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十六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10505次 字数:
  李桂莲在门口碰到了杨文海。
  
  杨文海一见到她,慌张得像一只受了惊的羊羔子。昨晚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跟做了场梦一样。他想躲开,可李桂莲早就迎了过来,亲切地打着招呼:“我娃回来了?一大早你跑哪里去了?你姆妈还找你呢。”
  
  杨文海毕竟年轻,加上做贼心虚,脸上泛起一层红晕,脑子飞快地转动着——是不是李桂莲发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大早来家里寻自己说道说道的?但看李桂莲的表情,好像不是生气的样子。看来自己倒有点担心过度。忙回答道:“那什么,早上余勇不是要走了吗,我去送送。”
  
  “哦。”李桂莲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过完年就走了,还是年轻人好啊。一拍屁股撂下挑子,满世界闯天下,那也叫真本事呢。你也快开学了吧?”
  
  “恩,我也快了。”杨文海可不想跟这个精明的老太太多说一句话,答应完后突然弯下腰捂着肚子呻吟起来:“唉哟,婶儿,今儿肚子有些不舒坦,你先上家去,我先上茅房了。。。。。。”话还没说完早一溜烟跑了。
  
  李桂莲摇了摇头,看着杨文海狼狈的背影,露出一丝不可琢磨的笑容。
  
  回到家时,香芸已经吃完了饭,正忙着清理库房的杂物。一见她回来了,忙进厨房端来了炒洋芋和热馒头放桌子上,说了声“姆妈你吃吧,我吃过了。”就转身干自己的活去了。
  
  李桂莲吃过早饭,也跟香芸一起把库房里的种子往外搬。
  
  “你猜我今儿早上见到谁了?”原本只干活不说话的李桂莲首先打破了沉默。
  
  香芸抬起头看着婆婆,擦了把脸上的汗好奇地问道:“谁?”
  
  “乔书生!”李桂莲夸张地大声回答道。
  
  “啊?”香芸也吃了一惊,“那个浪荡鬼不是要饭去了吗?得有一年没见着了吧。”
  
  “可不咋的。”李桂莲索性停下手里的活,坐旁边凳子上慢慢地说道,“那原本是多好的一个人呢!你来咱们村才两年,可没见过没疯以前的乔书生——啧啧,那身段、那才学、那相貌!还是咱村文革后第一批高中生呢。你下院里祁叔知道不?就西宁啥局里上班那个,他们还是同学呢!”
  
  李桂莲这一惊一乍倒激起了香芸的好奇心——乔书生一年前还能经常见着,人们都说他是疯子,看着也像——穿的衣服不分春夏都是那身又脏又破的夹袄,脸和手似乎从来没洗过,永远黑乎乎地活像煤炭。人们见了他都远远地躲开,他也经常一个人穿梭在田间街头,从来不说话,家里人也不再管他。去年开春后就不见了踪影,为此村子里有了好几个传说,有人说在县城里看见他在舔人家饭碗,有人说他早就死了,又有人说他躲在哪个山洞里呢,没想到今年又出现了。这自然是个稀奇事情。
  
  李桂莲瞟了香芸一眼,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这怎么话说的,今儿我见他越不成人样了,简直像个野人!”
  
  “您刚才说他跟祁叔他们是同学,那咋。。。。。。咋成这样了呢?”香芸惊讶地问道。
  
  李桂莲正中下怀,一撇嘴不屑地说道:“那还不是自个儿没看清形式,女人身上栽了个跟斗呗!”香芸也停下手里的话,坐在了李桂莲身边。只听李桂莲又说道:“原来他是咱们村第一批高中生——那会儿的高中生可不得了,你大说那得赶上过去的秀才了。多好的前程哪,可谁想他跟咱村一个下乡干部对上了眼,人家城里人开放,还干下了丑事。按说这也是个挺好的姻缘,你说是不是?可事情要这么简单就好了,他爹——就是乔占元老爷子,那是多要面子的人哪。哪容得下自己的儿女在这事上给老乔家抹了黑,几天后立马给乔书生订下了一门婚事——你知道下庄里程永才媳妇不?就左脸上有个麻子那个。对,就是她,他就是当初乔占元老爷子给乔书生订下的媳妇儿。乔书生也是个痴啊!新媳妇娶进了家门,他却跟着那个下乡干部跑得没了踪影。乔家老爷子是什么脾气的人?带了乔家兄弟几个人满世界找,还真在县里找着了乔书生,愣是拿绳子把人家捆回了家!人是捆来了,心倒飞走了。自此后这个乔书生算是狠下了心哪,没在家安生呆过,成天不是上三角浪村赌博,就是偷了家里的钱上县里乱花——算是自个儿把自个撂下了。那是哪一年呢,我看看——大概是大树娃十六那年,乔书生让人绑着抬回了家,说是外头犯了啥流氓罪,还是诈骗罪,叫人家抓住后狠揍了一顿,公安局也来了人,可乔书生自那后就成现在这模样了——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见人躲着走,家里活一点儿不干,宁愿外头当要饭的去。”李桂莲看香芸瞪着眼睛听得很认真,满意地笑了笑,又说道:“男人哪,无论是天王老子,还是咱们平头老百姓,就怕不安生。尤其是年轻人,光知道樱桃儿好吃,可谁知道那树多难栽呢。自古以来栽女人身上的事儿多了去了,天下猫儿爱吃个腥,咱们当女人的,也真是个难哪。”说完长叹了一口气。
  
  香芸前半段听着还挺热闹,只当是说人家的故事呢,可后半截从李桂莲夹枪带棒的长叹中,却听出来了婆婆的另一层意思。那是规劝?嘲讽?警告?甚或就是几句听着没头没尾的感慨?顿时涨红了脸,又是愤懑,又是委屈,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后怕,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转,低头只是搓着双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后悔当初咋就轻易答应了李桂莲,干下了这种事情呢。
  
  李桂莲却像什么也没看出来,说完后拍拍手站起来看了看太阳,扫了香芸一眼说道:“光跟你扯人家的事情,眼看着太阳追着屁股跑,多好的天儿呀。我得赶紧把种子再翻搅翻搅,今儿不晒好了明早还得往外折腾一回,我这身子骨可承受不起。”说完撂下香芸自己干活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