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十三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1891次 字数:
  两个命运相似却各怀心思的女人,在昏暗的屋子里低声哭咽着。夜已沉静,寒冷的西北风哨子般敲打着朦胧间透出一些亮光的窗户。
  
  还是李桂莲心硬,哭了一会看着低头啜泣的香芸轻声说:“我的儿呀,咱们做女人的命苦哇。来,起来上炕说话。”一边把香芸拉起来双双坐炕边上,一边递过毛巾,“先擦把脸,你婆婆我走到今儿这步也是没有办法了。哪怕有一丝儿念想,哪怕你男人。。。。。。唉!”说完低头叹息。
  
  香芸仍旧止不住哭声——如果真是婆婆说的那样,自己的男人今生今世都没有生育能力,那她自然也是一个不能抱窝的母鸡。原来以为婆婆从医院拿回来的检查单子解放了自己,偷偷躲被窝里乐了好几回,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李桂莲自然明白香芸的失望,一咬牙下了决心,索性撕开了这层窗户纸吧,再不抓住这个机会就得后悔一辈子。想到这里她拍拍香芸的肩膀轻声说:“你刚说的没错儿。生娃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也知道你男人是不行的。”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香芸的神色,“但我倒有一个办法。只是。。。。。。”
  
  原本不动声色的香芸听了抬起头来忙问道:“姆妈,你能治好他的病?”
  
  “好我的憨闺女呀,他的病连医院都说没得治了,我一个老婆子能有啥办法!”李桂莲拍拍香芸的手,斟酌着词儿慢慢说:“我刚说了倒有个法子,只是这个法子得靠你才成。”
  
  香芸忙说:“只要有法子就是拉下我一块肉都成。”
  
  李桂莲沉吟了一会,咬牙说:“那就借种。”
  
  “啥?”香芸起初没弄明白什么意思,擦干了眼泪盯着婆婆问。
  
  “我的儿呀。”李桂莲心里一酸,又哽咽道:“我也是想要一个娃想疯了,现如今是豁出这张老脸了。咱们想要娃,只有一个法子,借种——借人家种子,栽你这块地上!”抹了一把泪死死盯着香芸,“我知道这么做对你不公道,一个好端端的媳妇,任是谁摊上这事也很难肠,但哪怕有一丁点别的法子,咱们能走这一步吗?”
  
  香芸这会是彻底明白了婆婆的意思,低下脑袋揉搓着自己的衣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桂莲这个想法太大胆,太出格了,大胆出格到自己一句话都答不出来。如果不答应,这辈子抱不了窝的母鸡自己是坐实了;如果答应了,以后咋活人?
  
  两个人又一是阵尴尬的沉默,屋子里静得就是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李桂莲看着香芸,知道是她还没过心里这个坎,凑到跟前轻声说:“我知道你的难肠,就是我遇上这样的事儿也得想上好几宿。当婆婆的知道这么做太伤你,可是你要为咱们老杨家想一想,为你们两口子想一想。我们已然是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两眼一闭啥都不用寻思了,身后自然有儿有女给我们披麻戴孝。可是你俩呢?难不成这辈子就这么过了?咱村你也知道,听说过谁家为了这种事情闹离婚的?自古就没有。难不成咱村这么多口子人家,身上都没啥毛病?都能有儿有女?也不一定。说明人家自有人家的法子。”李桂莲不愧是村子里能说会道精明干练的能婆子,这样鞭辟入里、抽茧剥丝般的一通解释,香芸听后慢慢抬起了头。李桂莲见香芸似乎有点动摇,又说:“作为女人,我也明白你如今的心思——哪个女人想在这方面栽跟头?可你这不算栽跟头,也不会出啥事情。有我老婆子在,啥麻烦都能让我担着。天底下再没有多余的人知道这个事情,要是咱们有了娃,我们老杨家就是见天给你烧香磕头都成!”
  
  香芸听后仍然不说话,但脸上似乎轻松了一些。李桂莲又说:“这事儿说急也急,都赶上了。你要寻思没啥别的意见,就点点头,咱们就得开始动起来了。”
  
  香芸本就是个很软弱的性格,再加上平时没自己的主见,这时候已经被婆婆说得五迷三道晕晕乎乎,六神已无主,哪来的意见,唯有沉默而已。
  
  李桂莲抬头看了看挂墙上的钟,已经快指向十一点了,心里有点焦急,忙说:“你倒是说句话呀?成还是不成?我的小姑奶奶!这是干好事,这是为老杨家传宗接代,今后我们只有谢你的份儿,总不会说你一句闲话的——谁要胡说八道,我准撕烂他的臭嘴——再说这事就咱们几个人知道,传不出去的。你男人的药该吃还得吃,他得明白他的病是吃药吃好的。”
  
  香芸这才知道这个胆大的婆婆,这事竟是瞒着自己的男人杨大树的。而且看来一切都已经计划了好久,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她今晚这些都是提前安排的。
  
  心乱如麻的她叹了口气,看了看李桂莲:“那。。。。。。那。。。。。。咋借?”
  
  李桂莲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周围,轻声说:“你都听我的,总不会有丁点差错。文海娃你看见了,已然睡咱家了。你先别低头,也别脸红。我知道你害躁。我挑文海娃也是有原因的:一来知根知底,说白了种子没啥麻达;二来呢跟你也熟悉,总不至于上了炕谁不认识谁闹不清楚;三来呢,他是杨家人,将来孩子仍是咱们杨家娃娃,没借别人种子栽咱家地上;四来呢,文海娃我早就看准了,注定了这辈子不是拿镐头把的人,总会出去闯天下的。。。。。。”说完后突然意识到最后一点只是自己的一点小心思,不该说给媳妇儿听的,忙收住这个话题,下了炕拿过喝剩的半瓶酒:“咱们都是过来人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文海娃已经喝了些酒,你呢,这里的酒能喝多少喝多少。这样胆子总会大一些的——景阳岗上没有武松的十八碗酒,那老虎就能让他打着了?再说了,既使以后想起来,也不过是你酒后干了件糊涂事儿,就是老天爷也能原谅的。”
  
  李桂莲一番左右开弓,上下揉搓,又拉又扯,可怜的香芸方寸大乱,颤抖着接过了酒瓶子。
  
  看着香芸闭着眼睛喝了两大口酒,李桂莲慈爱地摸了了摸她的头发说:“酒呢,壮个胆子就行。喝多了办不成正事,你进去后。。。。。。”自然免不了传授些私密事情。
  
  夜,已越来越深,风竟慢慢停了下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