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六章塞北阴云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22 点击数:1642次 字数:
  第四十六章塞北阴云
  
  公元615年的八月五日,大隋皇帝杨广再度率领后宫嫔妃和文武扈从,浩浩荡荡的从太原行宫出发,开始出巡塞北,三征高丽的失败,像一条毒蛇时刻啮咬着他的心,让他无法容忍这种屈辱,他试图重演大业三年北巡突厥启民可汗营帐的故事,挽回一点天朝上国的颜面。
  而此刻雁门地带的气候是云淡天高,清爽宜人,非常适合狩猎和演武,此刻天子旧地重游,不禁豪情大发,口中吟哦道:
  ??鹿塞鸿旗驻,龙庭翠辇回。
  ??毡帐望风举,穹庐向日开。
  ??呼韩顿颡至,屠耆接踵来。
  ??索辫擎膻肉,韦鞲献酒杯。
  ??何如汉天子,空上单于台。
  一旁的大臣近侍纷纷叫好,极尽献媚之能事,而人群中一个少女却是紧锁纤眉,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大隋景阳公主。
  自从张昱在她的生活中消失,公主心若死灰,一心向佛,拒绝了无数豪门贵胄少年的求婚,杨广和萧后屡次催促,均被她以死相胁,一时拿她无可奈何,也就听之任之了。此次皇帝即将出巡塞北的消息传开,侍女颦儿再三劝说她领略一下塞外风光,也好一扫心中阴郁。而景阳公主幼时就十分向往塞外,此番闻言也是怦然心动,所以当萧后劝说她一道前往的时候,她也很愉快的答应,如此反倒让萧后暗暗惊异,不过眼看心爱的女儿能够一展欢颜,还是让萧后很开心。
  公主看着父皇那张苍白中带着病态酡红的脸颊,再看看四下一张张奴性十足的面孔,心头不觉一阵厌恶,顿时意态萧索,眼前恍惚中出现了张昱高挺的身形,豪迈的气概,儒雅的谈吐。张郎啊张郎,你我为何天各一方?今生再也无缘得见,想到此处公主一时心如刀搅,疼的几乎无法呼吸,眼中更是珠泪盈盈。
  一旁的颦儿见状心中了然,也是黯然神伤,她近前轻轻的挽扶着公主,离开了喧闹的人群。
  天空无比苍凉高远,碧草接天,漫无尽头,一只秃鹫在风中逆风翱翔,忽地,一声弓弦声响,那秃鹫悲鸣一声从空中翻滚跌落。
  张昱手执长弓,看着天空哀鸣着向下坠落的秃鹫,一时对自己的箭术也甚为自得,在左右随从羡慕敬服的眼神中,他的心不可抑制的无限飞扬。
  一年的蛰伏,让他无法忍受这种枯燥的生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为战斗和杀戮而来到这个世上的,从事马贼决不是他的选择,尤其是近期得知李密等在瓦岗寨叱仛风云的消息,更让他心痒难耐,自侯君集投靠李世民的那一刻起,张昱就知道做一个马贼是永远没有资格挑战李世民的。
  忽的远处出现一个小黑点,接着逐渐变大,最终可以看出乃是一个人骑马向这里狂奔,奇怪的却是乘者趴伏在马背上,随着颠簸摇摇欲坠。
  张昱眉头一轩,吩咐属下将此骑截住,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没有那个不开眼的敢轻易闯入。立刻身后六七个属下策马飞出,团团将这个不速之客围住,皆擎起弓箭,大声呼喝对方来意。就听奔驰的健马悲鸣一声,腿一软瘫倒在地,口吐白沫,马上乘者被甩出几步,跌倒在地上。
  此时张昱近前方发现此人业已昏厥,后背插着一支长箭,身上衣衫被鲜血染红大片,而这样的箭矢只有突厥精锐的王庭卫队才可以使用,一时张昱不禁疑云大起,对眼前之人的身份很是好奇。
  曹元奎赶紧上前,见此箭入肉甚深,且在后心要害处,他冲张昱摇摇头,暗示此人之伤已是无力回天。曹元奎乃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行家,知道此际若是将箭拔出,此人立时就得毙命,他从怀中掏出金疮药轻轻洒在这个人的伤处,暂时止住流血,然后唤人拿来水袋,撩一些水至其口中,不一会,这个神秘乘者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看见张昱等人一袭马匪打扮,眼神中闪现一丝惊惶。
  张昱沉声道:“我知道你乃汉人,咱家从不加害汉人,你但请宽心。”这个人忽的满面红光,眼神也变得清晰无比,张昱见状不禁暗暗叹息,知道乃是回光返照之状。
  就见此人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业已被鲜血染湿,言道:“阁下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黑鹰首领?在下栾玉,乃是突厥王后义成公主随从,当年随大隋义成公主一起出嫁到突厥,前些天始毕可汗闻讯大隋皇帝御驾来至塞外,暗中集结二十余万大军准备攻袭皇帝,公主无意中得知此讯,写一封密信令我速速呈交大隋皇帝,劝他赶紧起驾速速返回太原,否则定会落入突厥大军之手,可恨我途中遭遇王庭卫队截击,虽殊死杀出,仍旧是功亏一篑,在下见首领也是汉人,万祈首领将此讯通告大隋,我死不足惧,却决不愿看到我大隋皇帝陛下被异族羞辱。”
  此人说完这番话后不禁一阵剧烈喘息,眼神逐渐开始涣散,却满含祈求之意,紧盯着张昱。
  张昱满面肃然,俯下身来看着此人,低声道:“兄弟,咱家也是汉人,绝不会让皇帝见辱于异族番邦,我即刻安排人手通禀大隋军队,你安心的去吧。”
  这人闻言眼角眉梢皆是喜色,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息,头一歪就此气绝。
  曹元奎轻声道:“当家的,咱们都与朝廷仇深似海,这才被逼流落塞外,此番突厥攻袭杨广,我等不若坐观其变如何?”
  张昱霍然转身,须发戟张,他一字一顿道:“曹元奎,你不要忘了你身上流淌的也是汉人的血脉!”曹元奎顿时面色紫涨,颓然无语,当下张昱令一队精干属下乘上快马,将栾玉舍命传递的书信即刻送往大隋军中。
  字母按:历史上杨广虽然昏庸无道,但在诗歌上的造诣却在那个世代都属翘楚,现今流传下来的杨广诗歌大约有十余首,这首《幸塞北》其实是杨广在突厥启民可汗在位时北巡所作,这里把它变成是始毕可汗在位时,杨广北巡所作,实是小说创作所需,当不得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四十六章塞北阴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