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七十一章喋血行宫(一)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1-01-01 点击数:1872次 字数:
  第七十一章喋血行宫(一)
  
  江都城境内江阳县,乃是一个小县城,此时城中居民皆在深睡之中,而江阳县城东首的青云庵门口,深夜之间却疾驰来两匹骏马,马上骑者飞身下马后迅速来至庵门前,砰砰砰的拍打起庵门,不一会庵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瘦小干枯的老尼探首冷冷道:“深更半夜,两位施主敲门有何贵干?”
  两名骑者中为首之人一拱手道:“师太请勿怪罪,老夫乃江阳县令张惠绍,有要事求见景阳公主,事关重大,还请师太速速通禀。”说完神态显得甚为焦燥,那老尼闻言上下打量了几眼张惠绍,冷哼了一声道:“稍等片刻。”说完转身把庵门关上。
  不一会就见庵中亮起灯火,紧接着那老尼打开庵门低声道:“公主宣张县令觐见。”说完领着张惠绍进入庵中,带着他一路来至庵中深处一偏房前。只见这偏房门前一字排开站了十来个尼姑,个个手执明晃晃长剑,体格硕壮有力,看上去皆为精通武艺之人。
  为首一中年尼姑宝相庄严,气度不凡,眼中寒光有若利剑,令人不敢逼视。只闻她冷冷道:“张县令,前些日子被你无意中知晓公主在此处静修佛法,贫尼曾再三告诫于你不得擅自打扰,此遭你夤夜来访,意欲何为?”语气到最后愈发严厉。
  这时就听屋中有人脆声道:“虚云师太,公主有请张县令。”,虚云师太闻言方冷哼一声,让开了去路。张惠绍满头大汗进入偏房中,就见正中椅上端坐着一位女子,云鬓高耸,娥眉淡扫,美艳不可方物,一旁侍立的女子一袭青衣,也是秀丽娇美。此二人正是大隋景阳公主和其侍女杨颦。
  张惠绍慌忙拜倒,口中连称:“启禀公主,大事不好了。”“何事致张县令如此惊慌?”景阳公主甚是诧异,张惠绍大声道:“下官今夜与友人饮酒于江都城中,回府途中见江都城东骁果异动,深夜部卒调防,下官觉得煞是可疑,适才安排手下悄悄前去窥探,就见城外此际已然戒严,火把连片,火光冲天,此乃大变之兆啊!因此下官夤夜拜见公主禀告此事,还请公主早做打算。”
  景阳公主越听越惊,到最后霍然站起,厉声道:“张惠绍,你所说可真属实?此事可容不得半点虚言。”,张惠绍磕头如捣蒜,涕泪纵流道:“下官若有半句虚言,愿受国法惩戒。”
  “这可怎生是好,不行,本宫这就进宫禀告父皇。”景阳公主娥眉紧蹙道。张惠绍忙道:“依下官看,叛军恐已控制住了宫门,公主贸然前往,恐遭不测啊!”
  一旁的杨颦插言道:“公主,为今之际不若去找梁公萧矩,他乃皇室宗亲,向来忠贞多智,看他是否有良策。”
  公主闻言眼前一亮道:“颦儿,你所言甚是,本宫即刻前往梁公府中。”张惠绍忙道:“公主,可随下官从城西悄然进城,那里估计还没有落入叛逆手中。”公主点头称是,当下公主、杨颦和张惠绍急急出庵而去,虚云师太还拨了四个精通武艺的尼姑跟随公主,以防不测。
  夜已深,皇城内,皇帝杨广被一阵喧嚣声所吵醒,他晃了晃因酒醉而头痛不已的头颅,睁眼却看见外面隐隐有火光,忙道:“外面何事喧嚣?”
  一旁的司官魏华忙近前小心翼翼道:“启禀皇上,适才宫中草坊失火,裴将军已经带人前往扑救了。”杨广闻言低声骂道:“裴虔通这个蠢材,明日朕要好好惩戒于他。”说完倒在榻上再度沉沉睡去,浑然没有发现魏华眼中那一抹讥诮之色。
  此时的皇城外芳林门西侧一流水洞口前,赫然出现几道人影,“公主,你可要多加小心啊。”说话的正是梁公萧矩,站在他面前的便是大隋景阳公主。
  适才公主已然赶至萧矩府中,道明缘由后萧矩大惊失色,当下为了安全起见,萧矩将公主一行留在府中,他孤身一人前往宫中欲觐见杨广,顺便探个虚实究竟,可在宫门口便被裴虔通麾下军卒拦住,以皇帝已然歇息不得打扰为由,拒绝萧矩进宫,萧矩没奈何回府,就在几人一筹莫展之际,萧矩猛地想起皇城芳林门外西侧有一流水口,可从该处悄悄潜入宫中,他将此事告知公主后,公主毅然决定涉险从此处入宫。
  就见公主凄然对萧矩道:“梁公,若本宫无法回来,烦请你念在圣上以往对你的恩情上,急速召集援军,勤王救驾。”
  萧矩老泪纵横道:“公主,老臣已遣张惠绍前往西苑大将军沈光处报讯,他乃忠义之士,一定会及时起兵救驾的。”公主闻言点了点头,当下不再犹豫,带着杨颦和四个尼姑弯腰钻进水洞之中。
  水洞中水流湍急,深可及胸且夹杂着丝丝腐臭之味,这里本就是皇城内排水所用暗沟,其脏不须言表,可公主等人已是无暇顾及,她们好不容易前行了老远的一段水路,只见前方隐隐有灯光闪现,知道出口已至,由一个叫仪平的尼姑用剑撬开洞口拦网,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扒开出口处,慢慢的爬将上来,顾不得身上淋漓脏水,借着夜色掩护,公主带着几个人径自奔皇帝所居的成象殿西阁而去。
