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章饮马塞外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591次 字数:
  第二十章饮马塞外
  
  半天云望着天空如血的残阳,心中不禁掠过一丝寒意,难道自己将要如同这残阳一样败亡吗?张昱的出现,让他终于知道什么叫恐惧了。
  这个人的出现给侯君集和其他马贼带来强劲助力,现在他们已经拧成一股绳,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来绞杀自己。自己身边除了忽而术一员虎将,再也没有可用之人,二头领娄贤虽然老成持重,可惜武功谋略均非上选,为了生存,自己要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就是害怕遭了侯君集部的暗算,那么多年来自己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疲惫。
  这些天自己已经率领部下与侯君集为首的联盟激战十余次,双方都是死伤惨重,可是己方士气低落,敌人却是愈战愈勇,自己的人马除去战死逃亡的,已经所剩无几,再这样下去败亡是迟早的事。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半天云的思绪,“敌袭!敌袭!”手下的人狂吼着,迅速排成迎战队形。该死的侯君集,悔不该当初没有早点除掉他,现在就如附骨之蛆难以摆脱,半天云一边恨恨的咒骂,一边拔出腰刀。
  这些天他发现一个奇怪现象,追杀他的人马中出现了许多陌生面孔,虽然一开始这些人很容易对付,骑术箭术都不是自己属下对手,初次交战甚至惊慌失措,可随着几次激战下来,他发现这帮人除了嗜血亡命、悍不畏死之外,马上搏杀能力也以惊人的速度提升。
  不容他多想,侯君集带领追兵已经杀至近前,数十只羽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落入半天云方阵营,半天云一方虽然人困马乏,然所余之人皆是喋血疆场的好手,虽败不乱,在马上也是搭弓射箭相还,只见两边的箭在天空中穿梭着,你来我往犹如飞蝗,顿时双方都是一阵人仰马翻,不断有人从马上摔下,被铁蹄淹没。
  很快侯君集方就占据场上优势,将半天云部团团围住,双方厮杀在一起,半天云带着属下左冲右突,斩落敌人无数,可仍旧冲杀不出去。包围圈外,陈昆、杜方指挥数十个神射手精准的射击正在苦战的对方骑兵。
  张昱策马冲进敌阵,犹如天神下凡,长刀所致,敌方精锐纷纷落马,他们纵然骁勇善战,却无人是张昱一合之敌,即使半天云方最悍勇者也是为之胆寒。
  没多久,半天云就发现身边仅余十余骑相随,二头领楼贤早就尸骨无存,四下已经被围的如同铁桶一般,大势已去,连张昱也已驻马不再冲杀。
  半天云心如刀绞,这些亲随都是他一手挑选训练出来的,身手皆不凡,如今只能陪着自己束手待毙。他仰天长叹一声,忽的大吼道:“侯君集,你这个懦夫,敢否与我一决雌雄?”其声凄惨悲愤,有如垂死的凶兽般。
  侯君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败军之将,何足言勇。”言罢将手一挥,身后射手乱箭齐发,半天云等十余人均被射死当场。侯君集近前看着半天云死不瞑目的双眼,冷冷道:“死在我侯某人手里,你并不冤”。
  大胜后侯君集心情大悦,从此塞外群豪将惟他马首是瞻,怎不叫他心花怒放,这时张昱来到他身侧,笑道:“恭喜侯兄除掉心腹大患,从此驰骋塞外再无敌手”。
  侯君集沉声道:“此番灭掉此獠,兄弟居功甚伟,哥哥我真是万分感激”。两人相视一笑,虽然彼此均未交心,此刻也足感欣慰。
  张昱对侯君集道:“侯兄,此番事了,我将带领新建骑军深入草原磨砺,还望侯兄能够见谅,再则小弟若是缺着补给也要侯兄多多担待才是”,侯君集大笑道:“兄弟,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日后有了机缘不要忘了哥哥才是,哥哥这里随时欢迎你来”。
  从那时起,大草原上好像从天而降多了一支马贼队伍,约有四五百骑,打着黑鹰旗帜,来去如风,侵掠如火,让人防不胜防。奇怪的是这伙马贼对过往客商,尤其是汉人商旅向来恩惠有加,只要缴纳一定数量银钱,就可以放行脱身,从不多拿一分财物,但对于突厥王公贵族马队,却是下手狠辣从不留情,突厥王室组织几次围剿,但这伙马贼要么神勇的击溃突厥骑兵,要么悄然远遁不见踪迹,几次折腾,突厥王室虽是对这伙马贼恨之入骨,却也无可奈何。
  更让人们好奇的是为首的马贼首领传说是个年轻人,虽然杀人如麻却附庸风雅,没事时手里总喜欢拿着一把折扇,还经常吟诵扇上所题字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二十章饮马塞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