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十八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10850次 字数:
  香芸挑着水回到家里,眼尖的李桂莲从她的脸上看出了端倪,只是说了句“先洗把脸吧,外头风有些大,看把眼都吹红了。”
  
  吃过早饭,李桂莲拿出一包东西递给香芸:“这是一些治头痛病的药。过年太忙没能看看亲家母,你们不是说她身子有些热吗?赶这会家里不忙,你们小两口去一趟吧。家里不用惦记,去了多住些日子。赶种田时老头子会去接你们。”
  
  香芸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接了过去。坐一旁拾掇放牧鞭子的杨大树抬起头闷声说:“才回来几天又去?要去她去,我可忙着呢。”
  
  平时温厚善良的杨建林却来硬的了,走过来拍了杨大树脑袋一巴掌,厉声说道:“叫你去你就去,就你话多。丈母娘病了不该看看?香芸上咱家两年多,你给人家里干过几天活?要我有你这么一个女婿,早打出去了。”
  
  杨大树委屈地摸着脑袋,嘴里嘟囔着:“去就去呗,还上手打人。我也没见那几个姐夫上咱家干过一天活呀,他们来了你不照样笑着端茶倒水的。”
  
  他的话倒把李桂莲逗笑了,“我娃别看平常不说话,一说还没个完了。”回头又对香芸说:“今儿一早天儿看着阴沉沉的,这会儿太阳也出来了。你也拾掇拾掇上路吧,你大备好骡子送你们。碗放那里甭管了,我来收拾。”
  
  香芸满怀心事低头进屋收拾东西了。公公婆婆的心意谁能不明白呢,正好她也想躲几天——想睡觉时有人递来了枕头,那就回娘家住段日子,把这些悲伤和痛心暂时撂脑后吧。
  
  
  
  春打六九头。
  
  过了三月三,高原上已经有了春的气象。沟脑山上的层层积雪,化成了涓涓细流悄然进入了山沟田野间,亦扎石村北边阴山森林里传来了布谷鸟嘹亮的叫声。脚下的土地渐渐变软,泥土中散发出了青草的香味。一些性急的野草,早早地从地里钻出了毛茸茸的脑袋,好奇地张望着这个新鲜的世界。西北风停了,代之以温暖的东南风,吹醒了干枯一冬的树木,枝杈渐次湿润起来,都在酝酿着又一次绿的萌芽。
  
  在家里窝了一冬的人们,活动着僵硬的身躯,迫不及待地投入到自己家的田间地头,出一身透汗,伸展几把懒腰,心胸开阔,筋骨也就软活了。
  
  马莲滩里散布着全村八个大队几乎所有的旱地,这里主要种植着青稞、小豆、土豆、菜籽、燕麦等耐旱作物。经过几天鏖战,家家户户为数不多的那点水浇地已经种上了小麦,现在把全部人马都投入到了这里,旱地不在乎早晚几天,所以人们干起活来也没有种水浇地那么卖力了。
  
  马莲滩中间一块隆起的坡地上,杨建林一家四口正在忙碌着。杨建林扶着犁把哟喝着前头的牲口,“得,得,回头!踏犁沟!”嘴里夸张得大声叫着,身后犁出了一条长长的深沟。埋了一冬的新鲜黑土被翻起在阳光下,冒着青烟。只有在干活时,杨建林才显出了一个家长的威严。他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往里撒播青稞的李桂莲,挑剔地说:“看看你,看看你!种子哪能撒那么稠,苗儿出来还不得挤一起?三步一把,轻扬细撒,种了一辈子庄稼,咋连这个都忘了。”李桂莲停下来抹了一把额头的细汗,瞪了杨建林一眼嗔笑道:“我们娘儿几个咋干都入不了你的法眼。一跟你上田干活我就犯愁,显你本事大你自个干来。刚刚骂大树娃土疙瘩没敲碎,又来挑我的毛病,咋越越老性子越躁了。”
  
  杨建林咧嘴笑了一下,回头甩了一鞭子继续犁地去了。
  
  离他们不远的地头上,杨大树和香芸每人拿了一把木榔头,敲着地里的大土疙瘩。香芸这几天总感觉身上不得劲儿,硬撑着干了一会,觉得腰酸背痛,只好放下榔头坐垄坎上歇下了。
  
  李桂莲也觉察出这几天香芸有点不大对劲,忙放下手中的簸箕走到香芸跟前关切地问道:“你咋的?这两天身上不舒坦?”
  
