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一章?枭雄末路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22 点击数:1535次 字数:
  第四十一章?枭雄末路
  
  大将军宇文述立于一土丘之上,胯下的战马通体乌黑,毫无杂色,一身铮亮的铠甲更显出他不凡的威严与气势,虽然年事已高,满头白发,可那鹰隼般的眼神,仍然让人无法生出轻视之心。
  屈突通、卫文升以及来护儿三名大隋名将也端坐马上,身后是如林的枪矛,望不到边的玄黑铁甲洪流,正是大隋朝最精锐的部卒。
  看着远处慌乱成一团的杨玄感部,宇文述不禁低声笑道:“一将无能,累死全军,杨玄感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好,啃不下洛阳也就罢了,连弘农宫也不肯放过,这下倒好,落得个四面合围的结局,真的是愚蠢之极。”
  其余三人闻言也不禁笑了起来,就闻屈突通大喝一声,大隋军旗顿时飘扬竖立,火红的战旗迎风飘摆,猎猎作响,埋伏在四下的隋军齐刷刷闪现,呐喊着冲向杨玄感部众。
  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和号角声响彻原野,震撼长空,三十余万精锐隋军从四面包抄杨玄感部。董杜原方圆四五十里,地势平坦,没有什么地形可以依托,唯有硬战一途。
  看着四周铺天盖地般逼近的隋军,听着惊雷般的喊杀声,杨玄感眸子里露出恐惧之色,脸上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几下,他知道已经无路可退,用力摇了摇头,竭力把心中的恐惧驱赶出去,刷的拔出背后宝剑,朝前一挥,悲状的挥军冲向敌阵,李密、张昱等也是双目尽赤,怒吼着冲杀进敌阵。
  鼓角轰鸣,马嘶蹄急,黄尘滚滚中无数人马的身影若隐若现,杀气盈野。如云利箭划空锐啸,带着恶鬼号泣般恐怖声音,相互射向敌方,天地为之一暗,顿时就有大片士卒倒下,可瞬间就被人海吞没。一时战马撞击,箭矢飞舞,兵刃闪亮,士兵哭嚎交织在一起,构成诡异恐怖的乐章,无数生命在血光中徒劳的做最后的挣扎。浓烈的血腥气使天上耀眼的太阳也经受不住,逐渐变得黯淡无光,仿佛上天也不忍心再睹这场无情的杀戮。
  此次宇文述、屈突通等带来的皆是大隋精锐部队,这些日子他们一直为追赶杨玄感部而昼夜兼程,士卒个个因为劳顿而积累的怒火此际完全爆发,此番尽情宣泄在杨军身上,而杨玄感部众连日受创,早就羸弱不堪,根本抵挡不住隋军的攻击。
  很快就看出隋军的训练有素来,他们三五十个人结成小型军阵,拦截突击,包抄围杀,大量的杀伤杨军。
  此际见四下敌军如同潮水般涌来,许多未经正式训练的杨军士卒更是心胆俱裂,竟然抛下手中武器,哭喊着四下奔逃,可随即就被隋军无情斩杀,一个又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
  
  张昱疲累欲死,他已然在战阵中几经冲杀,此际什么招式全属多余,一个照面就会分出生死阴阳,死在他槊下的隋军将卒连他自己都无法说得清有多少,可隋军生生不息,好似无穷无尽,难以杀绝。
  此际在混战中,张昱早已与杨玄感离散,心中又是担忧杨玄感和李密等人安危,又是痛惜己方悲惨结局,悲愤之下,他禁不住仰天悲啸,下手更不容情,马匹所到之处,但见血雨片片飞溅。
  宇文述见状怒不可遏,他昨日本已接到长孙宇文成都密信,信中言明昔日大隋中郎将张昱就在杨玄感叛军之中,本有惜才收纳之意,可此际见张昱如此凶悍嗜杀,不禁怜惜之意大减,代之以无穷杀机,当即下令麾下猛将一起围杀张昱,绝不让其突围逃遁。
  渐渐的张昱好像逐渐失去意识,只知道机械的挥舞长槊,紧接着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很轻,就好像漂浮在云端之上,战场上杀戮的喧嚣他已然听不到一丝一毫。
  忽然,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大声提醒他快点醒来,当下张昱奋力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浑身已然被鲜血浸透,软绵绵的伏在马背之上,手中长槊已然不知去向,极目望去,残阳如血,远处喊杀声已然渐渐减弱,看来自己总算是杀出重围了,就在此时他终于无力的从马上摔了下来。
  杨玄感此际已然披头散发,浑身浴血宛若厉鬼,弟弟杨积善带着族中亲兵和心腹死士誓死拼杀,终于从包围圈中杀出一条血路,拥着他逃遁进了附近一处树林。
  此际天色已晚,可宇文述等人却没有仁慈之心,丝毫不给杨玄感喘息之机,勒令军卒点燃火把追杀,誓死擒杀贼酋杨玄感。
  望着远处敌军火把有若星罗棋布,听着捉拿杨玄感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再看着身边仅余的十余骑将士,杨玄感终于忍耐不住心酸,潸然泪下。喊杀声渐近,敌军已经有人看见他们了,开始发出一阵欢呼声,杨玄感再度擎起长剑带领余众冲杀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杨玄感却感到恍若隔世,他瘫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双手激烈的颤抖不止,已经再无力气搏杀,定睛一看,只有弟弟杨积善跟在身后,其余部众不见一人,显然已全部战死。
  此时杨玄感的脸上,已看不出丝毫的惊恐,只有浓浓的遗憾和深深的倦怠,拥有天下这个目标曾经离自己近在咫尺,可如今已是镜中花水中月了。
  看着杨积善仓皇无助的眼神,杨玄感不禁深深叹息一声,他怜惜的伸出手轻轻揩去弟弟脸上血污,轻声道:“为兄死而无憾,只是连累了你,叫我如何甘心啊!”
  杨积善哭道:“哥哥,事已至此,你还说此话作甚,还不赶紧随我冲杀出去。”杨玄感怜悯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此番你我兄弟已是插翅难逃了,昏君恨我入骨,若落入其手,死不足惧,但难免受辱,吾万万不愿遭受此羞辱,还请弟弟你先下手送为兄上路吧。”
  杨积善泣不成声,不忍下手,杨玄感虎目圆睁,怒斥道:“难道你愿意眼睁睁看着为兄受辱至死吗?”
  杨积善拭去眼泪,咬了咬牙,挥起手中长刀,但见一道寒光掠过,杨玄感颈中鲜血狂喷,人头已然落地,一双眸子犹自睁的老大,眼角隐有泪迹,也许是伤感上苍对他如此不公,抑或是没有听从李密劝谏的悔意流露,但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
  杨积善看着哥哥死不瞑目的首级,一时泪如泉涌,此时他见四下里火把通明,喊杀声已来至近前,颤抖着举起手中长刀,正欲扬刀自刎,就听一声弓弦声响,一箭正中其手背,疼得杨积善哎呦一声,长刀丢落地上。
  但见不远处一将嘴噙冷笑,手持长弓,身后是数百军卒,正是隋将屈突通。屈突通命人将杨积善绑了,大踏步走到近前,俯身捡起杨玄感的首级,就着火光定睛观看,良久方纵声长笑,甚为欢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四十一章?枭雄末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