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六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4998次 字数:
  两个人压完面提回家时,大家正在院里忙乎得热火朝天。
  
  男人们围在梯子周围,正忙着给已经被褪光了毛的肥猪开膛破肚。杀猪手蔡连科嘴里咬着长刀,夸张地分开双腿,把一块块阳光下闪耀着光芒的大肥肉分次卸下来,放在脚边的铁盆中。其他人则忙着割猪蹄,分五脏。
  
  杨文海把面送回厨房后走了出来。李桂莲跟在后面递给他一把扫帚:“我娃累了呗?要没累把那些猪毛扫把扫把扔外头去,挑好一些的猪鬃收着,来年货郎来了咱还能换点针头线脑用呢。”
  
  杨文海接过扫把,嬉笑着对李桂莲说:“婶儿,你要不出去做卖买可白瞎这份精细劲儿了,啥事儿到您这里都能整出个子丑寅卯来。一把猪毛我们看着是垃圾,到您这儿就能变出针头线脑来。”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扫把带着腔儿唱起了一句眉户调:“这个大婶。。。。。。唉。。。。。。真是不。。。。。。简单哪。。。。。。啊。”
  
  “看你个娃娃能的!”李桂莲嗔笑着拍了一把杨文海的背:“家里的油盐酱醋蒜,哪样儿不要个钱!你娃娃嘴上毛还没张全,当然不知道这里头的苦辣酸甜。”音调高,动作夸张,竟似眉胡戏里的对白腔,逗得全院子的人们哈哈大笑,连厨房里的女人们探出头来张望。
  
  “杨婶儿,再来一段儿!”
  
  “老嫂子,今年戏台上要没你,咱村里老少爷们可不答应。”
  
  人们一阵一阵起开了哄,蹲地上拾掇猪头的杨建林抿着嘴摇摇头:“这老婆子,唉!”
  
  正笑闹时,皮匠媳妇孙梅花扭扭捏捏端个空碗走了进来,一进门夸张地说:“哟,来这么多人哪。”拿眼瞄着挂着的猪肉,款款走到李桂莲跟前,“打外头就听里头这么热闹,我还寻思办啥喜事呢。杨大嫂子,今年你家这头猪油可真肥。”
  
  其他人则都不理她,低头各干自己的活去了,似乎没看见眼前有人经过一样。
  
  李桂莲皱了一下眉头,但也只是一刹那的功夫,马上换成了满面笑容:“那啥,他婶儿快进来。”一边说一边亲热地拉起皮匠媳妇的手往厨房走,“我家能有啥喜事儿。这不年根了,眼看着猪光吃饲料不长膘,再喂也是白糟蹋粮食,还不如早一天吃了呢。。。。。。”心里却在想,今儿也没谁去请她呀,怎么闻着味儿就跑来了,这是属啥的呢?
  
  皮匠媳妇毫无惭色地跟着进了厨房,嘴里却还在唠叨:“我也没啥事儿,听着你家热闹过来看看,一会还得家去蒸馒头呢——你说邪乎不,我们老头子平时吝得掉个饭渣儿也得嘬吧一天嘴,今年他可是许愿给庙里头关老爷子献一付馒头呢,那啥,我家碱用完了,我想借一碗。”说着进了厨房把碗递给了李桂莲。
  
  “许愿干啥呢?”李桂莲偏头问。
  
  皮匠媳妇神秘地向四周看了看,凑近李桂莲的耳朵说道:“我那大儿媳妇——就连文媳妇,不是又怀了个娃吗?我们寻思第二胎怎么的也得来个带把的,听人说庙里娘娘殿许愿能灵,老头子就许下了呗。”又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你们不去许个愿?”
  
  李桂莲这两年最听不得别人在她跟前说怀娃怀娃养孩子的事情,心里已是老大不耐烦——今儿你不是来借碱哪,这是来给我撒盐来了,心里极想啐她一口,但一看厨房女人那么多就没表现出啥来,慢慢推开皮匠媳妇:“不就一碗碱的事嘛!这都忙成啥了,谁听说过今儿进来的人还能出去的!”说完一把拿过空碗放在案板上,把她拉到厨房灶台前:“香芸起来看看院里还有啥没有要干的活,让你张婶儿烧火。没听说过皮匠皮匠,把火烧旺嘛!”不由皮匠媳妇说话已经给塞到了灶火前。
  
  厨房里的媳妇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皮匠其实是村子里比较低下的匠种之一,地位连吹鼓手都不如。因此就有了李桂莲“无意”间的一句玩笑,以及其他女人会心的大笑声)。
  
  皮匠媳妇也冲着其他女们们笑着,似乎根本没听见什么,半推半就地坐了下来。不一会儿满厨房已是皮匠媳妇的声音,无非都是些东家枣儿西家瓜,王家麻子李家花之类的琐碎事情。
  
  香芸被婆婆安排在了院子里。可院子里确实没有女人能干的活儿,她又是一个未开过肚的小媳妇儿,怎么好意思往男人堆里钻,只好跟在杨文海屁股后头,一会扫猪毛,一会挑猪鬃,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寻活干——家里要有啥大事,倒有来帮忙的人们争着把活干完了,她倒难得清闲了半天。
  
  等太阳慢慢地从西屋落下去的时候,杨文海陪着杨大树把羊赶进了圈里,院子里也飘出了一阵阵新鲜猪肉的香味。
  
  男人们在堂屋里喝上了酒,女人们则穿梭着来回奔忙,端盘子刷碗洗锅,拾掇孩子洒在衣服上的油点子,又得偷眼看自个家的男人喝醉没有,时不时还得凑上酒桌递个眼色。
  
  张皮匠上不了这种台面,被杨大树叫来后早早吃了点肉就回家了。皮匠媳妇坐灶火沿子上仍然没有回家的意思,一手里捏着一截油乎乎的肥肠,一手拿着一段腌好的咸菜疙瘩,忙乎着往嘴里送,眼睛盯着刚从屋里端着空盘子回来的香芸,讨好地笑着,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你家这肠子可真肥,真香,啧啧。对了,听你婆婆说,医院检查的没啥问题,那明年是不是还能给你公公抱个大孙子?”
  
  香芸正要说话,李桂莲不知道啥时候已经进了厨房,看了一眼香芸的肚子说:“你再切盘血肠送屋里去,别忘了拿头蒜。让大树给文海他大送块肉去,没吃上肉就让人叫走了,咱们可是吃饱了,还有没吃的呢。”说完看了一眼皮匠媳妇:“我说他婶子,你可得多吃点肉,少吃腌萝卜,那玩意儿烧心!”旁边的女人们咯咯笑着,李桂莲又笑着对皮匠媳妇说:“你急啥,我都都不急。我们娃他大说了,我们的娃,又不着急当皮匠给人拧绳子去,生那么早干啥,不急,再等两年再说。”
  
  锅台上正在往外舀泔水的余勇他妈早就忍不住了,撂下瓢弯腰大笑起来,其他女人也有捂着肚子笑的,也有扶着墙笑的。不知道的以为厨房里讲了什么大笑话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