  香芸带着歉意对婆婆笑了笑:“没啥,就是总感觉腰里酸胀,头也晕,怕是前天睡觉着凉了。”
  
  李桂莲叫杨大树拎过水壶来,亲手倒了一碗水递给香芸柔声说:“感觉不舒坦就别干了,这点活儿我们仨也干得下来,喝点水歇会吧。”
  
  香芸接过碗刚喝了两口,一阵恶心涌出胸腔,忙扭过头捂着嘴大口呕吐起来。
  
  旁边的杨大树吓得脸都白了,俯下身子拍打着香芸的后背,偏脸问李桂莲:“姆妈,她这是咋了?昨儿也干了一天活,没这么严重呢。今儿咋还又吐了呢?”
  
  李桂莲却捂着嘴乐了,拍了杨大树一下,笑着说:“我的傻尕娃,你知道个啥!你要当阿大了,你媳妇儿这是怀上娃了。”香芸听后身子一颤——没想到真是怀上了,脑子里顿时出现了杨文海临分别时苍白而绝望的脸,现在身上有了他的骨血,看来这辈子跟这个冤家脱离不了关系。原本已经渐渐淡忘的愧疚和思念竟又涌上了心头,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傻傻地愣在那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杨大树哪里能意识到自己媳妇儿一刹那竟动了这么多念头,一听李桂莲说他要有娃了,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大张着嘴紧盯着香芸,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不知道干什么好,说什么好。是啊,这几年他身上也背着多么沉重的负担呀,现在这块山一样压在心里的石头一下子没有了,他能不轻松吗?愣了半天,他做了个出乎意料的动作——抱着坐那里的香芸亲了个满脸花,臊得香芸忙用手捂着双脸低下了头。李桂莲却拍了杨大树脑袋一巴掌笑骂道:“好你个臭小子,当了爹就没了大小,敢当老娘面搂媳妇了,你羞不羞。”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儿。杨大树做个鬼脸转身就跑,在地里连翻了好几个跟斗。
  
  杨建林也早来到了身边,一屁股坐地上端起了烟斗。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紧张,哆嗦着连擦了好几次火柴才把烟点着。两行浊泪滴落下来,砸在松软的泥土里。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慢慢爬到了头顶,快到午饭时光了。马莲滩里散落在各处的人们也歇下了。远处传来一曲悠扬的贤孝,那是村里蔡三宝高亢的声音:
  
  天留日月佛留了经,人留了子孙草留根。天留日月东西转,佛留真经劝化人心。人留子孙防备老,草留须根等来春。天上的云多了天不晴,地上的石多了路不平。世上的人多了心不公,河里的鱼多了水不清。把日月好比是千条箭,四季好比是四张弓。日月东西转光阴似箭,尘世上催老了青春少年。把这些闲言表不尽,听我把十不亲细表分明。
  
  。。。。。。
  
  人们纷纷停下手里的活来安静地听着,远处不知道谁大声喝道:“唱得好,三宝再来首酸的。。。。。。”
  
  话音未落,爱说爱笑的皮匠媳妇早已迫不及待了,张开嗓门唱开了亲家母:
  
  乡里的亲家母,城里永不来。见了个城门洞把舌头吐出来,这么大的炕洞门,要煨多少粪,这么大的炕上要睡多少人。。。。。。。
  
  四周又是一片起哄叫好声,马莲滩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