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章螳螂捕蝉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1520次 字数:
  第六十章螳螂捕蝉
  
  第二日天刚放晓,李密便带着张昱、魏征等人来到翟让府中,召集山寨众将领议事。一番客套落座后,李密轻咳一声,肃然对翟让言道:“大龙头,今东都洛阳空虚,兵不素练,越王杨侗年幼,留守诸宫政令不一,士民离心,倘若大龙头亲率大军,轻行掩袭,攻占兴洛仓,取之若拾遗尔,然后发粟以赈济穷乏之人,则远近孰不归附?百万大军,一朝可集,如此良机决不可错失。届时我瓦岗大军可枕威养锐,以逸待劳,纵隋军来攻,我已有备,随后可传檄四方,引贤豪而资计策,选骁悍而授兵柄,天下指日可定。”
  一旁的徐世绩等人虽均对李密暗含不忿,闻言却也不得不承认李密所言乃英雄之略。李密见众人均露折服之态,心中虽暗暗高兴,面上却丝毫不露于色,更对昨日进献此计的张昱有了一种深深的忌惮。
  他很是庆幸自己及时得到了这位不世出的豪杰相助,他不敢想象若是有朝一日张昱离他而去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想到此处,李密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张昱,却见他垂首眯眼,似乎一副很是困顿不堪的样子,李密在心中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
  当下二月庚寅,李密与翟让率军三万兵出阳城北,逾方山,自罗口一举袭占兴洛仓,开仓放粮恣民所取。四方州府饥民扶老携幼赶赴来投,瓦岗军一夕众至数十万,声势大振。留守东都洛阳的越王杨侗急令虎贲郎将刘长恭率步骑三万余人东讨,又命虎牢关裴仁基部出军,与刘长恭会师兴洛仓,夹击瓦岗军,意图夺回兴洛仓。
  刘长恭素来骄狂桀骜,认为瓦岗军乃乌合之众,加之立功心切,未等与裴仁基大军会合,士卒尚未吃早饭之际便挥师渡河抢攻,翟让领兵诈败,刘长恭率军穷追不舍,李密率部突然现身从侧翼发动猛攻,刘长恭部大败,死伤过半,刘长恭乔装改扮成普通士卒摸样,混在溃兵中方得以逃回东都。
  诏讨使裴仁基闻讯甚是惊惧,不敢与李密大军交战,当下屯兵河南巩县百花谷自守,一时间东都震惊惶恐,瓦岗军声威远扬。
  百花谷,裴仁基中军大帐中,裴仁基正看着拜伏在地的这个汉子,丝毫不敢相信他就是威震山东、河南等地的秦琼秦叔宝,眼前这位大汉衣衫褴褛,满面风霜,落魄之态难以言表。
  半响,裴仁基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忙近前挽起秦琼并让他落座。想想凭空得了一员猛将裴仁基不禁暗暗心喜,可转念又想起张须陀大帅的悲惨结局,裴仁基又是一阵兔死狐悲,不免黯然唏嘘。他恨声道:“秦将军,此番你为朝廷浴血杀贼,置生死于度外,虽败犹荣,张老将军为国尽忠,不幸殉难,惨死逆贼手中,忠义天地可鉴,本帅誓将以雷霆万钧之势,全歼这众逆贼为张老将军报仇,届时你亦可一雪此恨。”
  秦琼口中称谢不已,心中却是苦涩不堪,张大帅乃是折在自己一众结义兄弟手中,难道自己真的要手刃这帮兄弟不成?指望裴仁基更是无望,此人虽也属本朝名将,但年事已高,早已锋芒磨钝,雄风不再,观他此际按兵坚守不出的举动,便知其无意与瓦岗军硬憾,张大帅此仇今生算是难报了。“大帅啊大帅,但愿你在天之灵不要怪罪于我。”秦琼心里暗暗道。
  此时徐世绩等加快了锐锋营的建立步伐,他选取了山寨中孔武剽悍的军卒计三百人,人人皆可开五担弓,每人皆使厚背九环刀,锐锋营统领便是徐世绩甚为推崇的江湖豪侠蔡建德。
  一轮明月此际变得黯然无光,逐渐隐于无边无际袭来的乌云之中。
  李密的大帐中,除了毕毕剥剥的火烛声响外,没有任何人说话,一时落针可闻,气氛显得很是沉闷。
  李密眯着双眼,看着帐内众心腹,端详着他们为徐世绩之举而变得忧心忡忡的面容,忽的站起身形,手捋胸前长髯,仰面放声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在这寂静的气氛中显得好生突兀,使得众人皆不由得抬首看着他,不明白李密因何发笑。
  看着众人费解的摸样,李密笑声渐渐停了下来,忽的面罩寒霜,目光有如刀锋,肃然道:“此事休得再提,徐兄弟此举也是为山寨着想,我等此际当戮力同心,早日攻占东都洛阳方为上策。”
  送走了魏征、王伯当、邴元真等人,李密单独留下了张昱,眼见左右无人,他诚恳地对张昱言道:“贤弟,实不相瞒,既然那翟让步步紧逼,哥哥与他迟早会有刀兵相见之日,不知贤弟可有良策相告?”
