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三(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1-26 点击数:2210次 字数:


  童喜的父母住在上场的老宅子里。老宅子院子很深,也窄。大门以里左右厦房是分几次盖起来的,地势不平,高高低低。院里还错错落落地长着几棵歪脖子枣树,枣子结得稀稀拉拉,大部分已经红圈儿了。

  上房前有几级台阶,是用稍平的石块铺砌的,不很平整。婆母坐在黑乎乎的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纺着棉花。那纺车好像有病的老人,哼哼唧唧的。

  科他娘走到门前,恭敬地叫了一声妈,婆婆头也没抬,哼了一声。

  “我爹哩?”

  “出去了!”婆婆手没停。

  科他娘也不敢多问,直直地站在里。好一阵子,婆婆纺完了一个花捻儿,才又问:“有事儿?”

  “科他爹今儿去赶集了,回来,回来……”科他娘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吞吞吐吐。

  “赶集咋了?给我捎吃了,捎喝了?”

  “没……没有”

  “没有,还咋?”婆婆气呼呼的,她一想到这个前撇儿子①,心里就不得劲儿。

  “他……他说,想挪下去住!”科他娘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哼。

  “挪,挪哪儿?”婆婆一下子睁开了眼,盯着儿媳妇。

  “石槽坪!”

  “那,那儿有地方?谁叫挪哩?”

  “科他爹,自己想挪的。我来问问爹和您,看敢不敢?”

  好半天,婆婆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又低头吱咛吱咛纺起花来。又纺了吃碗饭功夫,才抬起头来说:“知道了,没事儿走吧!”

  科他娘知道婆婆的脾气,不敢久站,慌忙答应着退了出来,走了几步,下台阶时,又大着胆子说:“妈,我爹回来您跟他说说,啊!”

  “多少话儿,不老哩,恁絮②!”婆婆很不高兴,科他娘急忙走了。

  老童天黑了才回来,满脸笑意。进了门就高兴地喊:“科他娘,我回来了,舀饭!”家里没人答应。

  “诶,人哩?”还是没人答应。

  老童急了,走进上房一掀里屋门帘儿,听到一阵啜泣声,急忙问:“咋了?科和妞呢?”老童一问,科他娘的哭声大了起来。

  "弄啥哩,弄啥哩?”老童慌了,“咋啦?”

  “咋啦,你要挪,要挪!我想得叫咱爹和咱妈知道知道,谁知道去了吃了个大没趣!”科他娘十分委屈。

  “是谁叫你去说了?八字还没一撇儿唻,嘴里盛不住豆儿,不亏!”老童也生气了。

  “唔……唔……”科他娘更委屈了。

  “娃子们呢?你没做饭?”

  “出去了,没做!”

  老童气呼呼地出去了,扔下一句话:“起来做!你不吃,我不吃,娃子们不吃?”

  刚走出屋门,兄弟双喜从门外进来了“哥,去哪里?喝汤③没有?”

  “双儿,啊,有事儿?”

  “咱爹叫你上去一下!”老童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一定是问他搬家的事,心里直埋怨科他娘。

  “中,走!”又回头对屋里喊,“咱爹喊叫我哩,起来寻寻娃子们!”

  双喜说:“不用寻,他们在我那儿,喝过了!”

  老童和双喜儿一前一后走着,谁也没有说话。老童在夜色里,尤其嫌路上石头多,拌脚,接连几次险些绊倒,双喜儿几次想扶他,他都不让。

  走进老家,上屋里点着灯,父亲吸着烟,母亲正襟危坐,满脸严肃。厦房里也有一丝昏暗的灯光,传出阵阵纺花的声音和孩子们的嬉笑声。老童知道,这顿没趣是吃定了。

  “爹,喊叫我来有事儿?”老童踏进屋里,小心地问。

  “喝汤没有?坐那儿!”老父亲吐了一口烟说。

  老童没敢说没喝,支支吾吾,“喝,喝……哎……好好!”

  “问你一句话儿,”老父亲的声音很平静,“听你妈说你想挪?”

  “哎,哎……没……没有!”老童吞吞吐吐。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是你爹呀!”老父亲抬高了声音。

  老童偷偷看看父亲,又偷偷看一眼母亲。父亲的脸色倒还平静,母亲的脸上似乎有一丝嘲讽?还是得意?说不清楚!只好说:

  “啊,是这样儿。不过,不过……也是胡想的。”他把今天去赶集的事儿说了一遍。

  “嘿嘿,”老父亲笑了起来,“说个笑话儿你也信?”

  “我,我……不是,不是想着咱这儿地址赖嘛!”老童的脸一阵阵发热。

  “喜,知道你多年来,总觉得委屈。凭良心说,我脚踏进咱门儿里,对你啥样儿?我黑更半夜,操心挂眼儿为了谁?”母亲抱吵起来。

  “妈,我,我……没说啥呀!”老童慌了,他对于后妈太清楚了,不敢多说话儿。

  “好吧,古语儿说得好:‘树挪死,人挪活。’你操下这心了,也没法儿,不过那可不是说话儿哩!”

  母亲这几句说得贴近,老童心里一热,说:“那是,那是……”

  “看看,还是想挪吧?”母亲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老童自觉失口了,连忙闭了嘴。

  “既然你来了,你爹也在这儿,我把话说明,你现在分门另住,你当家儿。我和你爹、双喜儿利害不图,你咋办都中,没有他们啥事儿,啊!”母亲亮明了态度,老童倒觉得心里一阵轻松。

  “喜,你妈说的也是,想动就动动吧!中不中,试试!咱这里地址是不好。爹老了,你也是大人了,自己看着办吧!”爹的话听着有点伤感。

  老童抬头看看两鬓如霜的父亲,想到生母走后,他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如今老了,身体也不是太好。心里一阵翻腾,一股气流涌上来,鼻子一酸,两只眼睛一阵潮湿,但对着母亲的面,老童努力忍着,不想叫她看笑话儿,深深吸了一口气,硬是把眼泪咽下肚里去了。

  “好,没事儿,你回去吧!娃子们在下屋耍哩,带上!”老父亲也困倦似的打了个哈欠。

  “啊,啊……中,中,您歇吧,我,我走了!”老童退了出来,双喜跟了出来,“哥,下屋再坐会儿?”

  “不坐啦,你知道我还没吃饭,叫科他们出来,回去了!”



  ①:方言:前妻生的孩子  ②:方言:很絮叨  ③:方言:吃晚饭


  
上一章:二(2)
下一章:三(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三(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