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九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0-12-15 点击数:1573次 字数:
  国际旅行社位于多瑙河畔佩斯一侧。窗明几净的接待大厅设有长长的柜台,后面坐有打扮入时的接待小姐,胸前佩戴英文标志。在任何国家,住旅馆酒店价格昂贵是通例。和西欧一样,匈牙利有一种青年旅舍,价格低廉,这是十九世纪初德国的一名教师倡导,此后在西方蔚然成风的住宿连锁组织,鉴于“走出校门,亲近自然”的理念,住青年旅舍的人,大多是背包远足的年轻人,有供会员举炊的自助厨房,自己动手做饭,山明水秀的自然环境,是一种浪漫的旅游观,我们自然是没有这种诗情画意的心境,只是便宜就好。春天旅游季节到来,青年旅舍紧俏,超龄的我们也就没有了优先权。
  在北京匈牙利使馆翻阅旅游指南,知道匈牙利有一种叫:“Room let directly by landlady”的家庭旅馆,价钱公道。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在厚厚的名册上替我们找到最便宜的一家,每天八块美金,可住宿二个人,(旅行社中介费五百福令匈牙利币)但是只能当天下午五时造访,因为之前主人尚未下班,无人接待。
  在国际旅行社边上,有一家当时匈牙利绝无仅有的中国饭店,高先生告诉我们,这是中匈官方合资经营企业,大名是“四川饭店”,有一名匈牙利籍的中国妇女当顾问和翻译,高先生想拜访该女子,当然是关于做生意的事。“四川饭店”装修是中国传统格调:红灯笼,龙凤板,门厅中央还有一尊硕大的如来佛。厨房里有几位中国公派厨师(姓张的大师傅,听说有中国客人,特意跑来打招呼,一口四川方言),跑堂却是清一色穿西服的匈牙利人,这是一种奇妙的组合。
  很幸运,我们要找的宋女士恰巧在店里。她招呼我们一行坐在饭店的Waitingroom的沙发上,自己点燃一支细长女性香烟。高先生说明了来意,他有些上好的新疆羊毛地毯要脱手,对方表示爱莫能助,她说,或许可以通过布达佩斯的寄售店,不过需要出示当地居民的户口本,无疑是似曾相识的社会主义体制套路。这是一位上了年龄的夫人,尽管浓妆打扮,掩饰不了不饶人的风霜。她来到匈牙利已有二十多年,丈夫是匈牙利人,当时定居匈牙利的华侨寥寥数人而已。冷战结束以前,东欧诸国包括苏联,外侨很少,甚至于十九世纪开始就飘洋过海,吃苦耐劳,到处谋生的华侨,到了这里,无立锥之地,即使经济较为自由的匈牙利也不例外,和社会形态有莫大关系,诸如此类的国家不具备移民生存的条件。然而谁都没有料到,不久以后冷战结束,布达佩斯成了东欧最早,并且最有规模的商品自由流通集散地,大量来自中国的轻纺产品经由这里,辐射到整个东欧和西欧的一部分。用本国商品冲锋陷阵,东欧的一代新华侨,以不同于西欧传统华侨的风貌,登上历史舞台,他们和历来以餐饮业开疆辟土的老华侨,形成对比,遥相呼应。
  布达佩斯众多的短小街道,连接着各个街区,穿越四条长街,彼此间呈矩形,各种城市小广场位于街道的交汇点。街道十分整洁,广场中央,教堂屋顶,人行道边,成群结队的鸽子到处可见。整个欧洲不一定是人类的“希望之乡”,但是无疑确实是动物的天堂。我们搭乘出租车沿着多瑙河佩斯的此岸,拐上“伊丽莎白”大桥向布达的彼岸进发。这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和谐地融合了古罗马与现代摩登风格的大桥,以奥匈帝国的皇后茜茜公主的名字命名的,庞大的桥身连接两岸,跨距很大。南北河畔有两座雕刻有罗马神话巨兽的桥塔,高耸入云;筑立在多瑙中流的硕大砥柱,支撑起悬吊大桥的钢缆,构造简单美观,虽然是个庞然大物,可是不失轻巧之感。
  对岸整个布达实际上坐落在漫漫山坡之上,我们驱车开始蜿蜒而上的爬坡动作。在构思上布达城堡应为哥特式的风格,这里有中世纪的城墙、文艺复兴时代的教堂和排屋,以及风靡十九世纪的巴洛克风格的建筑。
  我们的司机是个和和气气的老头,秃了半个顶,高先生干脆直呼他为“列宁同志”,尽管我们沉重的行李把可怜的破车,压得吱吱作响,他毫无怨言边开车,边乐呵呵地和我们打逗。
  和欧洲其他地方一样,在布达佩斯的办公楼,商业区和政府机构,没有亚洲地区习以为常的岗哨门卫,和到处可见的穿制服的保安人员,这里的居民楼,也不见有安装拒人千里之外的防盗门窗,欧洲人又是如何处理治安问题的呢?大成大发感慨,因为探望妹妹,他经常到香港,大成告诉我,就像七十年代的香港电影“巴士奇遇结良缘”中所拍摄的一样,香港的民房一律安装各种防盗门窗,自视甚高的香港人每天把自己关在里面,就像在监狱和动物园铁栏杆的后面,奇怪的是自我感觉还挺好。后来到了欧洲许多国家,即使曾经殖民治港的大英帝国,也看不到香港的那般风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房东的房子是坐落在一条十分僻静的马路边上。我们坐上电梯,来到第四层楼面。当把所有行李搬到走廊时,大家完全筋疲力尽。女主人三十岁摸样,大大的眼睛,长得一种宁静的漂亮。我们出示了旅行社的证明,她立即很客气请大家进入房间。
  这是匈牙利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除了厨房,洗澡间,还有一个大书房,大客厅和大小卧房。我们被安置在书房中,也有四十多平米,收拾的十分整洁。巨大的书柜上排满各种书籍,大部是匈牙利文,也有德文和俄文的,房间里点缀一些很别致的匈牙利刺绣和花边制品,壁炉边上摆有一张流线型的透明玻璃茶几,两侧安放一套奶黄色的软皮沙发,一尘不染。因为事先得到旅行社的通知,主人已经做了准备,书房沿窗排开二张单人床铺。高先生和女主人说,可否三人合住,好相遇的女主人二话不说,立即抱来了一套卧具,告诉我们可以二个睡在床上,另一个睡在地毯上,高先生分文未出,安顿下来,从细节上看得出他是个天才的商人。
  女主人的丈夫是个画家,夫妇俩组成布达佩斯典型的和睦家庭。东欧国家有一个数量可观的市民阶层,经济上属于中产阶级,文化上属于知识阶层,政治上从属精英集团,有成熟的价值观取向,强烈的独立人格,作为改革的先行者匈牙利,当时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呼吁社会主义大家庭以此作为楷模。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