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七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3496次 字数:
  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盯着香芸把洗锅水倒进了猪桶里,李桂莲揉着酸痛的双腿,关了厨房灯进了自己的屋子。
  
  杨建林盘腿坐炕上一根接一根抽着烟。跟客人喝了几杯酒,但兴致似乎不是很高,所以今天倒清醒得很。
  
  “呛死个人!”李桂莲挥手驱赶着扑面而来的旱烟,拿起扫把扫净了炕上的几块饭粒儿,拉开被褥铺在炕上,坐着深深叹了口气。
  
  “咋的?腿又疼了?”杨建林看着她的情绪不是很高,忙关心地问道。
  
  “唉!”李桂莲又是一声长叹,悠悠地说道:“腿疼算个啥,疼不死我这个老太婆,心疼。”
  
  杨建林正在把烟瓶里的烟灰抖落到炕下,一听这话忙抬头问:“咋?出啥事情了?”
  
  李桂莲凑进杨建林,紧盯着他的脸:“没个孙子呗!让人一句又一句地说闲话。你就没想着抱个孙子哄哄?我看你整天除了抽这呛死人的烟,抚弄你那几头牲口,家里其余的事儿都不放心上。”说着说着动了情肠,哽咽起来:“你说咱俩都六十好几的人了,多半截身子入了土。这日子好比沟脑山顶上的雪,一到春天,过一天化一圈,过一天化一圈,总有化完的时候。咱们倒没啥,两眼一闭跟前一抹黑,啥熬煎烦心事儿全埋进了土里。可就是咱家大树不让人放心哪。你说他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人家的娃娃都能上小卖部买洋火了,可咱的孙子在哪里呢。。。。。。”越说越伤心,竟低声呜咽起来。
  
  一席话把原本就沉默的杨建林说得更成了闷嘴葫芦,低着头抚摸着光溜溜的烟嘴,哆哆嗦嗦地往里装起了旱烟。
  
  是啊,他想要一个孙子的念想一点都不比自己的老婆子小。做梦他都想着有一个大胖孙子骑自己脖梗上满大街浪的情景,好几次从梦里乐醒了,睁眼还是媳妇瘪瘪的肚子。原本以为是媳妇的毛病,但这次医院查验的结果给他的打击太大——这等于一下子就判决了自己儿子是个养不了娃的骡子。因而从另一方面宣告他更悲惨的命运——从杨大树这代起,杨家将绝后!把家庭和传统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他看来比死一次还难。他一直在问自个儿前世是不是造了啥孽,又或者这辈子没积啥德,竟让自己断子绝孙。但晚上睡炕上烙面饼似的翻来覆去地想,又得不出个啥结果来——这辈子老两口对人和善,为人真诚,犯罪的事儿不干,得病的饭不吃,啥事都能忍就忍,能让就让。从不为三瓜两枣的事儿跟人打马虎眼。活了六十多,只知道本本份份地从地里刨食吃,从没想过能吃上香的喝上辣的穿上绸的。村子里老老少少的人说起杨建林,七七八八竖起的全是大拇哥儿,忠厚、本份、老实、为人善良,没一个不服气的。即使自己的老婆子李桂莲做事泼辣、麻利、好强一些,但他能拍着胸脯告诉神佛,这个女人精明是有的,伤天害理、损人利已的事儿却一件也没干过。自己的儿子杨大树,更是一块榆木疙瘩,老实善良勤快,天生一个好的庄稼人。儿媳妇自不必说,长得好,人品也好,还孝敬公爹。掐着手指头来回算,就是把手捏碎了也找不出一件足够让杨家断子绝孙的事来。半夜他经常会问自个儿:你说老天爷这眼是睁着的吗?
  
  可这事儿难肠就在这里,得病了上医院抓药打针,做错了事儿改过自新,庄稼种坏了明年还能再来,这事儿能咋办呢?
  
  “唉!“杨建林没有说话,摇摇头自己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倒有个主意。”低声啜泣了半天后李桂莲突然抬起头对杨建林说道。
  
  “啥?”杨建林忙抬起头望着李桂莲。
  
  “就怕你过不了那一关。”李桂莲抹了抹眼泪,眼神很坚定,“我这想法太大胆,最后得你拿主意,成不成的就你老爷们一句话。”
  
  “啥嘛,你不说我咋拿主意。”杨建林忙把烟瓶放桌子上,凑近李桂莲着急地问道——只要能抱上孙子,要他的老命都成。
  
  “你想要孙子不?”李桂莲直直地盯着杨建林问。
  
  “咋不想?死了都想!”杨建林坚定地回答道。
  
  李桂莲转身往窗户处看了看,又看看房门,压低声音凑近杨建林的耳朵,艰难地迸出两个字:“借——种——”。
  
  “啥?”杨建林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声问。
  
  “你小点声,小心娃们听到!”李桂莲又四处看了看,低声说:“我是说,借种子,种咱们地里。”
  
  。。。。。。
  
  杨建林张大了嘴巴,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再笨的人也明白了老婆子是啥意思。
  
  他明白老婆子的苦心。但这个事儿太突然,而这个问题又太离谱,除了惊着自己外,他脑子还没转过那个弯来。
  
  李桂莲知道这事重大,得给丈夫一点考虑时间,也没打扰他,下炕出了屋门。站院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天时,阴沉得可怕,明天说不定又是一场大雪。也没叫醒已经沉睡了的儿子儿媳,自己摸着黑把院子里晒着的几捆烧柴抱进了厨房,给牲口添了两背斗草料,又转悠着检查了一圈院子进了屋。
  
  杨建林抬头看了看推门进来的李桂莲,吵哑着嗓子问:“再没别的法子了?”声音干涩空洞,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
  
  “没了,自打医院拿了化验单回来,我一天也没闲下来,净想这事了,要有好辙谁能走这一步。”李桂莲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事也已颠来倒去深思多日,所以语气很是坚定。
  
  “那,借谁?”杨建林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低声问道。他已经动摇了,再大逆不道的事情也没有比得到一个孙子更让人向往的了。
  
  李桂莲看着丈夫的神情,心里也极其痛苦。但总算把这个倔强的人说动了心,她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往前进了一大步,老头子的支持和帮助至关重要,一字一顿地说:“文海娃,我看着,合适。”
  
  杨建林仍然闭着双眼,脸颊流下了两行眼泪,过了好一会沉声问:“咋弄?”
  
  李桂莲看着丈夫,也没能控制自己的眼泪,哽咽道:“我得慢慢想,但总归有法子。这事千万不能让大树知道,他该吃药还得吃,该咋着还得咋着,你也得注意不能露出啥来,这事对不起他呀。。。。。。”
  
  杨建林全然崩溃,趴炕上捂着被子闷声大哭起来:“我的大树呀。。。。。。”
  
  夜越来越深了,除了几声狗叫外,村子里静极了。虽然是农闲时光,家家户户却早已闭门锁窗进入了梦乡,杨家院里老两口的灯一直亮着。
  
  宁静的院子里已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天下还在飘飘洒洒地落着雪花,房子、院墙、枯树、草堆也被白色覆盖起来,给这个即将到来的新年装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又将是一个丰收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