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五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4913次 字数:
  村子里只有一台压面机,在阳坡台的刘玉林家。
  
  整个亦扎石村呈长条状分布在四面环山的一个盆地中,就像谁家的小媳妇和好的面长长地卧在脸盆中。村子北边是高大的沟脑山,由于山顶积雪终年不化,这座高大健壮的山峰就像一尊戴着白色法帽的守护神,静静地观望着脚下这群子民。村子左边是马莲滩——其实是一片丘陵地带,因为那里长年盛开马莲花而得名,那是村子里的放牧场所,一些平整的地块也用来种庄稼,主要是一些耐旱作物,像青稞、油菜、土豆、小豆、燕麦等。割石柴山和阳坡岭并不高大,但他们像两尊门神一样分列在村子东南角,两个岭中间开出了一条大路,那是村子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最近几年政府修成了公路,村子里的人再去县乡办事不用穿过那片茂密的下达路林子了。
  
  村子分上、中、下三庄。杨家属于很早就定居于此的先民,因此居住在中庄。养压面机的刘玉林家则属于上庄和中庄交接的阳坡台上,离杨家也得两三里地。
  
  杨文海端着面盆低着头在前面走,香芸则用自己的头巾包了面盆,上面挽了一个小疙瘩拎着,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
  
  由于几天前下了一场小雪,路上没消化的残雪在阳光下仍闪着光。人走在上面“咯吱咯吱”作响。
  
  “嫂子,小心路滑”。杨文海回头看了一眼香芸,大声叮嘱道——其实他不说香芸也明白,纯粹是没话找话,又不是外来人,哪里路滑哪里好走还用别人提醒。她只是抿嘴一笑,继续跟在后面。
  
  作为没出五服的叔伯兄嫂,两个人在人前头还能开开玩笑互相取闹,但单独在一起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香芸在心里直埋怨婆婆老糊涂,一件本来小孩子能干的事儿,非得让自己来,撂下家里一摊子活儿不说,还弄得杨文海挺尴尬。
  
  其实这时候的杨文海没功夫尴尬,他心里闹着别扭呢。
  
  他有一个从小长大的玩伴余勇,两年前高中没毕业就出去闯了天下。昨天拎了大包小包来看他,嚯,那家伙!两年不见全变了样,满嘴新名词不说,随便从身上拿下个小物件据说就值好几百块钱。据余勇说他在南方哪个城市跟人合伙做生意,冒充藏民专门倒卖青海产的冬虫夏草,那钱赚得海了去了——一边夸张地往外掏着给杨文海的小礼物——一块石英手表,一边还摸了一把他的脸蛋:“你这脸蛋,细皮嫩肉的,人家南方人一看你就是冒牌货,不然我就带你去了。还拿那个高中毕业证书干啥,那玩意儿能给你带来钱?”
  
  杨文海侧脸仔细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确实不像藏民——藏民都是黝黑滑亮的脸蛋,宽大的肩膀,还有一双长期骑马而罗圈了的腿。而他又瘦又高,长着一张女孩子一样的白净面庞,更突出的是那双黑眉底下眨巴着的大眼睛,颠过来倒过去怎么看都不是能冒充藏民的胚子。正扫兴时余勇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说道:“不过你虽然不能冒充藏民,但你有文化,最起码能写会算,去了后跟我们记个帐打个杂啥的也行。再不济凭你的长相和能力,找个啥活干也比在家拿里那个证书强——那个证书顶着屁用!”
  
  余勇的一段话给杨文海的心插上了两只翅膀。高考早就没有任何希望的他何尝不想出去闯荡一下。家里两个哥哥都成家了,剩下父母还能照顾自己,这时候不出去一辈子就得窝在这山沟沟里。他可不像父亲那样整天知道撅着屁股面对着黄土,临老了连县里都没去过几回,去乡里下个馆子就像吃了一顿满汉全席。
  
  晚上他把想法跟父亲说了。跟他预料的一样,不识字的父亲仍然顽固得像路边那块大石头,头摇得巴啷鼓一般:“你大哥二哥初中没毕业,你咋说也得给我把高中念完了。我起早摸黑供你上学,临了你连个证儿都拿不来,你想想你对得起谁!”
  
  母亲则是另一番作派,轻声细语温言相劝,“我说三儿呀,你大哥二哥分家出去了,家里就剩你一个人。考不上大学没关系,咱也没指望你能光宗耀祖,但你总不能撇下我们老两口自个儿满世界转悠吧?”一边说一边抹了几把眼泪:“再者说了,你就是出去了,能混成个啥样谁知道呢?外头能有靠得住的人帮你?我看那个余勇就不是很顺眼,穿得男不男女不女的,你要成那样了,我还不如把你绑家里拿牛鞭子呢。”
  
  
  
  杨文海一想到这个心里就像塞了一团麻似的,别提有多别扭了。
  
  “你慢点走,后头又没狼追着。”香芸冲着低头不理人直顾往前走的杨文海喊着,加快脚步撵了上来。
  
  “啊?”杨文海这才意识到身后还跟了一个人。停下来眯着眼睛看着气喘吁吁的香芸:“哦。你累不?要不给我,我拿得动两个。”
  
  香芸自然是不依的:“显得你劲儿大还是。。。。。。”话没说完,转身刚要走的杨文海脚下拌着了块石头,差点摔倒,幸亏他身手敏捷右手扶住了身边一棵树,不然整个面盆非扣翻不可。引得香芸尖叫了一声又格格笑起来。
  
  这么一摔一闹,两个人的情绪似乎都好了些。
  
  两个人一人提着一个篮子并肩往前走,香芸侧脸问杨文海:“听你哥说,现在的学校时兴自由恋爱了?那老师就不管了?”
  
  “管,咋不管呢?抓住了得开除。”杨文海也侧脸看着香芸认真地回答道:“就是我这么大的毛孩子,也算不上恋爱吧,看着谁顺眼就多搭几句话呗,没几个真正恋爱的。”
  
  “那你有没有看着顺眼的?”话一出口,香芸就后悔了,跟他说这个干什么,本来是没话找话,却整出来这么个话题来,说完自己的脸先红了。
  
  杨文海倒没注意她的脸色,一伸脚把一颗石子踢得老远:“有,咋没有,好几个呢。”回头调皮得冲香芸一吐舌头,“就是人家看我不顺眼,哈哈,对不上眼呗!要不我考不上大学,对上个小媳妇回家也不错。”
  
  香芸嗔怪道:“看你大话说的,你要真对个媳妇,看你阿大让你进家门不?不把你们打出去才怪呢。”
  
  “打出去才好呢。”杨文海恢复了认真的表情低头说道,“我早就想出去了。”
  
  “那是因为啥呢?”
  
  “唉!还不是因为我阿大姆妈。”一边走一边把自己想出去混世界的想法跟香芸说了。香芸只是低头认真地听着,没说一句话。
  
  不一会儿,刘玉林家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