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十一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1771次 字数:
  杨建成本不善聊天,只是一个劲儿地抽烟喝茶,听李桂莲一个人说话。杨文海闲极无聊,从自己家拿来一本书靠墙坐着看了起来,香芸则坐婆婆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着自己的针线活。
  
  “文海娃我记得属羊,今年得有十八?”李桂莲给杨建成绪上茶水,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虚岁十九!”杨建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指着杨文海对李桂莲说:“你家大树这个年纪都娶上媳妇了,就我这个老三,长得风吹了杨柳,叫他干活吧,拿不动铁锹,要他念书吧,又入不了路子。真是个愁人哪。”杨建成一说起自己儿子长长短短,话明显多了起来,摇头感叹着。
  
  “哈哈,这你愁啥!”李桂莲冲杨建成笑道:“不怕你笑话,你可甭拿我家大树比。娃娃自有娃娃的命,我看文海娃长得白干白净的,长得就不是庄稼人的料。说不定以后得在城里置地买房,那时候你老两口可有享不完的福贵!”
  
  杨建成冲杨文海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就他,还上城里!文的不成,武的不就,不像你家大树,下田干活不输我大哥,上山放羊也是一把好手,早早地成家立了业。人一辈子就求个两头饱一头倒,多大本事念叨多大饭碗,没边没沿的事儿想都不敢想呢。”
  
  “前两天看社火,听余勇他妈说,那个余勇在南方挣大钱了,给家里买了这么大一台电视机!”李桂莲夸张地用双手比划着,“咱文海娃也是念过书的人,就比那个小黑娃子差?”
  
  杨建成笑着说:“嘿嘿,那也得进了正路才成,人家是闯荡出来了。我们文海娃西宁城都没去过,两眼一抹黑上怎跟人家比。”
  
  “哦。这也倒是,说是外头好挣钱,但也得看有没有那个福分。”李桂莲听了说道。沉默了一会扭头问香芸:“对了,香芸,你二姐夫不是在陕西还是山西来着,开啥矿呢,听说挣得还行?”
  
  香芸一听问到自己,忙停下手里针线活说:“具体干啥我也不清楚,今年说回来过年又没来成。好像是山西啥地方,咱买的老陈醋就是那里产的。”
  
  “你看看,你看看,咱还是有亲戚在外头。”李桂莲对杨建成笑着说,“文海娃你就甭熬煎,就是学习进不了路子,咱也得送到外头闯荡闯荡,要不白瞎了我娃。看着细皮嫩肉的,我都舍不得叫他握鞭子赶牛屁股。你说呢,文海娃?”
  
  “啊?”正在看书的杨文海一听在叫自己,忙抬头回答:“哦,可不是咋的。婶儿你说得可对了,劝劝我爹,他的思想太顽固。”
  
  杨建成憨厚地一笑:“我们说啥了你就说对,你爹思想顽固,还不是为你好。”
  
  “你们说啥我可都听着呢。”杨文海放下手里的书走了过来,“我婶说得对,我念书肯定没啥希望。跟着爹犁地呢,又入不了您老人家的法眼。与其你们天天看着烦心,莫不如过两天就让我出去闯闯,闯好了是我本事大,闯不好我也就死心了,踏踏实实跟着你种庄稼。婶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还寻思你看书呢?谁想读书人也偷听老人们说话。”李桂莲嗔笑道,“你的话,一半对,一对错。高中念了两年半了吧?眼看着最后一哆嗦,咱可不能泄了气儿。”说着指指身边的香芸,“我们大树,你嫂子,都没能上高中,那会就那个条件。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子话,婶儿说得对说得错你听着就成。你已经上了学,咋着也得把它念完了。能不能考上大学咱不强求,但咱得认一死理儿——啥事儿总不能干了一半就撂了挑子,那不是咱们这种人家干的事儿。婶儿这话你得听,等开了学安安心心上学去。等毕了业你想出去就跟婶儿说,你爹要不答应我帮你说好话,出去找不着活儿婶儿给你想办法。你是个明白人儿,响鼓不重捶,我相信你爹也是这个意思。”说完偏头问杨建成:“你说呢他大爸?”
  
  “就是这个理儿。”杨建成直了直身子盯着杨文海说:“家里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你爹你妈是俩闷葫芦,心里有话倒不出来。你婶今儿说的可是真真儿的明白透彻,你小子能听进去是你的福分。听不进去,哼,听不进去也得听进去。”
  
  杨文海冲身边的香芸做个鬼脸:“嫂子你听我爹,活像南霸天!”又对李桂莲拿捏着腔调说:“婶子说得很明明的,侄儿我听得真真的,老人家呀,你们就——放——心——吧。”
  
  逗得李桂莲和香芸捂着嘴直笑,连崩着脸的杨建成也露出了笑容。
  
  “唉呀,你们光顾着说话了,婶儿你到底背不背土了?”杨文海抬头看了看天说道。
  
  李桂莲倒不着急,慢悠悠地站起来说道:“你婶儿我今天就是啥也不干,把你的事儿说明白也值得了。”也抬头看了看太阳,对杨建成说:“他大爸,你就款款坐着喝茶,我跟香芸做中午饭。过了晌午咱消停干,那点活儿太阳落山前咋得也能干完了。”又回头嘱咐杨文海:“我娃挑水去,顺手把你妈叫来,家里就她一个人也甭开火了,就我家凑合一口吧。”
  
  没等杨建成说完“别麻烦了”,她已经带着香芸钻进了厨房。杨建成看着这个风风火火的老太太,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吃完午饭后几个人没再歇息,轮换着用背斗把门口晒好的黄土垫进了牛羊圈里,牛羊圈顿时散发出了一股泥土的清香。
  
  干完了活,热情的李桂莲硬是拽着杨建成一家三口留下吃饭,又让香芸炒了几个菜,还拿出一瓶酒来,说是今儿说道理给文海娃,娃听进去了她高兴,又得感谢杨建成父子给自家背了半天土,晚上咋得也要喝上两盅。
  
  杨文海母亲惦记家里的牲口吃完饭早早回家了。
  
  留下杨建成和杨文海坐在炕上和李桂莲喝起了小酒,香芸坐地下递茶送水侍候着。杨建成平时喝酒不多,架不住李桂莲口吐莲花,三劝两竟已有些晕晕乎乎。杨文海过年时也和两个哥哥陪父亲喝一点,今儿哪架得住李桂莲火一样的热情,三五杯酒下去,也已是醉眼朦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