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六章 大海寺前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2-02 点击数:1545次 字数:
  第五十六章大海寺前
  
  当夜三更,李密依张昱之计下令,令单雄信、王伯当各率三千人马即刻出发,匿于大海寺北密林之中,令徐世绩、李玄英各率两千人马潜匿于大海寺东西处山谷之中,谢映灯则挑选精于射术的好手计一百余人,控制住大海寺中僧侣,藏匿于寺中,伺机射杀张须陀,令张昱率三千人马负责拦截秦琼,余下人马由翟让、李密等率领,只等天明诱张须陀一战。
  天刚放明,张须陀顶盔贯甲,刚收拾停当,就闻外面号炮连天,人喊马嘶,有军卒来报,瓦岗军前来讨战。
  张须陀闻言冷笑一声道:“这帮逆贼,吾视之若土鸡瓦狗,安敢如此猖狂。”当下操起虎头錾金枪,飞身上马来到阵前,秦琼也慌忙上马随后掠阵。
  但见瓦岗军军中大旗下端坐一员大将,虎背熊腰,神威凛凛,手中一杆泼风九环刀,不是别人,正是瓦岗寨的大龙头翟让。
  翟让在马上戟指喝道:“兀那老贼可是张须陀不成?还不赶紧前来受死!”身后军卒齐声鼓噪,声势惊人。张须陀不怒反笑,回首对秦琼道:“叔宝但替我掠阵,看老夫如何枪挑此獠。”说完催马来到两军阵前。
  翟让也不示弱,纵刀策马飞至,就听翟让大喝一声,手中九环刀划破长空,顿时刀气纵横,汹涌着朝张须陀劈来。
  张须陀在马上微一错身闪过翟让这刀,手中黑幽幽的长枪化作漫天乌光,闪电般刺出,发出嗡嗡风雷之音,顿时翟让只觉周身上下皆笼罩在张须陀的枪锋之下,心中不禁暗暗吃惊,盛名之下果无虚士,这张须陀端的神勇无比。吃惊之余翟让又生争胜之心,当下奋力运转手中长刀,一口刀使得是风雨不透,道道寒芒围绕张须陀上下翻飞,二马盘旋间,就听刀枪相击声此起彼伏,两人厮杀在一起。
  战了不到三十回合,胜负之势已现,就见张须陀一杆枪使得神出鬼没,幻出重重枪影,如狂风飞舞盘旋,很快就把翟让杀的狼狈不堪,险象环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忽的就闻张须陀厉啸一声,手中长枪一式惊雷逐鹿,再度向翟让前心刺去,这一枪有若穿云而出的黑色蛟龙,张牙舞爪,其势无可抵御。翟让心胆俱裂,在马上一扭身想躲过此枪,可躲闪得稍嫌慢了点,这枪堪堪贴着肋下擦过,带起一大片皮肉,顿时血流如注,翟让疼得眼前金星直冒,几欲摔落马下,他也是久经杀阵之人,当下反应极快,未等张须陀再度出枪,已是拨转马头回马便逃。
  张须陀在马上仰天大笑,他把手中长枪一挥,大喝道:“儿郎们,给我杀!”翟让、李密则率瓦岗众军一路败退,直奔大海寺而去。张须陀杀的性起,带着亲卫营率先追杀下去。秦琼见瓦岗军虽败不乱,撤退的很有章法,一时疑心大起,担心张须陀吃亏,忙挥军紧紧压上。
  张须陀眼见前方一众逆贼丢盔弃甲,狼狈不堪,不禁老怀大慰,更坚定了斩草除根之念。忽见前方好大一座寺院,匾上书着大海寺三个鎏金大字。此时翟让等人绕过大海寺继续向北逃窜,张须陀不假思索,催马紧追不舍。
  在大海寺北面就见一片绵延数里的树林,眼见翟让等人就要逃进林中,那样势必纵虎归山,张须陀好生着急,连连打马扬鞭,欲在翟让等人进林前截住他们,他胯下乃是名驹,唤作照夜狮子雪,能日行千里,眼见就要堪堪追上。