  张昱闻言如同被一记铁锤重击,打得自己眼冒金星,他没有料到李密会如此直白,更没有料到他此时已然对翟让生出凌厉杀机。
  这段时间张昱深深觉得大龙头翟让实乃一位悲天悯人的当世豪杰,即便是单雄信、徐世绩等人也属一时豪雄,只不过与己方阵营不同罢了,此际忽的闻听李密要对翟让等人下手,虽隐隐在意料之中,却也感到万分震惊,他实不愿看到这一幕惨剧的发生。
  张昱一时觉得心头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压得他难以喘息,他艰难的言道:“兄长,此际若是横生变化,只会凭空招来祸患,届时山寨分崩离析,白白便宜环伺虎狼啊!”
  李密闻言眉峰紧蹙,半响无语,屋中一阵死一般的沉寂。
  李密看着张昱失神的眼睛,忽的轻轻叹息一声道:“贤弟,愚兄本不欲如此,可是你没有我身在其中的感受,实乃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不过此际非常时期,还没有到真正图穷匕现的那一天,愚兄暂时还不会动手,不管怎样,若真的到了那一天,贤弟你定要助我一臂之力。”说完目光迫切的看着张昱。
  张昱只觉李密的眼神如山般压来,他暗自喟叹,心知此事万万不可推脱,否则兄弟之间决裂,日后定会为此招致杀身之祸,当下沉声道:“若有此日,当许兄长以驱驰。”
  李密闻言顿时心花怒放,他高兴的站起身形,缓走几步,俯身从案几下拿出一物,乃是一木匣,看李密的样子,似是手中之物极为沉重。
  李密慢慢的打开木匣,此时一柄黑沉沉的大刀出现在张昱眼前,刀身散发着森森寒意,喜爱神兵利刃乃是每一个武者共同之处,张昱也不例外,一看到这把刀,直觉告诉他这是一把世间罕见的宝刀,目光一下子便被深深吸引。
  李密抬手将此刀拿出匣外,递到张昱面前,张昱接了过去,入手沉重至极,怕是普通单刀分量的三、四倍。手指轻抚,只觉一种难以形容的冰寒之意沁入肌肤,刀身黑幽幽的,稍稍点缀着些许古朴花纹,长长的血槽隐隐透着一丝血红之色,不知道曾经饱饮过多少人的鲜血,刀柄处刻有两个篆字:“鹰翔。”
  张昱看到这两个字,眼中神光暴涨,失声道:“这是东晋名将谢玄的鹰翔宝刀!”李密赞许的点点头,很钦佩张昱的眼光和见识,他肃然道:“宝刀增英雄,这柄刀如今是贤弟你的了。”张昱闻言吃了一惊,沉声道:“这样的宝物我如何敢当,兄长万万不可如此。”
  李密面露不悦之色,冷声道:“这乃是我一番心意,莫非贤弟要扫了哥哥兴致不成?再说我本不擅刀法,这么珍贵的宝刀在我手里实是暴殄天物,赠与贤弟也是物尽其用。”张昱见李密的神态,情知已无法推脱,加上自己对这把刀确实是无比喜爱,当下只得收下,李密面色方自转缓。
  李密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贤弟不必过于担心,一切皆在愚兄掌控之中,可笑那徐世绩自负了得,向来目中无人,却也料不到那蔡建德早就暗中成为我的属下,投靠他也是出自愚兄指使,嘿嘿,锐锋营,好威风的名头!”说完口中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张昱闻听那低沉尖利的笑声如坠冰窟,一时浑身发冷,他怔怔的看着李密,就像从来都不曾认识他一样,眼前的这个人心机之深沉,实是令人思之骇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六十章螳螂捕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