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八章 风虎云龙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7 点击数:1698次 字数:
  第二十八章风虎云龙
  
  第二日天刚微亮,张昱就自起身,刚洗漱停当,就有侍从带着大公子李建成、四公子李元吉走了进来,原来李建成昨夜闻听李渊言道此番为杨玄感做密使的乃是张昱,分外惊喜,要知当年张昱以杨素客卿身份校场一战扬名,成为天下多少少年俊彦心中偶像,李建成也不例外,而李元吉更是把击败张昱当作平生最大愿望。
  李建成最近心情很是沮丧,父亲对自己越来越冷淡,看着自己的目光总是带着些许不屑和怜悯,这让他几欲崩溃,可他并非蠢人,深知这一切都是自己被二弟世民的光芒掩盖所致,要想重新获得父亲信任,就必须有所建树,改变自己在父亲心目中懦弱无能的形象。
  此番他听闻张昱来到怀远,脑中不由灵光一闪,心中暗忖,这张昱世之虎将,若能将之揽至麾下,一来日后可为自己擎天巨臂,二来也可彰显自己也是深孚众望,这世间未必仅二弟乃当世之明主,故今遭特意前来拜访,意图笼络张昱。
  而李元吉与李世民则一向不对劲,他不喜欢这个样样都无可挑剔的二哥,所以整日总是缠着李建成。今早李元吉看到大哥鬼鬼祟祟的出门,感到十分惊奇,于是悄悄缀在其后,要到张昱处时,一不小心被李建成发现,一番说教后摆脱不了,李建成无奈只得带着他一道前来。
  张昱见李建成兄弟俩前来拜访,也是大出意料。尤其让他意外的是,贵为唐公世子,李建成身上并无世家子弟固有的狂傲,反而浑身上下皆透着一股谦和,加上相貌英俊,谈吐不凡,使人一见就容易产生好感,而李元吉虽长相不俗,却满脸暴戾之色。
  客套一番后,李元吉急不可耐的邀请张昱到府中演武场,意欲和他比试一番。李建成暗自恼怒,深悔自己不小心,被这个活宝缠上,坏了自己大事,当下正欲斥责李元吉,不料张昱却是欣然允诺。原来张昱也是心急如焚,正想借机探听一下李氏父子口风,何况李元吉看上去兴致勃勃,目光中充满渴望,若不答应,料他也不肯轻易罢休。
  李建成无奈之下只好与李元吉一道陪张昱来到演武场。尚未到达演武场,老远就听到一阵震天介喝彩声,等近前一看,演武场一周已然围满人群,分开人群进入其中,就见场中一名少女身着劲装武士服,正自引弓射箭,啪、啪、啪几声弓弦声响,箭箭皆中红心,四下里一时又是彩声大作。
  张昱见状暗暗称奇,这少女的箭术放眼大隋军中也属翘楚,没料到一介女流也有如斯神技,此女看上去也就二十不到,妩媚中带着勃勃英气,有一种高门大阀出身的女子独有的高贵气质。
  旁边一位白袍少年微笑着从其手中接过弓箭,拉弓如满月,箭去似流星,结果也是连续数箭俱中红心,惹来轰天喝彩。两人相视一笑,目中均流露情意无限,男的俊逸无比,女的英姿飒爽,直如一对天作之合的壁人。张昱暗叹天下之大,端的卧虎藏龙,就是眼前这少年也是身怀百步穿杨之技。
  此时这对青年男女业已看见张昱等人,忙上来见礼,张昱经李建成介绍方知,眼前这位少女乃是唐公李渊爱女,姓李名昭,旁边那位英俊少年乃是她未婚夫婿,姓柴名绍字嗣昌,乃是颖阳人氏。
  柴绍李昭二人见了张昱也是分外仰慕,互道寒暄。
  此时李元吉早已不耐,喝令下人从兵器架上拿来一杆长枪,对张昱大声道:“不知哥哥你用何等兵刃?”张昱笑道:“在下就用单刀陪四公子练上一遭”,当下有人递来一把厚背长刀,众人知晓下面将有一场龙争虎斗,忙退出场外观看。
  李元吉也不客气,手腕一抖,擎枪就是一式凤凰三点头,长枪宛若毒龙,分上中下三路朝张昱刺来,张昱心下暗赞,这李元吉年龄虽小,枪法已然登堂入室,假以时日,必成一代枪法大家,当下不禁生了好胜之心,手中长刀斜劈而出,只听当的一声响,刀枪相击各自弹开,李元吉只觉手心一麻,当下暗惊张昱神力过人,他本自负力大无穷,不料这张昱更胜一筹。
  张昱身形紧随而上,手中长刀大开大阖,如暴风骤雨般,不给李元吉丝毫余暇,李元吉毫不示弱,一杆枪使得有如巨蟒缠树,又若梨花飞旋,一旁众人看的神为之夺。此时张昱已然看出李元吉所使枪法乃是东汉姚期所传的霸王枪,此枪术含古用矛之法的“提、掳、拦、拿、缠、翻、圈、环”这八式在里头,是枪法之祖,堪称世间绝学,端的是厉害无比。
  张昱此际已然收起轻敌之心,刀法一变,使出必胜杀招,掌中刀使得是既凌厉刚猛又变化无方,两个人是各出奇技,互不相让,就见场内刀光连闪,枪影横飞。
  斗至酣处,张昱大喝一声,声若雷鸣,身形冲天飞起,手中长刀闪电般当空劈下,一道炫目刀光夹着凌厉刀气朝李元吉急涌而至,旁观的众人皆觉得张昱这一刀势不可挡,即便是一座大山横亘于前,也会被轻而易举的劈为两半。李元吉来不及避让,当下奋力挺枪相迎,就听咔嚓一声,长刀已然将李元吉手中长枪枪杆砍断为两截。
  在众人惊呼声中,长刀堪至李元吉头顶不远处硬生生收住,李元吉面如土色,只觉双腿一软,顿时跌坐在地。张昱洒然一笑,收刀入鞘,口中赞道:“四公子端的好功夫。”
  李建成慌忙上来将李元吉扶起,替他拂去身上尘土,斥道:“四弟,你真是胆大妄为,竟敢跟张兄弟一较高低,这下当知天外有天了,看你以后是否还目中无人”。口中虽是斥责,眼中却满是怜惜之意,张昱看在眼里,暗道这建成公子也是温厚之人,对其的好感不免多了几分。
  李元吉却是不以为意,他本好勇斗狠,自恃武技强横,向来自视甚高,此番败在张昱手下不但不记恨,反而对其佩服的五体投地。
  李建成本就对比武较技一事甚为不耐,此刻更是忙不迭拉张昱离开演武场,安排下人置办酒水,李昭却是先行告辞,那柴绍公子倒甚为豪爽,留下来陪张昱饮酒。
  席上张昱有意探问李建成等人关于联盟一事,不料建成公子看似敦厚,却也非易与之辈,谈吐间不露半点口风,就是李元吉这个莽浑小子,也是对联盟一事只字不提,倒是一个劲敬张昱的酒,张昱暗叹一声,只得作罢,一门心思与李氏兄弟及柴绍痛饮。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二十八章 风虎云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