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借种:第一章
本章来自《借种》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65096次 字数:
  第一章
  
  李桂莲扶着墙,斜靠在一根电线杆上,紧紧地闭着眼睛。
  
  正是年根时分,县城里满是乡下进城办年货的人们。这几年政策稳定了,大家手里有了点闲钱,紧紧攥了一年的积蓄和憋着的热情这几天都要挥洒在这里。大街上车水马龙,汽车的鸣笛声和人们的喧闹声此起彼伏,间或还夹杂着乡下人赶进城来的牲口们大声的嘶鸣。
  
  但这些热闹和李桂莲没有一点关系。她现在的全部心思,只在手里紧紧攥着的那张纸上。
  
  那张纸是医院的确诊单。她虽然不识字,但上面的每个符号都像子弹一样射中了她的心脏——医院穿白大褂的女医生说,她的儿子和儿媳妇不孕不育的原因,百分之百在于男方——也就是她的儿子杨大树有了毛病。
  
  她颤抖着双手接过这张单子时,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从那个女医生嘴里崩出来的一个词儿:百分之百。也就是说,这两年来隐藏在自己心里的那个最可怕的想法,竟然是真的。
  
  儿子杨大树结婚一年后,她发现儿媳妇香芸的肚子仍然像刚用碌碌碾过的麦场那样平坦,这让她和老头子杨建林着了急。为此她在村里的关帝庙给送子娘娘上过香,也给观音菩萨许了愿,甚至还听别人劝说到娘家的三角浪村找瞎眼巫婆开过藏药,但这些都没能帮香芸让肚子鼓起来。后来,在娘家兄弟的劝说下,眼看着年关到了,家里也没啥忙乎的,腊月二十三扫了房子后她带着儿子和儿子媳妇到县医院检查了一下。
  
  其实在检查之前,她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问题肯定出在香芸身上。为什么呢?家里的公鸡采蛋,有的母鸡一天能下两个蛋,而有的母鸡就是下不出来;一大把一大把的麦子种到地里,有的地能结出饱满结实的大麦穗,而有的地结出来的则全是瘪穗儿——儿媳妇香芸肯定是下不了蛋结不了穗儿的那类。再者说了,从根上论,杨氏家族在村子里是个大户,先不论自己的丈夫杨建林兄弟四个,自己也生了三个闺女一个儿子。而香芸家却有一个到死没能生育的老姑奶奶——尽管她跟香芸没见过几次面,但在李桂莲心里,那也是一根藤上结出的俩瓜,根在那摆着呢。
  
  尽管如此,在她心里私底下仍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万一儿子是个结不了穗儿的假秧苗子,那罪过就大了去了——媳妇可以再娶一个,儿子可只有一个。
  
  因此,在去医院取结果这事上她存了一点私念头。她自己来拿,无论结果怎么样,下一步怎走心里还能有个准备。要真是儿子有问题而让全村人知道了,那风言风语的,肯定是磨盘压了手——怎么着也抽不出来了。
  
  现在这个最可怕的念想终于成了现实,她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在电线杆上靠了半天,李桂莲哆哆嗦嗦地把那张单子放进贴身的衣服口袋里,用手小心地摸了摸,长嘘了一口气。想了半天,她已经有了主意——就是天塌下来,这事儿也得憋肚子里去。至于以后的路怎么走,她自有一番想法。打定了主意,她不像刚出医院那样慌张了,从从容容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照旧上街采办年货去了。
  
  回到村时,太阳已经擦着马莲滩落下去了。毕竟心里有了鬼,她想避开人们经常挑水饮牲口的下沟道,绕到阳坡台的小树林里往家走,没想到路上还是碰到了自己最不想碰到的人——张皮匠的媳妇孙梅花。这是个有名的长嘴妇,村子里有点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她极大的兴趣。“荞麦花四楞子,大脚婆娘窜门去,窜东家,窜西家,一下窜了十八家,叭达坐到净地下,抽个烟了再说话。。。。。。”她就是这首儿歌里面那个活生生的大脚婆娘,东家骡子西家马,王家婆娘李家汉,谁家母猪下了崽,谁家地里种了瓜,没一件她不想说道说道的。
  
  孙梅花手里挎着一个篮子,远远地看见李桂莲,笑眯眯地扭着身子走了过来,没话找话地试探道:“大嫂子这是回来了?我这是给猪拔些苦苦菜,可惜了的现今留下来的全是老杆子。对了,听我杨哥说你上医院了?我大侄儿检查得咋样了?”
  
