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一章 破釜沉舟(二)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7 点击数:1636次 字数:
  第三十一章破釜沉舟(二)
  
  张昱悄然潜回自己宿处,打开包袱,拿出一件软甲贴身穿上,这软甲乃是自己昔日塞外从一过往商队处劫得,其软如绵,刀枪莫入,如外罩袍服可丝毫不起眼,更不显臃肿,当时就知是个异宝,一直予以珍藏,眼下正是生死关头,半点马虎不得,当下收拾停当后,卧床闭目调息。
  不多时,天已放明,张昱起身后洗漱停当,匆匆用过早点,静静的呆在屋中等候李世民的到来。
  很快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接着门帘一挑进来三人。当先一人乃是一白袍少年,观之风神俊雅,飘逸出尘,一双眸子灵光闪动,周身上下英气呼之欲出,身后左边一个大汉甲胄在身,高约八尺开外,四方脸,通天鼻,长眉鹰目,整个人看上去威猛彪悍,张昱只觉这汉子分外眼熟,右首这人却是一袭文士打扮,面色白皙,长须过腹,约有三十上下。
  张昱暗忖这白衣少年定是传闻中有若神龙的二公子李世民了,果非池中之物,整个人身上看不出半分世家子弟的浮华跳脱。便是那劲装大汉张昱业已想起,乃是昔日京城校场比武较艺时所遇的雍州刘宏基,此人武艺甚为了得,不料此番也投靠李氏一族了。
  只见白袍少年微一拱手道:“这位定是张昱张兄了,小弟李世民,这几日实因要事耽搁,未曾及时拜访,尚乞恕罪,为表歉意,此番特来相邀张兄一道狩猎,一则可为兄长散心,二则狩猎完毕,你我兄弟把酒言欢,也当属一大快事,不知张兄意下如何?”
  张昱暗自冷笑一声,面上却是露出惊喜神色,连呼故所愿也,当下李世民将身后两人介绍给张昱相识,果不其然那大汉乃是刘宏基,那文士却是李世民妻兄,名唤长孙无忌。
  四人说笑中来到室外,早有侍从牵来几匹骏马,李世民等披挂整齐,扬身上马,张昱却仍是乘自己原来坐骑,李世民打马扬鞭头前引路,身后烟尘滚滚,赫然有数十骑精甲骑士相随,张昱暗自冷哼,这那里是去打猎,分明是去沙场搏杀,当下暗自凝神戒备,紧贴李世民身侧。
  不多时已然来至城外,很快驰入一地势险要之处,观之远处一座山坡宛若龙首,张昱暗忖这定是所谓老龙口了。当下一勒马缰,止住奔马,一旁李世民也忙勒马不前,其余众人也都停下,李世民不解言道:“不知张兄因何止步不前?前方转角处便是狩猎所在,异兽珍禽众多,端的是好去处。”
  只见张昱仰面呆呆的看着天空,却是没有回答,李世民见状心中纳闷,追问道:“张兄你怎么了?”张昱闻言方回过神来,他手指天空对李世民道:“二公子,你请看天上那乃是何物?”
  李世民手搭凉棚仰望天空,其余众人也皆好奇,齐刷刷举目观天。李世民但见此际天上太阳光芒四射,晴空万里无云,毫无异常之处,不觉甚是奇怪,正欲转身问询张昱,忽觉脖颈间一凉,但见张昱手擎单刀已然横亘其项间,在阳光照射下,冷深深的刀光宛若银蛇游动。
  四下顿时一片惊呼夹杂着喝骂之声,但众人投鼠忌器,皆不敢近前。李世民端坐马上,淡淡一笑道:“张兄端的好手段,小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张昱见他此际仍是面不改色,也不禁暗自钦佩,冷笑道:“二公子,你的手段也煞是了得,前方这老龙口恐怕乃是虎口吧,张某人旧历战阵,你等身上杀气弥漫,岂能瞒得了我?”他暗自感激李建成报讯之情,担心事后李渊追究是谁走漏风声,因此故弄玄虚,混淆视听。
  一旁长孙无忌沉声道:“张昱,你意欲为何?”张昱哈哈大笑道:“在下所求无他,临别之际还想再见一眼唐公以述离情,不知能否得偿心愿”。
  李世民笑道:“此番一着不慎,已然满盘皆输,还有什么好说的,宏基,你现下速去见我父亲,将张兄美意带到。”
  刘宏基不敢怠慢,当下拨转马头飞驰而去。李世民又道:“张兄,你一直这样挥臂举刀,难道不觉疲累,咱家既已认输,断不会再行反悔之事,留待日后找回颜面便是,此际你可以将刀拿下了”。
  张昱哈哈大笑道:“二公子你的胆气在下也是好生佩服,也甚是信得过,可惜咱家却是信不过唐公,一切还是等他来了再说吧,此际就委屈你了”。李世民闻言闭目不语。
  不到一个时辰,远处马蹄声轰然响起,一队骑兵飞至,将张昱团团围住,刀剑弓弩一齐对准着他。忽的,四周围合之人闪开一条道,一匹健马驰入,马上之人赫然便是唐公李渊。他冷冷看了一眼张昱道:“张昱,你此刻将二公子放了,老夫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张昱哈哈狂笑道:“唐公,你忒的小看我张昱了,这次出使你处,咱家本就抱着有来无回之心,眼下只是不屑唐公行此卑劣之举,又岂惧斧钺加身,若再以危言恫吓,倒让咱家小觑于你了,况且有二公子相伴,黄泉路上也当不致寂寞”。
  李渊闻言气的浑身颤抖,几欲发狂,他戎马一生,战功赫赫,何曾被一黄口小儿如此轻侮,当下深吸一口气,强压怒火道:“你意欲何为?”
  张昱冷冷道:“此番咱家主上与唐公所商之事,唐公既已拒绝,咱家也不勉强,烦请唐公发下重誓,绝不泄露此事,只要唐公承诺此事,二公子当保无恙,否则咱家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李渊在马上沉默不语,半响方一字一顿道:“我李渊对天发誓,决不泄露你家主上所谋,若违此誓,我李氏一门灰飞烟灭,人神共弃之。”张昱见其在众人面前发如此毒誓,暗自放下心来。李渊怒喝道:“张昱,还不赶紧放了二公子。”
  张昱笑道:“这是自然,咱家可不是言而无信之徒,只是有一事要问个明白,不知届时在下放了二公子,唐公可愿放过在下,要知适才唐公只是发誓不泄露此行密事,可没有答应放过张某人啊。”
  李渊为之气结,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李世民此际沉声道:“张兄,你休要侮我父亲,咱李家男儿向来一言九鼎,掷地有声,你尽管放心便是。”
  张昱斜睨着他,剽悍的脸上闪现野兽般的笑容,朗朗大笑道:“此番咱家便信你一遭,不过你等即便反悔,咱家又怕过谁来,届时掌中这把刀可要畅饮鲜血了”,说完撤回长刀,傲立马上。
  李世民也不慌张,并没有急于逃离现场,反而深深看了张昱一眼,叹道:“张兄真英雄也!此番不能成为至交,反而兵戎相见,着实让世民心痛,此地一别,唯愿下次再见之时能够握手言和。”言下唏嘘,语气真诚之至。
  张昱看着他始终沉静的双眸,里面却是深沉如海,竟看不出丝毫端倪,不由得心中凭空生出一股寒意,暗叹此子果属枭雄之辈,李建成不如其多矣。当下扬声道:“二公子厚谊,张某人留待日后来报,此番就此别过。”说完拨转马头,在李氏父子复杂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三十一章 破釜沉舟(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