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八章 为之奈何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2 点击数:2743次 字数:
  第五十八章为之奈何
  
  远处飞奔而至却不及相救的秦琼见此惨景,心中宛若刀割,泪水一时模糊双眼,只觉心中熊熊怒火夹杂着无边伤痛,让他再也难以抑制得住,当下双腿一夹马腹,双目尽赤,咆哮着挥舞长枪直奔单雄信等人而来。
  单雄信等见秦琼来至近前均脸色大变,忙不迭拨马后退。李密见状脸色冷若冰霜,眼神变得阴冷无比,心中杀机为之大动,这样不世出的虎将既不能为己所用,就决不能纵虎归山,况且此人与翟让心腹单雄信等人有旧,更是不容放过,免得他日养虎为患。想到这李密一声令下,顿时麾下李玄英等数员心腹战将忙上前将秦琼团团围住厮杀。
  这时候张昱调息一番后已然恢复了几成体力,他担忧秦琼安危,忙催马随后赶到,见秦琼已然落入瓦岗众将的包围之中,心中顿时焦急万分,冷汗瞬间浸透背脊。他暗暗对自己说此番即便无法在瓦岗寨立足,也决不能任由秦二哥身死当场。张昱暗叹一声,已然打定主意,当下也挥槊加入战团。
  秦琼见这个怪面客阴魂不散,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再想到此番均乃此人作梗,大帅方惨死于此,不禁心中对此人掀起滔天恨意,他奋力一枪如同青龙出水,撩起漫天枪影,迫退了其余瓦岗战将,催马纵枪就奔张昱而来。
  张昱见状心中反而暗自窃喜,他在长槊与秦琼手中长枪相击之际,暗中咬破舌尖,张嘴喷出一口血水,显得适才伤重,此番再度被秦琼枪上力道震伤的样子,当下张昱拨马假装不敌就往外围逃走。
  秦琼此时已是血贯瞳仁,对其欲杀之而后快,当下哪里肯放,随后紧追不舍,其余瓦岗众将见状不禁怔了一怔,很快也醒悟过来,追随着杀了过去。李密见状则微微皱眉,表情变得极度的阴森,在猎猎飘扬的大旗下显得若有所思。
  张昱回头,眼见飞驰中自己与秦琼和瓦岗众将已然拉开了一段距离,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多想,当下急切对身后杀气冲天的秦琼低声吼道:“秦二哥,我是张昱张横秋啊,你已然深陷重围,还不速速逃命!”
  秦琼闻言宛若雷殛,在马上晃了几晃,此时他心中已是恍然大悟,怪不得此人身形如此熟悉,武艺如此高超,原来是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昔日生死兄弟。
  秦琼只觉心头一阵茫然,自己先是在战阵中遭遇单雄信,徐世绩,接着就是与张昱两度亡命搏杀,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为何要让自己和一众兄弟反目,为何老天偏偏要让大帅死在自己兄弟手中?
  张昱眼见后面已然有人追上,可秦琼却在马上变得恍惚失神起来,不禁心急如焚,他厉喝一声:“呔,秦叔宝,今日你休想再逃离生天。”秦琼被张昱的厉喝惊醒,他此际虽然心乱如麻,却也知此时此地已容不得他再拖延片刻。
  眼见四下里隋军四散溃逃,身后瓦岗众将又追杀至近前,秦琼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张昱,眼中杀气虽依然凌厉,却也没有了适才的那股疯狂。他忽的仰天一声凄厉悲啸,啸声中蕴含着无尽的愤怒与苍凉,就如同九天龙吟,声震云霄,连绵不绝,远远传送出去,一时追杀在后的瓦岗战将胯下战马皆惊恐不已,稀溜溜嘶叫,打着转不敢近前。
  秦琼看也不看张昱一眼,当下挥舞长枪杀出一条血路而去,瓦岗军均畏其神勇,一时竟无人敢近前截杀,任由其逃离战场。
  这场恶战以张须陀的战死,隋军的一败涂地而告终,虽然大龙头翟让身受重伤,其侄儿翟摩候惨死当场,可能够击杀张须陀这样不世出的大隋猛将,还是让瓦岗群雄振奋不已,一时军营内气势如虹,士气高涨。
  大伙对此役献四将合围之计的张昱更是刮目相看,再也不敢小视,纷纷上前对张昱夸赞褒奖一番,便是素来仇视张昱的王伯当此际也不得不低眉顺眼,不敢再出言相讥。
  张昱却在众人的欢笑声中缓步走到一边,他手中掂弄着军卒献上的两柄金装锏,只觉沉重无比,一如他此际的心情,这双锏正是秦琼适才大战中攻击自己时所遗。张昱眼前总是闪现秦琼杀出重围时那茫然无助的眼神,马背上落寞凄凉的背影,心中怎么也难以快活起来。
  此时徐世绩缓步走到他近前,贴耳低声道:“张兄弟,谢谢你放过秦二哥,此情我和单老大末齿难忘,只是密公似是有所察觉,好像很是不快,若是连累于你,我等兄弟可真是过意不去。”
  张昱闻言脸色为之一变,心中暗暗警觉,难道自己暗放秦琼逃生的举动已然被此人看穿,自昔日与徐世绩在明月山庄初逢,他就觉得这个俊秀的公子哥端的深不可测,难以捉摸。
  当下张昱冷哼一声,森然道:“徐兄弟,你真的会说笑,可惜张某人愚鲁,实在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说完转身拂袖离去。
  徐世绩见状也不生气,看着张昱离去的背影,他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低声喃喃道:“原来你并没有我想象中那麽难以对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五十八章 为之奈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