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五章风起云涌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2731次 字数:
  第六十五章风起云涌
  
  景阳公主呆呆的看着镜中那如花容颜,镜子里的佳人依然是那么美丽迷人,这份美丽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减损分毫,只是多了几许憔悴,几许凄艳。
  颦儿在一旁忧心忡忡的看着公主,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劝慰。
  公主轻扭玉颈,看着颦儿半响展颜一笑道:“你这丫头不用为我担心。”说完站起身形,缓步来到窗前,看着窗外被烈日炙烤的无精打采的垂柳,公主喃喃道:“时光过的真快,转眼夏日已经到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颦儿心中明白公主口中的他不是别人,正是张昱,可是这个人已经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有传言说当初他跟随逆贼杨玄感造反失败后便出家为僧了,也有的说他早已死于乱军之中,尸骨无存,最近还有人乱嚼舌头说他和大反贼李密搅在一起,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为什么这个人总是让人这么操心,这么牵肠挂肚。
  想到这里颦儿不禁恨恨道:“谁知道这个没良心的此刻在何处快活。”说完忽然觉得这句话有语病,不禁俏脸一红,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公主的脸色。
  公主扑哧一笑,宛如鲜花怒放,屋中顿时充满勃勃生机。她一双凤目盯着颦儿,口中道:“你这丫头的鬼心思以为我不知道?”说完笑容一敛,轻轻的叹息一声,又低声道:“他是个大英雄,真豪杰,岂是世间俗物可以轻易羁绊的,这些年只是苦了你了。”
  颦儿与公主名为主婢,实则情同姐妹,闻言先是满面飞霞,刚欲娇嗔,可看到公主逐渐落寞凄苦的面容,她又好像喉间堵了东西,什么话都难以出口,屋里陷入一片沉寂。
  忽然公主走至颦儿近前,面容变得煞是严肃,她沉声道:“颦儿,我出身皇族,身为大隋公主,一切均得以皇家尊严为要,而你则不同,我现下许你出宫,你可以去找张公子,不要再跟随我孤苦一身了。”
  “什么?”颦儿骇及而叫,“不,公主,打死我我也不离开你,颦儿虽然很是仰慕张公子,可他世之豪杰,岂是我这样能够痴心妄想的,公主若是嫌弃颦儿,颦儿唯有一死!”话刚说完,颦儿已是泪流满面。
  公主轻伸玉指,拭去她脸庞上的泪珠,叹息道:“傻丫头,何苦要陪我终老此生。”
  形势愈发对风雨飘摇的大隋朝不利,大隋朝的上空,再度风起云涌,七月,李世民率先头部在霍邑斩大隋勇将宋老生,夺取霍邑。
  李渊大军随后经临汾,下绛郡,直扑关中,河东郡守将屈突通闻李渊西入关中,慌忙以鹰扬郎将尧君素为河东通守,自己亲率八万大军救援长安,可却被李渊部下刘文静率军死死阻遏住,一时无力西援。
  十月,李渊二十万大军来至长安城东门外,连营十余里,将长安城围得水泄不通,连营数十里,人喊马嘶,旌旗招展,气势骇人。
  李渊遣使传谕城中守将阴世师:此行只为拥立代王,别无他意,要阴世师速速开城接纳,免得守城士卒遭受刀兵之苦。阴世师断然拒绝,破口大骂李渊狼子野心,祸害社稷。
  李渊闻讯阴世师拒绝献城,冷笑连连,随着他一声令下,大军不分昼夜的开始攻打长安,此时留守长安的大隋名将卫文升老病在床,奄奄一息,守将阴世师虽有一腔热忱,可惜庸才一个,难堪大任,根本无力力挽狂澜。
  十一月丙辰,李渊麾下勇士雷永吉第一个跃上城头,长安城终被李渊部攻破,老将卫文升闻讯,惊骇愤怒交加之下,呕血而亡。
  代王杨侑听着四周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愈来愈近,不禁心胆俱裂,可此即身边随侍听说李渊攻破长安,谁也不愿再为一个毛孩子卖命赴死,早已作鸟兽散。就在他绝望的伏地痛哭之际,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殿下,此际虽赴国难,还请不要坠了皇家威严,徒惹这众逆贼耻笑。”声音虽然低沉却无比威严,甚至是不容置疑。
  杨侑定睛一看,原来是侍读姚思廉,姚思廉近前扶起杨侑,一双瘦骨嶙峋的大手坚定的扶着杨侑坐到了龙椅之上,随后傲然侍立一旁。
  李渊麾下猛将刘宏基挥舞着血淋淋的钢刀,率领众军士轰然闯进大殿中,却看到一幕匪夷所思的情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色惨白,体若筛糠般蜷缩在龙椅上,身后一名老者,十分瘦弱,可站在那里却如渊渟岳峙,不怒自威。
  刘宏基怔了一怔,手下军卒早已喝喊着欲上前将两人砍翻在地,就听那老者舌绽春雷般怒斥道:“你等何人如斯大胆?唐公举义兵,匡帝室,尔等谁敢无礼,必将灭其九族!”,众军士被其气势所撼,凶焰顿挫,当下面面相觑,皆停下脚步不敢近前。
  刘宏基此际也记起攻城时李渊所嘱:不准冒犯隋室七庙,不准冒犯代王及其他皇室成员,如有违背,屠灭三族。当下刘宏基惊出一身冷汗,他慌忙喝止住军卒,着人飞速禀报李渊。
  不多时,一身戎装的李渊在众将簇拥下来到大殿中,见到杨侑李渊慌忙撩战裙跪倒大礼参拜,口中言道:“罪臣李渊惊扰殿下,实属罪该万死,尚乞殿下恕罪。”杨侑惊恐万端,坐在龙椅上一时难以言语,李渊施礼后站起身形又朗声道:“殿下,请随臣至大兴殿后殿暂居,以免士卒惊扰了殿下。”