  李桂莲的心里“嘭”跳了一下,难道消息已经漏出去了?寻思了一下又觉得不可能,肯定是这女人顺口一问,自己倒多想了,强压着自己的厌恶,也笑着说:“那你家猪今晚可有嚼头了,别看老杆子枯黄,可吃起来够劲儿。这不你大侄子和你大侄媳妇都查了嘛,没事!医生说什么道儿给堵了,吃几幅药就中了。”
  
  “啊呀,那敢情好,我就等着给你的大孙子端满月了”,孙梅花一边说,一边凑上来羡慕地看了看李桂莲手里拎的东西:“哟,你上一趟县城可没少置办年货,也就是你们家,一个年过得热热闹闹,汤是汤,面是面,哪像我们,一瓶酒两包瓜仔就能对付了。”
  
  李桂莲寻思,那是你家张皮匠太懒,自个儿挣不下光阴,就看着别人端着碗吃肉了,没琢磨琢磨自个儿花点力气刨弄点吃食。嘴里却仍然是和风细雨:“就买了几包糖几盒烟,老头子别的不会,交下了一堆朋友,大过年的人家来了总不能光喝干酒吧。你也就是说说,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说不定家里早就买下了一大堆好物事儿呢。”
  
  两个女人汤汤水水东拉西扯杂枪带棒闲聊了一会,各自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回家了。
  
  李桂莲回到家时,儿媳妇香芸系着围裙迎了上来,接过婆婆手中的东西放到里屋,麻利地打了一盆洗脸水放到洗脸架上,一边递毛巾一边问:“姆妈今儿回来得可够晚得,阿大上大路了迎了好几趟,咋还没一起回来呢?”
  
  “你阿大上大路上迎我去了?那肯定见不到我,我走阳坡台。。。。。。”李桂莲一边洗脸,一边对香芸说道,突然意识到说漏嘴了,忙又说道:“甭管他了,大树呢?羊还没圈起来?”
  
  “进门休问荣枯事,一见容颜便得知”。香芸见一向利索的婆婆吞吞吐吐,脸上也不像往常那样清爽,心里“咯噔”一下,是不是检查结果有问题?
  
  她加了十二分的小心,轻声地回答道:“羊圈起来了,他让文海叫庙里去了,说是正月十五出社火的事儿。”
  
  李桂莲“哦”了一声,算是知道了。香芸把她洗过的水倒进猪桶里,手里拿着脸盆瞟了一下婆婆的眼睛,又问道:“姆妈,医院的检查咋样了?”
  
  李桂莲下意识地摸了摸放着化验单的衣服口袋,看着眼巴巴等着结果的儿子媳妇,突然有一种负罪感——原来大家一直都把怀不上孩子的事情归结到香芸的身上,吃藏药,找偏方,去庙里上香求佛许大愿都是香芸出面,今儿才知道人家是块好地儿,而是种子出了问题。这两年也因为这个原因,这个儿媳妇在家里顺眉耷眼活得出不了头,本来就胆小怯懦的她对公婆更是百依百顺,没办过一件媳妇不该办的事,也没说过一句忤逆老人的话,做事麻利人又本份,村子里的人们提起她来都会翘起大拇指,但过后又摇头:“下不了蛋的母鸡,再好有啥用呢?一片地种不了麦子,总归是荒地。”多好的一个媳妇呀,大家竟是错怪了人家!
  
  想到这些她的脸上挤出了些许笑意,假装神秘地走过去拍拍香芸的肩头轻声说:“本来想吓唬吓唬你,算了跟你说了吧。你俩都没事儿,种子是好种子,地也是好地,医生说哪里啥管给堵上了,吃些药就中!”
  
  “咣当”一声,香芸听了后把脸盆扔到地上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李桂莲过去把脸盆捡起来:“你不要我还要呢,咋就给扔了呢,对了,以后打过胰子的水别倒进猪桶里,猪闻了都不吃。你赶紧下面吧,我上门口迎迎你阿大。”说完把脸盆放进架子里出去了,留下香芸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是笑好还好哭好。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崔文澜
对《借种:第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