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十五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2717次 字数:
  在一遍又一遍公鸡响亮的叫声中,李桂莲揉着通红的眼睛下炕来到院子中。天已大亮,昨夜的一晚西风吹得天上没有一丝云彩,热辣辣的太阳笑眯眯地爬出了割石柴山,把万道金光洒在院子的每个角落里,看着让人眼晕。
  
  李桂莲平时勤谨惯了的人,今天却一反常态什么事都不想做,懒懒地坐院子里杨建林常坐着喝茶抽烟的大躺椅上,双手放胸前眯起了双眼。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香芸挑着水担子轻轻走了走来。李桂莲抬头看了一眼香芸,心头一阵刺痛,脸上却没任何表情,轻声问:“水挑来了?”
  
  “嗯。”香芸脸通红,低着脑袋看都不敢看婆婆一眼答应一声进了厨房。
  
  李桂莲又坐了一会,慢慢起来跟进了厨房。
  
  “炕煨了?”看见香芸正在做早饭,李桂莲坐灶下往灶洞里填了把羊粪,拉着风箱抬头问香芸。
  
  “煨了。”香芸的声音细得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一时两人都沉默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李桂莲透过灶台悄悄地观察着香芸,发现她今天除了神情有些不自然外,脸上却红润饱满,淡淡的羞涩中荡漾着一股幸福,像一个偷吃了好东西的孩子一样紧张又带点兴奋。这种感觉也只有她才能体会到——曾经沧海难为水,都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又是这件事的幕后指使,香芸的丝毫表现,都难逃她那双精明的眼睛。
  
  事前只是为了借个种子栽自己的苗,没想那么远。事后却越想越怕——这种事情跟鸦片烟一样,抽第一口的时候任何人都是紧张、不安、羞愧、甚至被迫的,而一旦上了瘾,那就是脖子上架把刀子也再难抽出身来。李桂莲想到这里,脑门上泌出了一层细汗。幸亏她脑子转得快,一眨眼的工夫,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吃了饭,咱俩把库房的种子搬出来。”李桂莲先打破沉默,往灶洞里加了几把柴火,起来后拍了拍身上的土,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再过十几天就得下地了,种子放了一年有些潮,趁这两天太阳好赶紧晒一晒,等你公公两人下了山,再把农药拌上。”走到厨房门口又回过头说:“快二月二了,咱家那点大豆黑不溜秋地,炒着吃得硌了牙,我出去借点回来。做好饭你先吃,甭等我。”说完不等香芸回答拿起簸箕出了门。
  
  香芸看着婆婆出了厨房门,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她实在是怕婆婆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幕还在她脑子里盘绕着,好像夏天缭绕在沟脑山顶的浓雾,任是什么大风都不能吹散。自己好像喝了酒完全没有醒一样,晕着,迷着,又害怕,又兴奋,还有一丝丝甜蜜,那种感觉是这辈子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从杨文海身上,她体会到了这辈子想都没有想过的另外一种男人的感觉。清秀的眼睛,笨拙但有力的动作,惊吓加上兴奋得有点扭曲的面庞,连绵的马莲滩般一次又一次的激情,杨文海留在她身体上的每一丝体温、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像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一遍一遍过着。如夏天雷鸣般的热情熄灭后,天已放亮。杨文海把头埋在她的胸前,紧紧地抱着她哭了,呜咽着一遍又一遍地问她:“香芸,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她也流着泪,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疯了般一次又一次地亲吻他柔软的头发。是的,她能说什么呢?看着可怜的杨文海哭的像孩子一样,她只能悄悄在心里说:“这事儿不怪你,也不能怪我,只怪命,只怪命!今晚的事情就忘了吧,就当是做了一场梦!明天起你还是你,我还是我。狗有狗道猫有猫道,咱俩今生今世也只是这一晚上的夫妻缘分!”
  
  想到这里,她禁不住泪如雨下,一滴滴清亮的泪珠洒落在锅台上。这个可怜的女人,原本平静如水的心里,就此泛起了涟漪。可怜的人啊,在没有吃糖之前,原不知道它的甜蜜,吃过一次后谁能忘得掉它的美好呢。
  
  
  
  李桂莲“借大豆”来到杨建成家。杨建成老两口坐在炕上,一个抽烟一个纳鞋底,看见李桂莲掀帘进来忙起身迎接。
  
  “你俩倒清闲。”李桂莲笑着坐在炕沿上,顺手拿起杨文海母亲的鞋底子,嘴里啧啧赞叹:“我嫂子的针线活可是越来越细致了。这针脚密得,这鞋样正的,小媳妇们骑上八匹马也追不上。”
  
  杨文海母亲憨厚地笑了:“你这嘴呀,甜得叭叭的。早上抹了蜂蜜出的门吗?”杨建成则眯着眼睛坐那里傻乐呵。
  
  李桂莲说:“我这嘴儿还用抹蜜?说出来的话句句都是真的,铁嘴钢牙!”逗得杨建成夫妇哈哈大笑。
  
  三个人又说了一些闲话,李桂莲看了看窗外,“呀”了一声蹦下炕说:“光顾着跟你俩耍贫嘴了,家里香芸还等着我吃早饭呢。”说完把自己拿来的簸箕递给杨文海母亲:“我来借点大豆,这不快二月二了,不炒点东西,看皮影戏时总觉得缺点啥。杨家将打破了天门阵,阵阵离不开穆桂英,听影子也离不了嚼大豆不是!”
  
  杨文海母亲嗔笑着拍了一下李桂莲的肩膀:“看你一惊一乍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走了水呢。你这张嘴呀。。。。。。”借过簸箕往库房走,对跟在身后的李桂莲说:“咱一家人咋还崩出两家话来,那个借字儿今后就别提了,缺啥少啥尽管拿就是了,招呼一声让文海送过去也成哪。”
  
  李桂莲也笑了:“那倒是!老话说的好,远亲不如个近邻,我那几个闺女倒是我肠子里钻出来的,除了过年过节来磕两个头,平常连面儿都照不上一次。家里有个大情小事的,还不是咱们几家老邻们相互照应着。”说完后又不经意地问道:“对了,一大早的,咋没见着文海娃呢。”
  
  “你可别提那个孽障娃!”杨文海母亲边往簸箕装大豆边埋怨道:“嘴上毛还没长全呢就知道耍脾气。不知道犯的哪门子邪,今儿一大早吃了饭就不知道浪哪里去了。念书念不进去,庄稼活儿一样不会。铜里不去铁里不来,你说这娃,可咋办呢。”说完深深叹了口气。
  
  李桂莲沉吟了一会,轻声笑道:“你着的哪门子急。娃大了自有自个儿的想法,俗话说鸟儿大了留不住窝,是骡子是马还得拉出去遛遛。我看文海娃细皮嫩肉的,绝不是庄稼人的料。先劝着把学上完,今后咱们大家想办法找出路。这个娃我是看着他光屁股长成了大小伙子,当婶儿的也不愿意他整天跟在我们后面当泥腿子呢。”
  
  杨文海母亲听完露出了笑容,把已然装好的簸箕又放回去加了几把大豆,递给李桂莲:“他婶儿,有你这些话就成了。这是怎么话说的来着,一家人说不出两家话,我就听你的。文海娃听你的,这不再过几天也该开学了,你啥时候有工夫也开导开导他——我跟老头子的话,他横竖是油盐不进,一句也听不进去的。”
  
  李桂莲满口答应着端着簸箕出了杨文海家大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