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九章 落日余晖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6 点击数:1636次 字数:
  第五十九章落日余晖
  
  公元617年二月,虽已是早春时分,但江都行宫大业殿内却是寒意迫人。大隋皇帝杨广正自怒不可遏,目光森冷的看着眼前一众近臣,阶下裴矩、裴蕴、虞世基,宇文化及等均拜伏在地,大气也不敢出。
  杨广英俊的面容闪现不正常的酡红,自打三征高丽失利后,他就变得无比痛苦困惑,甚至像换了个人一样,不敢再直面现实。
  以前有老臣宇文述陪着他解闷,可这个善解人意的老臣去年年底已因病辞世,剩下的宇文化及、虞世基等人虽也很讨他的欢心,可杨广总觉得这些人在隐瞒着自己什么。如果不是今早裴蕴说漏了嘴,杨广还不知道他倚为柱石的张须陀已然毙命叛贼之手,而这帮该死的混账竟然隐瞒自己至今。追问之下方知剿伐叛贼居功甚伟的杨义臣竟然在大破窦建德之际,被裴矩、裴蕴矫诏召回江都述职,最后病死在途中。可笑自己多次问及叛贼作乱之事,他们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叛贼已被剿灭殆尽,大隋境内已然太平,真是其心可诛。
  想到这里,杨广更是怒发欲狂,俊逸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他抬手拿起案上镇纸,狠狠的砸在最前面的宇文化及额头上,顿时宇文化及额头鲜血迸流,血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滴落在光可鉴人的汉白玉石板上。
  宇文化及心胆俱裂,磕头如捣蒜,丝毫不敢擦试脸上鲜血,其余众人也是目露恐惧之色,连称罪该万死,哀求皇上恕罪,他们都害怕天子盛怒之下杀了他们。
  唯有老臣苏威在一旁充满哀伤的看着皇上,看着这个他曾经视为天之骄子的陛下。苏威明白自己已经衰老了,已经不再计较在乎功名利禄和生死悲欢,他曾经伴随先帝杨坚见证了大隋王朝神话般的崛起,现在又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帝国伴随着自己垂老消亡,想到这里他心中无比悲凉。
  杨广看着阶下战战兢兢的一众臣子,周身像是被抽空了,一种无力的感觉蔓延全身,他甚至不愿意再去降罪于宇文化及等人。平息了一下心中怒火,杨广下诏令光禄大夫裴仁基为河南讨捕大使,徙镇虎牢关,以拒逆贼翟让、李密。
  当深夜来临的时候,大业殿中却是烛火熊熊,皇帝杨广难以入眠,他独自一人落寞的坐在大殿中,怔怔的看着酒杯中自己的倒影,是那麽苍老那麽恍惚,一时不觉潸然泪下,此时萧后悄悄出现在他的身侧,担心的看着杨广。
  杨广看见萧后来临,温柔的冲她一笑,站起身形道:“皇后,天已不早,还是早点歇息去吧。”说完径自摇摇晃晃的走向寝宫。
  萧后怔了一怔,慌忙尾随其后,杨广站在屋中一个巨大的铜镜面前,伸出手去上下抚触镜中面容清癯的自己,当纤瘦苍白的手掌移动到脖颈时,他忽的神经质的一阵大笑,扭身对萧后道:“朕当皇帝十余年,享尽人间富贵,穷极世间奢华,山珍海味、宝玉珍玩、绝色佳丽应有尽有,比比皆是,历代帝王何人能与朕比肩?即便有朝一日,江山落入他人之手,朕亦无憾,只是朕这大好的头颅,不知谁来将它砍下?”
  在萧后惊恐万状的眼神中,杨广倒在榻上,他醉了。
  荥阳城内,夜幕低垂,四下里除了巡城的瓦岗军卒,再也看不到一个人走动。大龙头翟让的府中此际气氛凝重,戒备森严。
  密室内,翟让面色阴沉,一言不发,翟宏、单雄信等人也面带焦虑之色,唯有徐世绩气定神闲,悠闲地在品尝手中茶水,不时的眯缝起双眼,一副很是陶醉的样子。
  单雄信不满的瞪了徐世绩一眼,愤然道:“幺弟,你倒是好心境,现今大龙头竟允许李密建牙,自领一军,成立什么蒲山公营,这岂不是默许李密这厮坐大。李密挟大胜张须陀之威,四方豪杰趋之若鹜,纷纷来投,前些日子又有魏征、邴元真等前来归附。如今我瓦岗大军中只知有李密,不知有大龙头,长久下去必为祸害,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我等沦为鱼肉不成?”翟让闻言面部抽搐了几下,欲言又止,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徐世绩闻言幽幽一叹道:“此际四海群雄并起,烽烟不断,大隋朝虽已大厦将倾,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其实力仍不容小觑。以我瓦岗如今实力,割据称霸一方尚可,问鼎天下实力有不逮。此际行兄弟萧墙之事实乃取乱之道,李密人中之龙,也断不会如此短视,行此不智之举,故暂时我等不必担忧。况李密现今声势如日中天,我等贸然下手且不说能否得手,即便得手也会致瓦岗军上下离心离德,更招致他人诟病,届时四分五裂,王图霸业从此镜花水月,无从谈起。”
  一旁翟宏冷冷道:“照你这么说难道任由其坐大不成?要知主从不明,实乃取祸之道啊!”
  徐世绩微微一笑道:“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当然不可不防,李密既有蒲山公营为仗,我等也可设一牙,号锐锋营,招募精锐勇士入围,前日有江湖豪侠唤做蔡建德者来投,已被小弟罗致麾下,此人善使双刀,功夫了得,届时可为锐锋营统领,有此豪杰相助,可保大龙头无恙。李密麾下看似人才济济,实则可造之才唯张昱也,余者皆碌碌之辈。张昱虎狼之资,枭雄之辈,断无久居人下之理,前些日他趁乱私放秦琼逃生,已然引起李密不满,只要稍加利用羁绊,不愁这二人不自相残杀,届时大龙头可顺势一并除之,若此大事可定。”
  单雄信、翟宏等闻言皆抚掌惊叹,对徐世绩的才智心折不已,唯有翟让默然无语,目光萧索之至,他不再理睬屋内众人,一个人信步走出屋外。
  翟让看着黑沉沉的夜空,想起当初起事时,兄弟们歃血为盟,欲一道推翻暴隋,拯救黎民于水火,可如今大事未定,百姓依旧流离失所,哀鸿遍野之际,一干人等却要为权柄而拼个你死我活,这难道就是自己当初举事的初衷吗?李密既乃真命天子,众望所归,自己听命于他又有何妨?说来说去还是麾下这帮兄弟不愿意失去即将得来的富贵啊!
  此刻翟让的心里就像那黑漆漆的夜空一样,看不到丝毫光亮,想起那些已经化为白骨长眠于地下的兄弟,不觉一阵阵酸楚,他只觉偌大的龙头府,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倾诉、可以理解自己的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五十九章 落日余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