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四章 李氏当王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1585次 字数:
  第六十四章李氏当王
  
  张昱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秦琼,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尴尬,他近前想抱住秦二哥诉说别情,可看着秦琼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又不敢近前,单雄信、徐世绩等人也是面露狂喜之色,他们顾不上秦琼的冷淡,围着他欢欣不已。
  秦琼看在眼里,心里不禁一痛,想起昔日一帮兄弟在一起大碗喝酒、快意恩仇的时光,那时候的日子是多么的舒心惬意啊!可是张须陀的死就像一根利刺深深扎在秦琼的心头,让他始终无法释怀。
  张大帅对自己视若子侄,慧眼识珠,将自己由一介罪囚栽培成朝廷将军,传授自己兵书战略,行军布阵,可以说若无张须陀,就无今天的秦琼,如今尚未来得及报效大帅之洪恩,他就这么去了,而且是惨死在自己兄弟手中。
  秦琼也明白将怒气和怨恨发泄在自己兄弟身上殊为不智,也不公平,可这道坎他总是难以迈过去,想到这里秦琼暗暗叹了一口气,淡淡的对众人道:“多日不见,你们近来酒量是否见长,谁敢与某家较量一番?”
  张昱和单雄信等人闻言面面相觑,继而是一阵欢呼,大伙簇拥着秦琼而去,此时此刻,张昱、单雄信等人浑然忘了彼此之间分属于水火不能相容的两个阵营,一阵阵暖流在每个人的心中流淌。
  形势对李密愈发有利了,随着裴仁基部众的归降,淮阳太守赵佗迫于李密威势也举郡归附,随即李密下令翟让、裴仁基率师两万袭破回洛东仓,火烧东都天津桥,后又亲率大军攻打洛阳外围的偃师和金墉,虽然均未能攻克,可洛阳城内已是风声鹤唳,人心惶惶,杨侗更是对王世充的坚守策略充满质疑。
  四月己亥,王世充在杨侗的数度催促之下,无奈中派大将段达、刘长林领军五万出城迎击李密,结果在仓城之北处被李密率军大败,此时杨侗方知王世充的决定是多么英明,自此,杨侗下令紧锁城门不出。
  洛阳城易守难攻,李密一时也为之无可奈何,他下令休整营堑,将洛阳团团围住,在张昱的建议下,李密令祖君彦写出《为李密讨隋檄文》,于四月丁未发出。
  该檄文洋洋洒洒,历数了隋炀帝杨广弑父杀兄、乱伦兽行、沉溺酒色、征伐高丽等十大罪状,称杨广恶行“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骂的酣畅淋漓,痛快之极,便是向来自负的张昱看了也是抚掌称绝,想不到其貌不扬的祖君彦会有如斯文采。
  李密、张昱二人站在中军大帐内,看着外面绵绵雨势,一阵风吹过,漫天都是水雾烟气缭绕,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梦如幻。
  张昱见左右无人,言道:“兄长,如今洛阳城一时难以拿下,不若让大龙头翟让领归附的多路义军继续围困洛阳,其余精锐由兄长率领,挥军西取长安,从而控制关中。如何?”
  李密闻言,面露思索之色,良久方摇头道:“贤弟有所不知,绿林中人,有利则聚,无利则散,若主帅离去,众将必将自立,不受节度,虽有百万之众,亦作鸟兽散,这让为兄如何放心得下?”
  张昱急道:“兄长,小弟以为当今天下群雄,可虑者,唯李渊父子也,余者皆不足论,我方不取长安,长安必将落入李氏父子之手,届时定成心腹大患。”
  李密微微一笑道:“兄弟多虑了,想那李渊本为名门显贵,拥兵只为自保,未必有争雄天下之念,李世民一黄口小儿罢了,过贯了锦衣玉食,如何能是驰骋沙场之辈?”
