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十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2315次 字数:
  顺顺当当接完了神,今儿又得了一个大彩头,要不是儿子儿媳妇也在,李桂莲高兴得直想喊一嗓子眉户戏。
  
  今天这个彩头来得极是时候。吉利不说,节骨眼上连老天都来帮忙。全村上千口人,那双象征来年吉祥的鞋子偏偏砸在了她的身上——虽然也是从别的婆娘手里抢来的,但总归落在了自己手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她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计划实施那个伟大而又艰难的借种计划,这一切更加坚定了李桂莲的信心——她坚信这是一家人多年的诚心感动了老天。
  
  但她知道这件事情的烦难之处。就像家里要种一垄麦子,后期的收获自然很喜悦,但前期的选种、耙地、耕种、施肥、除草、收割,哪一项出了差错都不成。即使这些事情一家人上了心做得没啥可挑,那也得看老天的脸色,雨水,阳光,害虫等都能把你到手的馍馍变成石头疙瘩。
  
  她得像一个耐心的老猎人,等待那个合适的时间和机会的到来。
  
  这个机会就像春天青草发芽时就会到来的布谷鸟,欢快地叫唤着及时而准确地飞在了她的面前。
  
  过了正月十五,年已经基本过完了。
  
  “春雨惊春青谷天。”虽然已过春分,但田地冻得仍像一块块的硬石板,离春耕时节将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人们舒展着僵硬了一冬的筋骨,除了准备一些春耕工具外,一般也会干点其他事情,以防农忙时分不出工夫来干这些杂事。
  
  正月十八这天一大早,杨建林和李桂莲站在院子里向杨大树夫妻宣布,将利用这段时间,把自家的夏窝子重新修整一下。
  
  夏窝子,就是养羊人家在远离村庄的草山上修建的羊圈。主要用来春夏秋三季放牧——放牧人和羊群都要在那里生活,一般一个月下山吃一次盐土。冬天则把羊赶下山圈在家里喂料。杨家的夏窝子在沟脑山背后一个叫大台的草山上,离家几十里地。即使骑马赶个来回也得多半天功夫,何况还得住那边修房子打围墙,因此要多准备一些材料,也得把那几天的吃喝拾掇妥当。
  
  李桂莲是个说干就干的人,一早就把每个人要干的活儿安排妥当了。她带着香芸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饭,顺便烙了几个足够父子俩在山上吃几天的白面锅盔。杨建林则带着杨大树在院子里捆绑修羊圈用的工具,锯子,斧头,铁锹,锄头,木料等堆成了一座山。
  
  烙完锅盔,李桂莲拍着身上涂抹着的面粉渣子,抬头看了看天笑着对杨建林说:“今儿个天气真争气——懒人不出门,出门天不晴。我寻思你爷俩也不是勤快人哪,出门还不得赶个大阴天,嘿,今儿倒好,一丝风没有!”
  
  杨建林没有说话,埋头哼哧哼哧捆扎着那堆东西。
  
  “光你俩上山成不成?要不要叫个人帮忙?”李桂莲走过去帮杨建林摁着一头绳子,偏头问道。
  
  杨建林回头看了看刚从厨房走出来的香芸,说道:“不用,去那么多人干啥,两天干不完干三天。”一边用力勒紧绳子,“把绳子那头给我。”看着香芸走近,又对李桂莲嘱咐道,“外头你就放心,这两天我们不在家,闲下没事你们往圈里垫层黄土,等我们下山后就得往外清粪肥了。要背不动土,就把文海父子俩叫上帮忙。”
  
  李桂莲一一答应着,回头对香芸说:“吃了早饭你就去文海家,跟他爹说今儿要没啥事就来我们家,帮我们把圈给垫了。得把文海叫来,这活要没个年轻些的太吃力。别忘了拿上背斗,咱家那个不知咋了这两天漏了。”
  
  “等我回来呗,这事你们急啥?人家兴许还有自个的事儿呢。”半天没说话只顾自己干活的杨大树抬头瞪了李桂莲一眼说道。
  
  “等你们回来,你们回来谁知道下不下雪呢。趁这两天太阳这么好不赶紧晒点黄土垫进去,等下雪了再找干黄土,你就得上泉湾沟。那会你又得说我们不会安排事。”李桂莲决定下来的事情,自然会有一百个理由堵住众人的嘴。说完后又回头意味深长地对杨建林说:“他大,你就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上了山也甭着急,慢慢干,把羊圈修好了,得用个十年半载的那才妥当呢。”
  
  香芸自是不理解李桂莲的意思,只是很纳闷平时干活风风火火活像屁股后头燎了一把火的婆婆,今儿怎么不催着他们早点干完活下山,竟说“慢慢干,不着急呢!”
  
  匆匆忙忙吃了早饭,送走杨建林父子后,太阳已经完全从东边的割石柴山上露出了全脸,火辣辣地照在当院站着的李桂莲的脸上。
  
  李桂莲不知是因为太阳晒得还是心情紧张,总之感觉自己的脸烧得很厉害,心也跟着“咚咚咚”像一只小兔子般直往外蹦。为了定神,她舀了一盆清水重新洗了一遍脸,又用湿毛巾捂着仍然有点灼热的脸,尽量使自己镇定下来。她知道今天自己要做的每一件事儿都要稳当,沉着,冷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今儿哪怕就是芝麻大的一点的小闪失,都有可能打乱自己预谋已久的计划,那也预示着这个计划将以后永远都不可能再有机会实施。
  
  听到大门“吱”一声响,李桂莲知道香芸把杨建成和杨文海叫过来了。狂跳的心随之安静下来,放下毛巾踩着碎步迎了出去。
  
  “他大爸,文海,快进来,快进来。你看看今儿还得麻烦你俩!”李桂莲热情地招呼着,一边忙着帮杨建成把肩头的背斗往下卸,一边对他说:“我们老头子非得犟着今儿上山,说那羊圈再不修就塌方了。我看这天儿这么好,又想让他们把家里的圈给垫了。可你知道娃他大那犟脾气。。。。。。”回吩咐香芸,“你先甭忙乎别的,上屋里把小方桌抬出来,再给你大爸沏壶茶。记着你姐捎来的那罐新茶叶在厨房的面柜里头,拿出来泡上。”又推了一把杨文海笑着说:“我娃把手里的铁锹放下,帮你嫂子抬桌子去。”回头拉着杨建成坐在小凳子上,“我说先把家里的圈给垫上,你们爷俩上了山,家里没个男人我们娘俩咋办。你猜你那兄弟咋说,他说山上的活拉不下,家里让我自个儿想办法。我能有啥办法,不得已把你们拉了过来。”
  
  香芸嘴里答应着进了厨房,心里却又纳闷:“明明是婆婆赶着公公上了山,却为啥非得给人家反着说呢。求人家干活还得撒着谎,婆婆原来可不是这样的人呢。”
  
  杨建成跟杨建林一样都是老实人,只是憨厚地笑着,嘴里直说:“这没啥,这没啥。”
  
  李桂莲嘴里絮絮叨叨,手里却没闲着,一会拿来一把瓜子,一会又找出一包新烟,又督促香芸烧开水泡茶,又嘱咐杨文海上厨房给他爹找火柴,竟是一刻也没停下过。杨建成几次催着她赶紧干活,她却东拉西扯,东家韭菜西家瓜,李家葫芦张家花,一点都不着急。好像请别人来家里不是干活,而是专门陪她聊天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