  说完一施眼色,刘宏基等人已然会意,忙上前搀扶起杨侑,向后殿行去,姚思廉紧随其后,可将至大兴殿后殿之时,刘宏基伸手拦住姚思廉,冷声道:“殿下需要歇息,姚侍读还是不要打扰为宜。”
  姚思廉厉声道:“吾乃侍读,殿下近臣,理当随侍一旁。”,刘宏基森然道:“姚侍读,咱家敬你一条汉子,你可不要让咱家为难。”
  姚思廉看着年幼的代王殿下那惨白的面容,心如刀搅,不禁潸然泪下,哽咽道:“殿下,你何苦生在帝王之家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为殿下所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于是他跪伏在地,恭恭敬敬的给杨侑行了大礼,在姚思廉绝望的目光中,杨侑弱小的身影消失在后殿之中。
  当下李渊下令安抚长安城中百姓,并令将阴世师等一众负隅顽抗的守城隋将押赴刑场斩首示众,由李世民亲自监斩。
  兴安门外一片空旷的旷野,此际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就见远处缓缓大队军卒,押着一群身带枷锁的罪囚,人犯中有一人三十左右,一袭白衣显得卓尔不群,端得是龙行虎步,面临法场犹自面不改色,只是仰天喟叹壮志难酬。
  此人正是昔日在越王杨素府上做客的李靖李药师,原来就在今岁,李靖任马邑郡丞期间,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唐公李渊胸有反意,意图不轨,于是亲往江都,欲告发此事。但行至长安时,关中已经大乱,因道路阻塞而未能成行。
  不久,李渊于太原起兵,并于昨日迅速攻占了长安,李靖因躲匿在阴世师府中未及逃走而被擒,而唐公李渊获悉李靖欲至江都告密,心中很是愤恨,于是下令将其与阴世师等一道斩首。
  操刀的刽子手一脚踹下去,李靖腿部就觉一阵剧痛,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他顺眼扫视,只见阴世师也是面如死灰般跪在一侧,李靖心中暗暗冷笑,如此庸才,若是早点听从自己所献守城之计,今日何至落得如此下场,想到这里更是意兴萧索,暗叹自己壮志难酬,此日毙命于此,不免有丝遗憾,当下李靖也不言语,闭目待死。
  就在刀斧手手中明晃晃的鬼头刀就要斩落之际,忽闻人群中有一女子人厉声喝道:“唐公兴举义兵,乃欲平暴乱,拯救黎庶,岂可以私怨杀壮士乎?”话音刚落,就见刑场内傲然走进一名红衣女子,但见此女低挽云髻,斜卷纱袖,端的是艳如秋水丽若海棠,可妩媚中却透着凛然不可侵犯。
  此时人犯中的李靖猛然抬头,目光中流露出无比的惊喜、感激,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担忧,他实在没有料到自己的夫人红拂会在此时此地来到这里,更没有想到红拂会为了自己而不顾生死。
  自打昔日在越王府中与红拂夜奔之后,两人即结为伉俪,真的是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后红拂又随李靖至马邑郡,一度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前些日李靖潜往江都告密,红拂甚是担心,于是也一路相随,后一道被困长安城。昨日长安城破之时,恰好红拂未在阴世师府中,李靖本来很是庆幸她得以逃出生天,未料得红拂为了自己竟然舍身闯入法场。
  一旁看守法场的军卒一片哗然,谁都没料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有这么大的胆量和气魄,等醒悟过来后顿时将红拂团团围住,刀枪加颈,就待李世民一声令下就将之擒获格杀。
  看台上李世民饶有兴趣的看着红拂,问询左右方知乃是罪囚李靖之夫人,半响方叹道:“真奇女子也!”他也久闻李靖大名,知道其才干卓绝,谋略过人,其舅父大隋名将韩擒虎曾言:可与论孙、吴之术者,惟斯人矣。监斩时李世民心中本有几分惜才之意,只是不愿逆了父亲之意罢了,此番见红拂如此胆识,一届女子孤身闯入法场营救自己夫君,即便如李世民般强者,也是暗自折服,这夫妇二人这般人物如能收归麾下,日后与大哥李建成一争高下也就多了几许胜算。
  想到这里李世民暗暗打定主意,于是喝退军卒,令人将红拂与李靖带至近前,他和蔼的对李靖道:“久闻李兄大名,今日得以一见,果然名下无虚,如今昏君杨广无道,天下纷争,狼烟四起,我李氏一族上顺天意,下体民心,拯救黎庶于水火,不知李兄可愿相助一臂之力,成就一番不世功业?”。
  李靖看了看一旁满眼期盼的红拂,耳中再听闻李世民那如沐春风的话语,心中暗忖:久闻这李二公子爱才礼贤,胸襟非常人所及,今日一见果名不虚传,观其气度为人,定成大事,想是苍天有眼,让我得遇明主,创不世之功业.。于是他目光注视着李世民,言辞恳切的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二公子如此待我,李靖敢不效死力。”
  李世民闻言大喜,纵声笑道:“我李世民蒙天赐英豪,幸甚至哉!得李兄相助,若凭空得数万甲兵。”当下下令将李靖囚枷摘下,与红拂一道带至自己府中,而阴世师等则在刀光中人头落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六十五章风起云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