  行不多时,前方忽的闪出了四名手提灯笼的带刀护卫,拦住了公主等人去路,就听他们低声喝道:“何人胆敢擅闯皇城?”景阳公主气喘吁吁道:“本宫乃景阳公主,你等快去速速禀告皇上,就言本宫有要事求见。”
  “呵呵,原来是公主深夜光临啊!裴某人恭候多时了。”话音刚落,一身披挂的裴虔通出现在众人面前,身后是数十名骁果军卒,均手执长枪弓弩,杀气腾腾的的围住公主一行。
  看着裴虔通满脸的狞笑,景阳公主的一颗心顿时坠入深渊,无力的伸手阻止住意图抗拒的仪平等人,她清楚的知道在这等距离之下,抗拒是徒劳的,任谁都难以逃脱箭矢的穿透。随着裴虔通一声令下,几个人被缴械,捆绑起来押进了一座黑乎乎的屋中。
  这时候一名骁果飞奔而至,低声禀告裴虔通,司马德戡和宇文化及的人马已经统兵进入皇城,控制了皇城门口,裴虔通不禁仰天大笑,带着三百名精锐骁果直奔成象殿西阁而去。
  此时驻守的屯卫将军独孤盛闻听嘈杂声,起身迎上前来,他生性耿直,对皇帝素来忠心,因此此次叛乱司马德戡未敢拉拢于他。
  就听独孤盛喝问道:“深更半夜,你等在皇城中喧哗意欲何为?”裴虔通手按佩剑,杀气腾腾道:“事已至此,独孤将军还不明白吗?如今大势已去,还望将军勿动。”
  独孤盛方如梦初醒,他又惊又怒,戟指骂道:“尔等犯上作乱,实在是罪不可赦。”说完抽出腰间佩刀,和十几个亲兵把守住宫门。裴虔通轻蔑一笑,冷冷道:“螳臂挡车,自不量力。”说完将手一挥,身后骁果一拥而上,片刻间就将独孤盛等人砍成肉泥,血水顺着宫阶蜿蜒留下。
  裴虔通领兵涌入成象殿,就见魏华从内匆匆跑出,迎上前去低声对裴虔通道:“裴将军,请随我来。”说完引着众人一路前行来至杨广歇息的西阁。
  殿前右后卫大将军沈光此时目眦欲裂,牙齿咬得格格作响,适才江阳县长张惠绍执萧矩亲笔信相告,言司马德戡等人作乱,闻讯沈光如雷轰顶,他万万没有料到司马德戡等人竟敢如此大胆,行此逆天之事。
  可等沈光匆忙起身,召集值守骁果之时,他才知道事态已经无法掌控,值守西苑的骁果军卒竟悄然于夜中消失大半,仅余下自己嫡系亲卫二百余人。沈光无奈之下,策马擎枪,连披挂都来不及,带着仅余的二百余名亲卫直奔皇帝所居成象殿。
  可来至宫门前,沈光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此时的宫门前已经点起无数气死风灯,照的四下一片通明,而眼前黑压压一片全是骁果军卒,为首将领赫然便是司马德戡和赵行枢等人。
  “司马德戡,圣上对你不薄,你为何行此大逆之事?”沈光喝道。
  司马德戡扬声道:“沈将军,末将向来敬重于你,如今皇帝倒行逆施,天怒人怨,我等顺应天意,起兵兵谏皇帝西归,要知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还望将军成全,若能想让骁果上下均感将军厚意。”
  这番话说的诚恳至极,要知沈光在军中威望极高,人人敬服,司马德戡也不愿背着诛杀良将的恶名。
  沈光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手中长枪高高举起,司马德戡见状长叹一声,将手一挥,身后军卒闪开一条道路,一个身着银甲手提凤翅鎏金镗的人端坐在健马上,出现在沈光的视野之中。
  沈光看见远处马上的这个人后,脸颊不禁轻微抽搐了一下,是了,除了无敌天宝将宇文成都,还有谁可以用来对付自己呢?没想到世受皇恩的宇文家族也背叛了朝廷,看来当朝驸马宇文士及也参与其中了。
  想到此处沈光既觉一阵好笑又感觉一阵悲凉,陛下啊陛下!你何至于此,竟导致众叛亲离,今日沈光就将这条贱命丢与此处,也算对得起陛下您了。
  想到此处,沈光释然一笑,目光变得坚定无比,挺起丈二长枪大喝道:“宇文成都,可敢与我一战?”声音响彻整个皇城,他一夹马腹,长啸一声,胯下马昂首怒嘶,顿时人马如一,增速至极限,箭一般向着远处前方的宇文成都冲去,手中长枪化作一道闪电,撕破了无尽黑夜,照映在每一个骁果的眼中。
  宇文成都端坐马上,周身带着逼人的寒气,如同一座亘古就无人能够逾越的高山,他面无表情,心中却翻江倒海。
  这沈光严格意义上来讲可以算他半个师傅,当初痴迷于武学之时,正是沈光不遗余力的传授自己一些高超武技,一起与自己探讨交流学艺心得,才使自己突飞猛进,武艺进展一日千里,最后得以傲笑大隋军界,成为显赫一时的无敌将军。
  对于沈光的为人宇文成都更是钦佩不已,一直以来他都视沈光为自己的偶像,可如今为了家族利益不得不与之决战,更为残酷的是今晚他必须杀死沈光,否则定生变数,到时他更无法面对父亲宇文化及那冷酷的眼神,想到此处,宇文成都满嘴苦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七十一章喋血行宫(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