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十九章擎天之威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475次 字数:
  第十九章擎天之威
  
  所谓的盘石谷看上去却一点没有内地深谷大川的摸样,仅仅是一个地势低洼所在,方圆倒是不小,四周参次不齐的长着一些不知名的灌木丛,此时却是热闹非凡,谷中央按照回字型摆了好几排桌椅,每排桌椅后面都是毡布大伞罩着。\
  侯君集带着张昱、陈昆,杜方等人端坐在大伞下,身后依次排开是己方人马,对面正中端坐一人,看上去约有四十上下,面色古朴,颔下短须,嘴角凝固着一丝自负傲然的冷笑,气度甚是不凡。
  此人身后傲立一人,却是约有九尺开外,满面虬髯,高鼻鹰目,腰间悬着弯刀,一看就是异族汉子,周身的气势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煞是惊人。
  侯君集轻声对张昱道:“贤弟,对面就是唤作半天云的,据闻姓李名昭,身后乃是他的得力干将忽而术,此人乃是室韦人,擅使弯刀和狼牙棒,天生神力,塞外无人能敌,届时你可要小心应对才是”,张昱默默颔首不语。此时其他各路马贼也陆续赶到,首领也是各自落座,麾下人马纷纷安顿,一时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很快有人给桌上诸位首领每人发了一个大碗,然后搬出烧酒给各人满满斟上。这时从半天云身后闪出一人,生的短小精悍,只见此人朝四周一拱手,大声道:“各位,请稍安勿躁,请听在下一言”。顿时大家都不再吵嚷,四周仅听到马匹的喷鼻声。
  这汉子大声道:“各位首领,各位好汉,咱们自打在塞外谋生以来,频频遭受突厥和大隋官军围剿,弟兄们损失惨重,多少人血染草原,埋骨他乡。究其原因乃是各自为战,一团散沙,没有形成强有力联盟之故,为此,半天云大哥提议,咱们诸路兄弟今日聚会,选出一位德高望重,能够服众的盟主,领着咱们大伙一道发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请各位首领赶紧商议才是”。
  席上诸马贼首领包括下属闻言顿时嗡声四起,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这时有唤作赵风的马贼首领站起道:“敢问半天云大哥,这盟主一经选出,是否以后咱们都得听从他的号令?”
  半天云缓缓站起身形,这时张昱方才发现此人身材也甚是高挑,只听他扬声笑道:“赵兄弟,这是自然了,不但大伙都要听从盟主号令,就是日后所获财物,也须经盟主同意方可处置。”
  闻听此言四下更是哗然,各人均面露忿色,半天云见状冷笑一声道:“怎么,各位兄弟吃官府和突厥人的苦头还嫌不够吗?这样做又有何不妥?”他并无威胁之言,却让人听着满是威胁之意。
  众人均知这塞外马贼中数半天云部势力最大,人马众多,当下也是不敢得罪,虽然都心怀不满,却一时无人敢言语。
  侯君集霍然站起道:“敢问李大哥,不知推选盟主之法为何?”半天云哈哈大笑道:“你我兄弟做的是刀头舔血的买卖,当然凭实力说话,谁的刀子最快,谁的实力最强谁就是盟主。”
  此时半天云的心意已是昭然若揭,其余首领是又恨又怕,却又不敢出面抗争,俱将目光视向侯君集,均暗自忖道:你使人来言联合抵制半天云,此时就看你有何高招了。
  侯君集向张昱看了一眼,张昱已然明了,当下挺身而起,大声道:“半天云大哥所言甚是,乱世之中唯有勇力为尊,谁的刀子快谁就是盟主不二人选,在下不才,乃是侯大哥属下,愿以手中单刀会会各路兄弟,如果侥幸获胜,烦请大伙推选侯大哥为盟主,在下先行谢过了”。
  半天云何等人物,此时已知张昱乃是前来搅局,当下深深看了张昱一眼,冷冷一笑道:“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今天索性来个比武夺魁,不论生死,谁方获胜谁就是盟主”。
  话音刚落,身后忽而术已经走到场地中央,对张昱一扬手道:“兀那小子,还不赶紧过来,看咱家怎么收拾你。”说完唰的抽出腰间弯刀。
