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三章 左右为难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1713次 字数:
  第六十三章左右为难
  
  裴仁基在大帐中来回走动,眉峰紧锁,忽的就闻外面一阵人声鼎沸,他心知定是秦琼已然出手之故,心中更是七上八下。
  适才他已暗中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肖怀静营帐,方便秦琼行此雷霆一击,此际心中却仍是焦虑不已,指节因为用力紧握而泛白。
  “唰”的门帘一挑,裴仁基旋风般转身,就见秦琼满面煞气,再度进入大帐,他将手中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掷于案几之上,对裴仁基一拱手,沉声道:“大帅,末将幸不辱命。”
  裴仁基深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一下狂跳不已的心,疾步走至案几近前,看着肖怀静死不瞑目的双目,半响他方恨声道:“贼子,你自寻死路,怨不得别人。”
  当下裴仁基星夜召集军中将领齐聚大帐议事,裴行俨带着裴玉等一众裴氏亲卫则手执明晃晃的鬼头大刀分立两侧,众将领进帐后就感一股无形杀气扑面而来,气氛为之肃杀。
  裴仁基看着帐中诸将惴惴不安的面容,冷声道:“今上无道,亲奸佞远贤臣,导致民不聊生,生灵涂炭,裴某人上顺天意,下体民心,决意起兵反隋,适才已然诛杀肖怀静此獠,刻下裴某将归顺真命天子魏公李密,不知诸位将军意下如何?”说完目光如刀,扫视众人。
  帐中诸将闻言不禁面如土色,胆小者甚至吓得体若筛糠,要知谋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可看着大帐四周此际已然被裴氏亲卫团团包围,明晃晃的刀锋在熊熊烛火下闪耀着逼人的寒光,谁若敢出言反对,毫无疑问定会横尸当场,所以众人一时噤若寒蝉,作声不得。
  有裴仁基心腹和乖巧者此际已然回过心神,忙不迭的叫嚷唯大帅马首是瞻,没有附和的在裴仁基可怕的目光扫视下,也一阵心惊肉跳,害怕即刻招致杀身之祸,于是纷纷表示效忠。
  秦琼此际面如死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以为裴仁基杀了肖怀静后最多拥兵自重,再则肖怀静此人实有取死之道,裴仁基痛下杀手也属自保。他万万没有料到裴仁基竟然会打算归降叛贼李密,而瓦岗军恰恰是杀死张大帅的元凶,这是秦琼万万不能接受的。
  念及此处,秦琼近前一步,对裴仁基拱手道:“裴大帅,末将家中老母年迈,长年无法随伺左右实属不孝之至,末将每每念及此事均觉愧悔不安,此际特请大帅恩准末将返乡照看老母。”
  裴仁基闻言双眉不禁一轩,他森然道:“叔宝,你不愿做叛逆,莫非朝廷还能容你不成?再则现下木已成舟,你想独善其身也要看看其他兄弟可否应允才是。”语气到最后愈发显得严厉起来,帐中其余诸将均手按佩刀,目露凶光的看着秦琼。
  裴仁基缓步走到秦琼近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和缓了一下语气言道:“叔宝,咱们已然没有回头之路,我不愿意加害与你,可你也不要逼我。”
  秦琼的身子不禁微微颤抖,他深深知道此际只要自己再提一个走字,就免不了被乱刃砍死的结局,违心的投靠李密绝非他所愿,可就此死于非命他更不甘心,一时不禁心乱如麻。
  秦琼只觉天地之大竟然无自己一席容身之地,他呆呆的伫立当场,心中是一阵愤怒不甘,一阵绝望酸楚,大帐中死一般沉寂,只闻秦琼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
  裴仁基也不着急,静静的看着他,嘴角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讥诮,犹如一个猎手看着一只落入自己陷阱,拼命而又徒劳挣扎的猎物。
  半响秦琼方惨然一笑,艰难言道:“末将愿供大帅驱驰。”这几个字说出口后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默然走至一侧。
  当下裴仁基令人将肖怀静首级高悬示众,安排心腹执密函先头火速报知李密,此时天已放亮,裴仁基尽起部众奔赴李密所在的洛口城。
  李密手中执着裴仁基送来的密函,心中压抑不住一阵狂喜,能够兵不血刃就得到虎牢关和裴仁基的部众,真是难以预料的意外收获。裴仁基乃当世名将,麾下乃是隋军精锐,即便自己能够击败他,也定要付出惨痛代价,此番裴仁基能够举军前来归降,简直使李密如虎添翼,怎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裴仁基的归附,更彰显了他的众望所归,告诉世人他才是上苍眷顾的真命天子,可以大大助长他在义军中的声望。
  当即李密召集众将,宣告这一喜讯,众人闻言也是一阵欢呼,张昱心中则为即将与秦琼相逢而暗暗高兴。
  李密旋又下令众将随他一道出城相迎。
  雄浑苍凉的号角声响起,一阵急促密集的马蹄声传来,犹如天降狂飙,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抖,城外五里处的裴仁基心中明白,定是李密率众前来了。
  不多时,旌旗猎猎出现在眼前,大旗上赫然写着斗大的魏字和李字,再看看大旗下瓦岗军个个执刀佩盾,精神抖擞,彪悍健壮,周身杀气腾腾,真可谓虎狼之师。裴仁基心头惊悚,不禁暗叹李密的治军手段,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敬畏之意。
  就见前方大纛旗下,一匹雄健骏马之上,端坐着一人,身躯伟岸,战袍飘摆,面色黝黑,眼中精芒四射,一股英豪之气扑面而来。
  裴仁基心知此人定是大名鼎鼎的李密,于是飞身下马,撩起战裙拜倒在地,口中大声道:“魏公在上,罪将裴仁基参见。”
  李密也是赶紧下马,紧走几步,伸手扶起拜服在地的裴仁基,肃然道:“裴将军深明大义,此番义举足以名留青史,李密有裴将军相助,何愁暴隋不亡,天下不定?”
  当下在欢声雷动中,李密携裴仁基之手,一道进入洛口城。
  到了魏公府中,李密下令拜裴仁基为上柱国、河东公,其子裴行俨为骠骑将军,其帐下归顺将领俱有封赏,裴氏一门荣耀一时无两。
  而秦琼的归顺则让李密既是高兴又是忧虑,秦琼来到瓦岗军,固然让己方阵营多了一员不世出的虎将,可此人与单雄信等人牵扯太多,关系十分紧密,这又着实让李密头痛不已,若此人倒向单雄信一方,对他来说就属于心腹大患了。
  想到此处,李密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拉拢秦琼,于是封秦琼为振威将军并单独赐以府邸,此举令归降的裴仁基下属煞是费解,看向秦琼的眼神中充满了羡慕,有的甚至是嫉恨,而裴仁基则暗暗点头,对李密的治人手腕和驭人绝技甚是折服。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六十三章 左右为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