  此际就听一阵弓弦声响,密林中一阵箭矢如漫天飞舞的蝗虫呼啸而至,张须陀上下长枪飞舞拨打雕翎,一时倒也无虞,身后跟随的隋军军卒可就惨了,一个个正追杀的兴高采烈,毫无防备之下被箭雨收割了无数性命,顿时惨叫着倒下一大片。
  张须陀见状气塞胸膛,一时怒不可遏,但见从密林中此时杀出两路人马,为首两员将领皆骁勇异常,正是单雄信和王伯当,而李密等则挥军回头掩杀,但见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皆为瓦岗军,将张须陀团团围住。
  此时秦琼率隋军后军将至,闻听前方喊杀声震天,心知不妙,暗忖定是大帅中了埋伏,正欲前往增援,就闻一声号角,一列人马斜剌剌杀出,拦住自己的去路,为首者长槊飞舞,壮若天神,正是昨日自己会过的强劲对手。秦琼部众见昨日那个丑陋无比却又厉害绝伦的怪客再度出现,顿时为之一阵骚动,未战已然心怯。
  张须陀此际也知中计,可他自恃勇武,对瓦岗群雄甚为小觑,当下非但不下令撤军,反而扬声怒喝,催马上前,一人与单雄信、王伯当战成一团。
  紧接着又是一阵号角声响,徐世绩、李玄英二人率领人马自东西杀至,至此张昱所献四将合围之计已成,四员战将围着张须陀走马灯般厮杀。
  张须陀毫无惧色,一杆枪上下翻飞,舞起漫天枪花,宛若蛟龙出海,四人合战也不过堪堪与之战成平手。可张须陀带来的隋军情形可就大为不妙了,本来就被埋伏的瓦岗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加上后援被切断,已然成为一支孤军。
  但见瓦岗军气势如虹,喊杀声震天,再度摆出昨日李密所传鱼鳞阵和鹤翼阵,一时间如同砍瓜切菜般把隋军杀得尸横遍野,四下哭喊奔逃,许多隋军丢下武器乞降,可瞬间就被杀红眼的瓦岗军砍倒,只有张须陀的亲卫营一个个悍不畏死,死死护卫在张须陀身侧。
  秦琼见丑陋怪客挡住自己去路,一时心急如焚,大吼道:“逆贼,安敢如此欺我。”说完双腿一夹战马,黄骠马昂首怒嘶,快若闪电般朝张昱冲去。张昱眼中神光暴现,大喝道:“来得好!”说时迟那时快,秦琼手中长枪已如同毒蛇吐信般直奔张昱哽嗓咽喉处,一股凛冽的杀意顿时使张昱几欲难以呼吸。
  张昱闪电般躲过此枪,手中长槊挥出,看似如羚羊挂角般随意,称得上无迹可寻,可偏偏击在秦琼长枪力道已尽处,秦琼只觉虎口一麻,暗暗心惊不已,心道此人如此了得,看上去似是昨日与自己一战未竟全力,不知是何道理。可眼前已容不得他多想,只有战败眼前强敌,方能前去营救大帅。
  当下秦琼奋起神威,手中长枪如鲲鹏展翅又似灵蛇吐信,一枪快似一枪,枪枪追魂夺命,枪尖之前,已是模糊一片。而张昱眼中神采愈发炽热,终其一生,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神鬼莫测的枪法,简直已经达到枪术的巅峰之境。
  除了昔日和宇文成都两次交锋外,迄今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劲对手,张昱心中暗暗道:“秦二哥啊秦二哥,你端的英雄了得!”这一战让他觉得酣畅淋漓,一扫这些日心中郁闷,手中长槊更是如风如火如电,变化无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五十六章 大海寺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