  张昱见李密如此自信,不禁心中暗叹,他不甘心,又道:“兄长,既然西取长安有碍,不若率一部南下江都,一举擒获昏君杨广,届时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可立于不败之地,此不失为上策,望兄长早作明断。”
  李密闻言眼睛一亮,旋又黯淡下来,接着整个人不发一言,变得沉默起来。
  张昱此际已然了解了李密的心思,瓦岗旧主原为翟让,虽然翟让为人宽厚,执意相让,以李密为主,然其旧部并不心服,李密心中始终存有一份猜忌,生怕翟让旧部倒戈,挟持翟让,行废立之举,在没有彻底解决掉翟让这个眼中钉之前,他是不会分兵的。
  当初在杨玄感麾下,李密曾献计三策,以攻打洛阳困守坚城之下为下策,如今轮到他自己时,偏偏也是选用了这个下策,真是造化弄人,冥冥中似有一双魔手在左右。
  五月奎亥,另一个消息震惊整个天下,唐公李渊在太原诛杀隋将王威和高君雅,控制了整个太原城,开大将军府,任裴寂为长史,刘文静为军司马,继而以李世民为先锋,挥军直扑长安。
  李渊在誓师会上声称隋炀帝无道,致天下大乱,决定效仿伊尹放逐太甲、霍光废昌邑的典故,废今上杨广而立代王杨侑。
  身处河南的张昱闻听此讯,不禁仰天长叹,为李密失去夺取关中的机会而扼腕。他清楚的知道,那个号称人中之龙的李二公子,终究还是不甘寂寞的,唐公此番起事定有此人居中帷幄。
  虽然他曾令李世民吃过暗亏,但张昱也从那时起对李世民有了深深的忌惮,此际正值李密横扫天下之际,在此风云变幻的时刻,这个李二公子怂恿唐公起兵举事,其意昭然若揭,也是志在天下啊!
  传言李氏当得天下,可这李氏到底是如日中天的李密还是号称人中之龙的李世民,就是张昱也不敢断言,想到这张昱既为遇到罕见的对手感到兴奋,又不自禁的暗暗为李密担心。
  而李密得到这个消息后,也不由得面露懊丧之色,久久怔怔出神,半响方叹息道:“李渊啊李渊,端的好手段,我还是低估了你啊!”
  江都行宫大业殿内,杨广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双手在不自禁的颤抖,手中那张十万火急递来的关于李渊谋反的线报,此际就像泰山一样沉重,让他觉得双手都难以承受。
  杨广只觉一阵怒火中烧,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慈眉善目的大表兄李渊,竟然是个如此厉害的角色,竟然在如此时刻给大隋王朝来个致命一击。
  杨广愈想愈觉得怒火难以抑制,他猛地抽出壁上悬挂的宝剑,对着空中连劈数下,好像空气中有着无数的敌人在对他虎视眈眈,他一边劈砍一边嘶声吼道:“姓李的都是逆贼,朕要杀绝李姓之人。”
  一旁的宫娥吓得尖叫着四散奔逃,唯恐死于皇帝的剑下,此刻面色苍白的景阳公主呆呆的站在不远处看着父皇,一侧的侍女颦儿惊恐的死死抓住她的手臂,双眸中充满惊骇之色。
  公主没有料到前来探望多日不见的父皇,竟会看到如斯可怕的情形。她不敢相信昔日英明神武的父皇此际竟如同一只牢笼中的困兽,是那麽狰狞可怖,又是那麽的凄凉可怜,她忧心忡忡的注视着父皇,口中却一句话也难以说出。
  杨广喘息着拄剑而立,半响他方自看见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还站在一旁,不禁面色一变,半响杨广强自笑道:“景阳,你觉得父皇真的有祖君彦此贼说的那样不堪吗?”
  景阳公主默然不语,杨广的目光慢慢由渴望变得绝望,他暴戾的吼道:“连你也如此小视朕,给我滚!”公主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伤痛与绝望,掩面哭泣而去,颦儿也紧紧跟随而去。
  杨广看着景阳公主跌跌撞撞的背影,忽的流下两行热泪,他蹒跚着来到御案前,抓起案上金灿灿的酒樽,仰面一饮而尽,半响喃喃道:“贵贱苦乐,互相更替,有甚值得忧伤之处?”忽的皇帝大声吼道:“拿酒来,朕要一醉方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六十四章 李氏当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