会场。会场设在南河和西河的夹河滩上。河边的地埂上,相距不远搭着两个戏台,台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今年,请的是河东和南坪的戏班子。

  这两个班子在这一带很有些名气,演员阵容整齐,都有几个叫得响的角儿,也有自己的绝活,昨天一天还没决出个输赢。现在,两个戏台的锣鼓家什正敲得惊天动地,看来今天又是一场新的比拼。与戏台相对的河岸上,搭着一个看台,上边坐着镇里的几个头面人物儿。面前的桌子上放着茶水和烟具,镇里的几个其他人在那里忙碌着。

  李文斌和邢富有是镇里数一数二的大户,李家开个粮食方子,邢家开着钱庄,自然也是镇里出头露面的人物。李文斌六十来岁,中过秀才,平时说话很有几分斯文,无冬离夏都是长袍马褂,鼻梁上总挂着一副上好的石头镜,尤其显得文绉绉的。

  邢富有年岁更大一些,脸色蜡黄、瘦削,爱好吸口大烟儿,走起路来,腰总弯着,一根黑油漆拐棍儿不离身旁。

  这时二人正坐在看台上,喝着水,说着闲话,笑容满面。但心里都在盘算着,这个大会下来,会有多少进项,如何分配。看看时候不早了,会场上的人也不少了,李文斌回头说:“邢哥,咋着,开戏?”

  邢富有深深吸了一口烟,又长长吐出来后,清清嗓子说:“中,人不少了,开戏!”“黑儿,点炮!”李文斌喊着一个办事儿人。

  “中!”叫黑儿的小伙子,早就点着了火香,听到喊叫,一声答应的同时,抬手吹了一下香头的灰,伸手拿起一个头号的两响炮点着了。

  “嗵——叭——”炮声低沉高脆,传得很远。

  一霎时,两个戏台锣鼓声夹杂着鞭炮声,响成一团,震耳欲聋。一声呼喊,都亮出了自己的阵势。河滩上的人群象潮流一样涌向那两个戏台。

  镇上的物交会总是大致分着几个区域,今年也不例外。南河沿儿上,左边儿是一些农具、家具。犁、耧、锄、耙,桌、椅、箱、笼,簸箩、筛子,机子、纺车,应有尽有。右边儿牲畜市场,驴、骡、牛、马,鸡、鸭、猪、羊,热闹非凡。

  西河的上边,是粮食市场。几个方子,正在交易。把式们⑦的抹子把斗刮得唰唰作响,唱曲儿一样报着数量。结算处,算盘噼噼啪啪,铜钱当当朗朗,很是热闹!和粮食市场相邻的是些木材、柴草,梁檩椽子,劈柴梢子,堆积如山。

  看台的前面是些衣服布匹,花花绿绿。大小饭摊儿——蒸馍包子、卤肉杂格儿,杂处会场其间,叫卖声此起彼伏。

  还有算命的,猜字的,卖狗皮膏药的,耍把戏儿,拉洋片的都在招揽着不同的顾客。老童、狗娃、瘸子从西河下来,仨人各有其事,就分手了,分手时说后晌在西河的台子场儿下见面,一路回家。话没说完,狗娃连连应着“中、中……”转身就不见了。

  瘸子说:“我也没啥关紧事儿,随便转转,看看戏,能逮了逮个猪娃儿。”

  老童说:“中中,你转吧,我去牛绳上了!”说完,牵着牛往南河走去。

  牛市上早已是牲畜满绳了。老童和熟人们打着招呼,找个地方把牛栓好了,才蹲下来放下褡裢,从脖子上取下烟袋,不慌不忙装了一袋烟,打着火吸了起来。

  ①方言:利索 ②方言:试试价钱 ③方言:转悠:④方言:不正当收入 ⑤:方言:做棺材用的短板子 ⑥:方言:开玩笑 ⑦:方言:伙计


  
上一章:三(2)
下一章:四(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四(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