  张昱冷笑一声,缓步走到近前,对忽而术道:“你这蛮胡,自负一身蛮力就妄自尊大,目中无人,真是可笑之极,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中原正宗刀法,岂是你等蛮胡所能企及。”说完扬刀出鞘,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忽而术。
  忽而术闻言怒不可遏,当下也不答话,手中弯刀擎起,划出猛锐的一股刀风,直取张昱天灵顶盖,张昱似是对此刀视而不见,眼看刀锋将要触及他顶门的一刹那,脚下一旋,身随形走,平空掠过三尺开外,内力贯注刀身,手中长刀一式怒卷长虹直袭忽而术胸腹要害。
  这忽而术也真是了得,一顿身,掌中弯刀反撩劈出,两刀相击火星四溅,发出刺耳交鸣,两人战在一起。一时场上刀光霍霍,斗到疾处,但见白刃耀眼,人影飞舞,已分不出谁是张昱,谁是忽而术。
  此时半天云脸色已然凝重无比,这忽而术乃是他最得力干将,自幼父母双亡,由野狼哺育成人,后被一异人收养并授以武艺,秉性凶残,在塞外乃是可止小儿夜啼之人,一身所学就是半天云也是不敢轻易言胜,此刻却是被张昱渐渐压制,怎不叫半天云心惊,他此时已然明白定是侯君集背后搞鬼,心中暗恨,可眼下又发作不得。
  张昱一口气劈出数刀,每一刀都力道千钧,神出鬼没,狠辣无匹,可忽而术却一声不吭的一一挡住,守得稳若铁桶,泼水难进。
  张昱此时对忽而术也是十分钦佩,没料到塞外还有如此了得之人,刀法极尽狠毒凶厉之能事,暗忖还是尽早击败这厮为妙,想到此处,刀锋一转,使出独门绝学奔雷刀法中的荡魔七式,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破空之声,顿时不绝于耳。
  忽而术也是凶性大发,厉吼连连,显然悍不畏死,手中弯刀使得犹如惊涛骇浪一般,迅疾砍劈,疾若风雨,竟是寸步不让。
  张昱斗的性起,一声长啸,掌中长刀幻做数道精芒,耀眼欲花,牢牢罩住忽而术,就听一阵连珠般脆响,忽的双方交掠而过,各自稳住身形。
  张昱单手擎刀,稳如山岳,满脸肃然道:“某家倒是小瞧你了,在用刀一途上你也算得是一门宗匠了”。
  忽而术伫立当地,口中低声道:“好快的刀!”说完只见脑门正中一道血痕缓缓映现,一直延至腹间,接着轰然倒地毙命。
  此时四周鸦雀无声,忽的象炸开锅一样乱成一团,半天云满面俱是惊骇之色,霍然站起,他早前已看出张昱乃是武技超绝之人,可万万没料到对手竟强悍若斯,心中忽的生出一种绝难抵敌之念,一双手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对面侯君集见状也是持刀肃立,凝神戒备,其他马贼首领此时也都来到侯君集身后站立,隐隐然奉其为主,双方人马各自取出兵刃,只等首领一声令下就此撕杀。
  半天云脸色阴晴不定,半响方冷冷道:“侯兄弟,好厉害的手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我后会有期”。说完飞身上马,带着麾下一众呼啸而走,连地上忽而术的尸体也不过问。
  接下来各路马贼首领纷纷上来对侯君集表示忠诚,侯君集也是言辞诚恳的表示有福同享,绝不亏待弟兄,大伙说了一会各自散去。
  侯君集来到张昱近前,深施一礼道:“兄弟,此番如不是你仗义出手,哥哥我定是难逃半天云毒手。”
  张昱笑道:“你我兄弟何须此言,兄长对我义薄云天,危难之际伸出援手,此情小弟永生难忘,倒是这半天云知道审时度势,也是个人物,兄长可千万不要小觑,此番即已结下深仇,就决不能留下后患,还是见机灭了此贼为上。”
  侯君集点头称道:“此番成功格杀忽而术,已是砍掉半天云左膀右臂,愚兄已经联合其余各路首领,接下来定会乘胜追击,一举剿灭此獠,若有部族或者帮派敢相助此獠的,愚兄定要将其连根铲除。”此时的侯君集满面狰狞。
  张昱当下提议让其属下参与征讨半天云,意在通过生死搏杀来检验训练成果,让这支属于他的人马在血与火中成长,早日成为无坚不摧的精锐铁骑,侯君集自是满口答应。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十九章擎天之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