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一章 如日中天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1738次 字数:
  第六十一章如日中天
  
  张昱此际已然深深明了,翟让和李密之间已再无调停的可能,李密绝不会留下这个足以威胁自己地位的人活在世上,双方兵戈相见是迟早的事情。想自己落魄时前来投靠瓦岗寨,所倚靠的便是李密,命运已经将两个人牢牢捆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容不得自己心软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又闻李密道:“贤弟,昨日翟让暗中使人密信告之于我,信中言愚兄有人君之瑞,又具将帅之勇谋,称甘愿让位奉我为主,愚兄忖度再三已然应允,只是不知翟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翟让此人目光短浅,有勇无谋,属难成大事之辈,愚兄觉得取而代之也属天命所归,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张昱闻言极为吃惊,他万万没有料到翟让竟有此举,一时间不禁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他推断翟让乃是极具诚意的让出大首领一位,目的就是换取瓦岗寨的兴旺,消除同室操戈之祸源,这使他暗暗钦佩翟让的胸襟气度,对这个草莽豪杰更多了几分敬意。
  张昱暗中下定决心,届时一定要保住翟让一条性命,不然自己会愧疚终生,想到此处张昱缓缓道:“既然是众望所归,兄长还犹豫什么?”李密大笑不止,满面皆是兴奋之色。
  徐世绩一动不动的看着单雄信,半响方回过神来,适才听单雄信言道翟让有意让位与李密,这个消息有若晴天霹雳,简直把他打蒙了,他哑着嗓子低声道:“二哥,是真的吗?”
  单雄信默然点头。徐世绩痛苦的闭上眼睛,喉咙里发出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呻吟声,他紧紧握住拳头,指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显得无比苍白。
  天意啊天意!看来是天亡自己和单二哥了,可笑自己还一门心思操练锐锋营,所有的苦心都随着大龙头翟让的举措而付之东流,大龙头是在玩火自焚,自寻死路啊!不行,即便是翟让真的让位于李密,徐某人也绝不甘俯首就戮。
  想到这里徐世绩猛然抬起头,低声对单雄信道:“二哥,我实不甘心就此将基业拱手相让与李密,况且此贼素来心狠手辣,为绝后患也绝不会留你我兄弟一条生路,事已至此,不若先下手为强,伺机杀了李密如何?”
  单雄信看着徐世绩血红的眼睛,一时心乱如麻,眼前这个兄弟此际再无平日的飘逸出尘,那张俊脸亦因激动而变得扭曲,如同牢笼中的困兽一般,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上前拍了拍徐世绩的肩膀,轻声道:“李密行事谨慎缜密,善于收买人心,此际在军中威望更是如日中天,,若伺机袭杀了此人,你我皆会成为瓦岗寨的罪人,落得千古骂名,更何况李密对山寨旧人防范之心日甚,左右护卫森严,咱们根本无机会可言,唯今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不管如何,你我兄弟当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徐世绩闻言颓然低下头去,单雄信不忍再看他那张灰败的面孔,再度叹了一口气,一个人撩开门帘走了出去。
  大业十三年(617年)二月庚子,瓦岗寨群雄在河南巩县开设坛场,奉李密为魏公,李密在台上起誓道:“密居此位,非为一己之私,实指望早日推翻暴隋,解民于水火,今蒙翟公禅让,诸位兄弟拥戴,此恩与天同在,密当与诸位同享富贵,惠及子孙,若违此誓,天地不容。”接着,翟让带头,众人一起下拜,尊李密为主。
  李密下令改元永平,并宣布大赦天下。魏公府置三司、六卫,设行军元帅府,置长史以下官属。拜翟让为上柱国、司徒、东郡公,下亦置长史以下官属,只是数量上为元帅府的一半。翟宏父子亦封郡公。
  同时李密任单雄信为左武侯大将军,徐世绩为右武侯大将军,各自统领自己原先管辖的军队,李密的这一安排彰显出他对瓦岗旧人之厚爱器重,这一招甚为漂亮,张昱暗暗为之喝彩不已。
  翟让更是感激,深深为李密的气度折服,他为自己选择奉李密为主而庆幸,即便是徐世绩等人明知李密此举乃是邀买人心,此番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面上还要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接着李密以房彦藻、邴元真为左右长史,杨德方、郑泽韬为左右司马,祖君彦为记室,其余一众将领均有封赏。
  看着高台下众将士那一双双充满敬服目光的眸子,想象着这些血性汉子、当世豪杰将因奉自己的号令而甘洒热血,李密觉得一股难以抑制的快意蔓延全身,胸中血气在激荡,忍不住想纵声长啸,他在心中暗暗呼道:“此生不虚,此生不虚!”
