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十八章?铁血洗礼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508次 字数:
  第十八章?铁血洗礼
  
  第二天晚上,张昱再次来到侯君集帐中,将一大袋昔日杨素父子所赠的珠宝珍玩放在他案前,这些宝物在烛光下熠熠生辉,毫光透射,令人心醉神迷。
  侯君集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冷气,他是多年劫掠过往商旅的马贼首领,眼光甚是老道,这份珠宝价值可谓不菲,说价值连城也不为过,当下侯君集沉声道:“兄弟你这是何意?”
  张昱微微一笑道:“烦请兄长托人打通蓟县等地附近官府,将牢中一些死囚以及一些苦役囚徒花钱买下,再使人招揽一些中原无处容身,避罪塞外的江湖流亡之徒,我要用这些人打造一支无敌雄狮,届时还要烦请兄长安排好手教他们骑射之能。”
  侯君集此时方知张昱作何打算,如此一来既避免吞并侯君集本部人马的嫌疑,又可以获得一批死士,试想这帮死囚苦役一旦获释,定会对张昱感恩戴德,又怎会不为其肝脑涂地,对于官府来说,少了这些人渣囚犯,还可以招财进宝,真是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侯君集愈发觉得眼前这少年深不可测,口中却笑道:“这有何难,哥哥我这就去办,在这里良善百姓难找,盗匪罪囚却是多得很,附近的几处监牢,怕也能挑出个千儿八百个,到时候兄弟你可别嫌多。”
  张昱大笑:“多多益善。”
  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快第一批五十余名苦役囚徒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塞外,侯君集特意安排精于骑射的几名下属训练他们,这帮人本以为此身必将死于监牢之中,没料到还有重见天日之时,况且日日还有酒肉,每个人都将张昱视为再生父母,感激涕零。
  接下来陆续又有好几批来到此处,其中有不少因官府通缉而流亡江湖的亡命之徒。很快张昱手下已有近三百号人马,此时侯君集还大方的派三当家杜方来为张昱指点训练这批人马。张昱也深知这帮桀骜不驯之徒,不经过铁血军规的洗礼终究还是一群乌合之众,因此暗中打算彻底慑服他们。
  一日上午,三百来号人马正在大草原上练习骑射,一个名叫张彪的汉子对这种生活很是不耐,嘴里骂骂咧咧不已,径自走出队中不参加训练,他的江湖死党秦春与时闵见状也走出队列,叫嚷这种生活简直是不拿自己当人待。
  张昱在一旁看了个仔细,他清楚的知道该是立威时候了,于是他径直来到了张彪近前,冷冷的对他道:“张彪,如果你现在就给我接着训练,今遭我可以饶你不死”。
  张彪闻言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凶性横起,冷笑道:“张爷,咱家兄弟闯荡江湖多年,此番到你这里可不是遭罪来的,用不着吓唬咱们,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兄弟们,咱们走。”张昱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请便吧。”
  张彪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心一横,带着秦春和时闵就欲离开,只听伧啷一声,张昱长刀业已出鞘,一道惊虹掠过,张彪颈中热血飞溅,人头骨碌碌滚出好远,没等秦春、时闵从惊魂中醒悟过来,张昱已然跃至二人近前,手起刀落,将二人劈为两半。
  刺鼻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全场,这帮囚徒个个都是面若死灰,一时噤若寒蝉,一些胆小的已经伏地呕吐不止。
  张昱的目光如刀一般,锋锐至极,周身散发出不可抵御的锋芒,他慢慢的的看着场中的每一个人,竟无一人敢直视他的目光。
  他鼻中微哼一声,厉声道:“今日张某人在此发誓,将来不论身居何位,都与各位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若有背信弃义之举,人神共厌,可若是有人不开眼,辜负了我一番心意,也莫怪我翻脸无情。”
  这时候的张昱,声音泛着无比的冷酷,冷得就像数九的寒冰。
  此时一条大汉从阵列中跳将出来,大声道:“若没有张当家的我等早已尸骨无存,此恩不报枉为人也,我愿誓死追随张当家”,既然有人领头,其余众人也是轰然吼道:“誓死追随张当家。”
  张昱心中明了,这伙人已初步被自己掌控,他对刚才那个大汉的机灵甚是满意,问询之下得知此人姓曹字元奎,祖籍山东人氏,当下微微颔首,吩咐杜方将此人晚间带到自己帐中。
  夜幕低垂,黑暗像潮水般淹没一切,天空没有一丝星光,四下里一片寂静。
  张昱正在帐中沉思,就闻一阵脚步声传来,杜方的声音响起:“大当家的,曹元奎带到。”
  “让他进来。”大帐内张昱的声音无比威严。随着帐帘一挑,一个汉子走了进来,长的也算魁梧健壮,皮肤稍黑,满面风霜,可双目却是灵动有神,给人以精明的感觉。
  此人进帐后就跪拜于张昱身前,口中道:“曹元奎叩见大当家。”\
  张昱仔细的打量了曹元奎一番,沉声道:“曹元奎,你可愿效命于我?”曹元奎抬起头,满面诚恳之色“大当家的,想我曹元奎本是密云一带打家劫舍的独行大盗,被官府擒住判了秋后问斩,若不是大当家的使钱买下,恐早已身首异处,大当家的对我有再造之恩,曹元奎不才,愿誓死追随。”
  张昱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又厉声道:“你既愿追随于我,就得忠心不二,断不可心生他念,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曹元奎闻言,面现绝然之色,大声道:“小的愿指天发誓,将来若是有负大当家的,必然死于非命。”
  张昱手一挥,示意曹元奎退下。目视着曹元奎恭敬的施礼离去,张昱一时陷入思索,这个人眼中的炽热欲望和野心,适才已经在他的观察下无所遁形,此人的志向远不止只当一个快意纵横的马贼,这样的人掌控住就是一个得力属下,掌控不住说不定就是一条毒蛇了。
  翌日,张昱便命曹元奎负责众人日常训练,曹元奎更是涕泪横流,感恩戴德。
  这天张昱正在观看这帮人训练,忽然陈昆打马扬鞭飞奔而至,言道侯君集有请张昱前往商议大事,张昱不敢怠慢,叮嘱曹元奎几句后立即随陈昆来到侯君集处。
  进帐后,侯君集面带忧色道:“兄弟你可来了,适才半天云来使,邀我后天在盘石谷与各路好汉聚会,商讨推选盟主一事,哥哥估计届时若是不从的话,恐怕他席间就会发难,若是从了,日后也难逃被其吞并厄运,现下是左右为难,你来了,可有高招帮哥哥我解忧”。
  张昱沉思片刻道:“兄长不必担忧,半天云想独霸塞外,鲸吞各部,小弟想其他各部也定是心有不忿,不甘束手就戮,只要兄长暗中联合其他各部首领,届时小弟愿挫半天云之锐气,兄长你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与之抗衡的一方领袖,甚至取而代之也未可知。”
  侯君集大喜道:“我有贤弟相助,何惧半天云这厮”。当下即安排心腹持密函前往其他各部马贼处,联合各部首领暗中联手对抗半天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十八章?铁血洗礼》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