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七章 须陀归天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2 点击数:1691次 字数:
  第五十七章须陀归天
  
  谢映灯站在大海寺中一座高塔上,看着寺后不远处落入重重包围中的张须陀,眼中不禁射出刻骨仇恨,就是眼前此人,让河南道上多少义军兄弟饮恨其枪下,此际因果报应,竟然落入咱家的手中。
  他手腕一翻,铁胎弓已然在手,一支长箭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谢映灯喃喃道:“逐月弓啊逐月弓,今遭但愿你能得尝所愿。”
  张须陀正在奋力搏杀,忽然感到一阵胸闷,他自知乃是气力使用过度的缘故,心中暗叹自己已比不得昔日壮年勇武。此际他已然萌生退意。忽的心头警兆闪现,正自微惊,就闻一阵锐啸,一支箭带着无边杀意飞旋而至。
  张须陀的眸子蓦地收缩,向来临敌从容不迫的他亦是面色一变,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仅凭破空之声,这一箭几乎已经超越了世间所有速度的极致,非凡人所能为之,端的是鬼神皆惊。张须陀欲侧身躲闪已是不及,“噗”的一声,此箭正中他的左肩胛处,顿时血如泉涌,战袍殷红一片。
  张须陀大喝一声,猛地用手折断身上箭矢,拨转马头,右手横枪,左右冲杀,一时竟无人可挡。
  谢映灯见状暗叫一声可惜,对张须陀的神勇也是折服不已,他缓缓收起长弓,喘息不止,适才这一箭已经耗损了他全部力道,此刻已然周身无力。
  李密眼见张须陀就要杀出重重包围,一时心急如焚,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头。他素知张须陀虽然骄横狂傲,却向来爱兵如子,于是下令对围住的残余隋军只围不杀,同时令瓦岗军假装隋军大声哭喊着:“大帅救救我等,切勿抛下我等!”
  张须陀闻言心如刀绞,他向来自负英雄,此番若抛下自家军卒任由瓦岗军宰杀而不顾,就是苟活又有何意义?他决不能放弃这帮兄弟而独活。
  想到此处,张须陀悲啸一声,拨转马头,纵枪又重新杀回战阵,远处观战的翟让看到此幕,也不禁暗叹此人真英雄也,浑然忘了张须陀适才差点要了他的性命。
  单雄信等人见张须陀再度杀回,固然叹其神勇,也均觉脸上无光,四人更是咬牙切齿般使出浑身解数上前围杀,均暗忖此番若再被张须陀逃出生天,以后可就无颜再在河南道上混了。
  张须陀此际只觉手中长枪愈发显得沉重,大量的失血使他感到阵阵晕眩,“难道是天亡我也?不,老夫纵横天下,怎么能死在这样的贼寇手中!”他一边厮杀一边暗暗问自己,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熊熊在燃烧。
  秦琼此际与张昱战的也是难分难解,他暗忖再拖延下去,大帅定然危矣,想到此处,决定使出绝命杀招来对付眼前这个可怕的敌人。想到这秦琼虚晃一招,拨马便奔大海寺而来,张昱那里肯放,催马便追。
  就在两匹马一前一后首尾相接之际,就见秦琼扬手拔出插在背后的瓦面金装锏,回身大吼一声,一支锏脱手掷出,如同闪电般袭至张昱面门,张昱暗叫一声不好,一个蹬里藏身闪过此锏,刚翻转身形,就听一阵锐啸声,另一只锏已然来到近前,此际已是躲闪不及,张昱忙左手松脱长槊,闪电般探出,间不容发间抓住了飞旋袭来的金锏,可此锏上传来力道实在太大,张昱只觉左手虎口剧痛,还是未能牢牢抓住,金装锏脱手而过,重重击打在张昱前胸护心镜上。
  顿时张昱只觉嗓子一阵发甜,一口鲜血涌上口中,虽极力压制,还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出,染得胸前衣襟鲜红,眼前一黑,伏在马上几欲坠下,也幸亏他左手一抓已然消抵了锏上大部力道,否则非毙命当场不可。当下他深吸一口气,运转周身气息直至丹田处,方觉心中烦恶略减。
  张昱知自己受伤甚重,当下端坐马上调息,不再追赶秦琼,秦琼见如此杀招仍未能取其性命,也不禁对张昱佩服的五体投地。当下秦琼不敢耽搁,催马直奔大海寺后,他身后的隋军欲一道前往,却被张昱带来的瓦岗军截住厮杀。
  张须陀浑身浴血,宛若厉鬼,可依然无人敢正撄其峰,他冲杀间忽闻一人凄声大叫道:“大帅救我,”定睛循声一看,只见不远处一人手执长刀,身中已是中了数箭,在一众瓦岗军围攻中渐渐不支,赫然便是自己帐下爱将潘封。
  张须陀忙催马来至潘封近前,正欲出手相救,就听一声惨呼,几把明晃晃的钢刀已然砍在潘封身上。张须陀怒叱一声,手中长枪毒蛇般吞吐,闪电般将眼前几名瓦岗军悉数刺杀于当地,他跳下马来,扶起血泊中的潘封,一时心如刀绞。
  潘封缓缓睁开双眸,断断续续道:“大….帅,快…..快走吧!”说完闭目而逝,张须陀泪如泉涌,缓缓站起身形,此时他只觉一阵阵天旋地转,感觉浑身似被抽空了一般,已然无力再翻身上马。听着耳边传来隋军一阵阵凄惨的喊叫声,张须陀自忖必死,不禁仰天长叹:“兵败如此,何面见天子乎?”
  当下他右手擎枪,斜倚在心爱的战马身上,摘下了头上的战盔,任由满头萧萧白发在风中飞舞,瞬间围上来的单雄信等人被其神威所慑,一时竟是不敢近前。
  张须陀见状面露鄙夷之色,冷哼道:“你等逆贼,老夫今遭成全你们,此际不取老夫首级更待何时?莫非无胆不成!”说完放下手中长枪,闭目不语。
  翟让侄儿翟摩候心中痛恨张须陀刺伤其叔父,当下怒喝道:“老匹夫,到了此等境地,你还敢如此狂妄,真是死不足惜。”说完飞身下马,手擎长刀来至张须陀近前,扬刀欲取张须陀首级。
  就听徐世绩大喝道:“摩候,小心!”,就见张须陀忽的怒目圆睁,眼中神光爆射,闪电般抽出了腰间宝剑,惊虹一闪间,翟摩候但觉颈中一凉,一颗人头已是飞出去老远,双目睁得溜圆,满是不信之色,想是至死也不明白张须陀还会有此雷霆一击。翟摩候颈间喷出的鲜血飞溅在张须陀的萧萧白发上,使得这位年近花甲的老将此时如同恶鬼般可怖。
  单雄信等人见状目眦欲裂,怒吼着涌上,手中兵刃一起朝张须陀身上招呼,张须陀闷哼几声,眼中神光慢慢涣散,如山身躯缓缓倒下,一代战神就此毙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五十七章 须陀归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