  此时的李密声望无与伦比,如日中天,整个大隋境内,无人不知晓魏公李密之名。赵魏以南,江淮以北的各路义军纷纷前来响应。齐郡孟让、平原郝孝德、上谷王君可、淮阳李德谦等诸路豪雄均来归附,瓦岗寨人马为之骤增。
  李密听取魏征的建议,对上述归顺人马一一作了安置,统统拜了官爵,由他们各自统领自己军卒。这迅捷壮大的军队通盘安置并非易事,李密于是命护军田茂主持修筑一座洛口城,此城规模气势恢宏,周长达四十余里,足以容纳这数十万归顺军卒。
  而张昱则奉李密之命向东开拓疆土,陆续攻克汝南、济阳等重镇,河南大部已然落入李密之手。在四月,张昱更是以两千精锐轻骑,深夜突袭东都洛阳外郭。在他的悍勇鼓舞下,军卒个个杀气冲天,一时这支军队在外城如入无人之境,杀得隋军四散奔逃,冲杀至拂晓方自离去。
  此役对东都震动无比巨大,一向以城高、厚、坚著称的洛阳,竟然能让李密麾下轻易攻取外郭,着实让镇守洛阳的越王杨侗惊恐不已,他连夜召见守城大将王世充商讨应对之策。
  王世充身材高挑,卷发碧眸,眼窝深陷,实有胡人之貌,有传言其就是波斯胡人后裔,看上去面带笑意神色温和,周身却溢出一种叫人说不出的冷意,使人无法生出亲近之感。
  旧日,王世充与李密曾一道师从当朝大儒徐文远,说起来两人还有同门之谊,当初李密名满天下时,王世充也曾一度以其为荣。随着李密背叛朝廷,成为大隋逆贼后他就绝口不提此事,谁要是敢提起这段旧事更是犯了他的大忌。十来天前他刚刚被皇帝任命到洛阳主政军务,负责征讨剿灭李密所部。
  看着杨侗惊魂不定的摸样,王世充心中一阵轻蔑,暗暗道杨家的子孙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前些天还对自己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现在被李密吓破了胆便想起自己了。
  王世充好整以暇的端起案几上一杯茶,美美的喝了一口,嘴中发出一阵惬意的声音。杨侗不满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心中暗忖这碧眼奴才好生无礼,可如今洛阳大军皆在王世充掌控之中,皇权日渐式微,杨侗倒也不敢轻易发火。
  王世充看在眼里,心中更是不屑,可也不愿让杨侗真的着恼,他呵呵笑道:“越王殿下毋需烦恼,洛阳城高伟坚固,当年逆贼杨玄感如此声势亦在城下折翅,李密虽属枭雄,可麾下尽是一帮只会挥舞锄头的农夫,实不足为虑,可恨刘长恭、裴仁基之辈浪得虚名,折损我大隋威严,李密贼子若再敢来犯,定叫他饮恨城下,落得与杨玄感一样的下场。”
  杨侗闻言心中稍定,可转念一想,当初洛阳大战,自己可是仗着樊子盖的运筹帷幄和宇文成都的神勇方自守住洛阳,如今这碧眼奴才嘴上滔滔不绝,可真的有这样的实力挡住逆贼吗?杨侗实在难以说服自己信任王世充,他无力的靠在椅背上,不愿再多说一句话。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六十一章 如日中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