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九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1818次 字数:
  香芸正乐时,却听得锣鼓声渐渐由激昂变得缓和了些。正诧异间,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响,庙门旁边的那扇平时紧闭的大门被人推开了。她听婆婆念叨过,这是一扇神门,专供神仙出入,由此知道大人物即将出场了。
  
  随着轻缓的锣鼓声,只见推开的神门中钻出来一头全身披满了红绸被面的牦牛。红绸是村里人许愿时披挂上去的,她知道上面还有婆婆送的一条呢。还没找着哪条是自己家的,又见牛被牵出后站在了庙门口空阔地方,紧跟从神门中蹦蹦跳跳蹿出一个黑脸汉子,只见他身穿羊皮大袄,破旧的裤子烂了好几个洞,有一条裤腿还被挽得老高,露出黑乎乎的一截小腿。脸上涂了锅底灰,扑闪着的两只眼睛显得又圆又亮,左手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棍,上面还挂着一串串红绿相间的碎绳子,右手握着一截涂了红颜料的萝卜。一出门就对着人群呲牙咧嘴,吓得围观的人们四处躲避,生怕他用红萝卜蹭到自己脸上。几个胆小的碎娃娃咧开嘴哇哇大哭起来,纷纷往自己父母的怀里扑——香芸知道,这就是社火中的哑巴。
  
  除了知道这个汉子是哑巴,她还知道这个哑巴极有来头——他就是传说中的建文皇帝,当时出逃时就靠这付装扮骗过了守城人。因此在社火中有极高的地位,除了负责插科打诨逗人玩乐外,其实是社火活动中的最高指挥官,而装扮人一般也是村子里极有威望且能说会道的人,今天的这个哑巴是村长孔建山。看着平时一脸严肃受人尊敬的村长这付装扮,村人们好奇又好玩,乐得前仰后合,香芸也跟着大笑起来。
  
  大家正乐时,哑巴却一脚跨上神牛,嘴里“呜呜哇哇”不知说着什么,香芸更乐了——原来哑巴一着急跨错了腿,竟然成了张果老,倒骑在了牛身上。其实香芸有所不知,这也是社火中的一项内容,哑巴只不过把动作做得更夸张而已。
  
  哑巴正在神牛上耀武扬威时,社火会长乔永发老爷子带几个人捧着香火出来了。他们到了哑巴跟前又是作揖又是磕头,哑巴只是把头摇得巴郎鼓一般,周围的人们纷纷起哄:“哦,得给哑巴钱了。”
  
  “哑巴,今年拿不到三个红包咱就不下来。”
  
  “给钱吧,给钱吧。。。。。。”人们大张着嘴朝乔永发喊。
  
  只见乔永发老爷子笑嘻嘻地从怀里掏出两个红包递给哑巴,哑巴拿起红包揉搓了几下,又拿鼻子下闻着,嘴里依然“呜哇”乱叫,极不情愿地从牛身上慢慢蹭下来,落脚时没站稳一下扑在乔老爷子身边一个中年人怀里,逗得乡亲们又是一阵大笑。
  
  哑巴可不理会这些,站起来后猛地一抬脚却又不小心摔在地上,左脚的破鞋子不知啥时候飞了出去,引得人们一窝蜂拥了过去——香芸知道这只鞋子是个彩头,谁抢着谁吉利,苦于自己身单力薄根本挤不进去。正自懊恼时却见婆婆李桂莲披头散发从人堆里钻了出来,手里高举着那只鞋子,一脸喜气。身边的人们露出羡慕的表情:“大婶子,你可真行!今年这彩头可是落你家了!”
  
  “哦,哦,哦,老杨家明年发大财了。。。。。。”乡亲中有人起了哄。
  
  “发大财算什么,我杨嫂子明年能得个大孙子抱着!”不知道哪个女的在人群里大声说道。
  
  “那可不,我们就擎等着喝喜酒了!”
  
  “。。。。。。”
  
  人们左一句右一句全是吉祥话,纷纷拿李桂莲取乐子。哑巴也过来凑热闹,举着红萝卜追得李桂莲直往人堆里钻,李桂莲哈着腰把那只破鞋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一会躲到这个人身后,一会又躲在那个人身后,到哪里都是一阵尖叫和欢笑。
  
  香芸忙跑过去拉过婆婆来护在身后,正要说话时却听太平鼓由缓变急,“咚鼓隆咚”像夏天的炸雷般响了起来。又听旁边“噼哩叭啦”一阵鞭炮响,忙躲到墙角时,只见一堆穿着古代衙役服装的人簇拥着一个身穿大红蟒袍,头戴黑色乌纱帽的人出了庙门,周围的人们潮水般自动留出一条通道。这时候连哑巴也规矩了,手里拿着长棍子泥塑一样站旁边,一脸庄重。
  
  香芸原来也看过出灯官,但那会是小媳妇,只能跟在婆婆身后偷瞄过几眼,没这么近距离观察过。今天她才发现一脸庄重紧闭着嘴的灯官老爷乌纱帽上贴着一张红纸,却是写着“牛羊满圈”四个字。她正捂嘴笑时,却听老爷身边的四个衙役“哦。。。。。。哦。。。。。。”几声,锣鼓声像被人掐断了般突然停了下来,连周围说笑的人们都没有了声音。忙把手放下来紧紧挽在身边一脸笑容的婆婆胳膊上紧紧地盯着灯官老爷,一看那四个字,想笑,又不敢笑出来,只好鼓着腮帮子憋着——其实香芸有所不知,这灯官老爷就是保护建文帝出逃的大臣,因被追兵赶得急,无奈间躲进了一户人家牛圈的槽头边,恰好这家主人写好了一付对联,阴差阳错贴在了他的官帽上。灯官老爷帽子上的“牛羊满圈”由此而来。
  
  香芸正憋着笑看热闹时,只见几个衙役在乔永发的指挥下把灯官老爷扶上了神牛。等老爷坐定,乔永发颤颤巍巍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早已准备好的大红盘子虔诚地说:“请大老爷用酒。”
  
  灯官老爷矜持地饮了酒、喝了茶,摇动着手里拿的草刷扇子,看了四周的乡亲一眼,庄重地说道:“本灯府奉神王法旨,领王母金牌、三教宝号,下凡带来清风细雨,压凶神恶煞,保尔百姓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狼来缩口,贼来迷路。。。。。。”后边都是一些祝福的话,无非是吉祥如意,五谷丰登之类的。香芸正听得起劲儿,又听得衙役们一声断喝,跟着又是锣鼓家伙震天价响了起来,正纳闷时只见灯官老爷一挥右手,大把的红枣和纸糖像夏天的雹子般劈头盖脸砸了过来,周围的人们谁不想讨个吉利,顾不得体面疯了一般扑在地上抢了起来。
  
  香芸也被挤进了人堆里,等抬起头时再看,灯官老爷已在人们的前呼后拥中骑着神牛走了。正愣神时李桂莲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一把抓起她的手:“快走,一会就得咱家接神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