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十七章飞狐的心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814次 字数:
  第十七章飞狐的心
  
  夕阳西下,张昱落寞的任马匹在官道上撒腿奔跑,他在心中默默地说马儿啊马儿,从此只有你陪我跋山涉水了。秦琼有了好的归宿他由衷的从心里高兴,可一股淡淡的忧伤却不可抑制的在心中蔓延。幽州是不必再去了,那麽自己的下一步将去何处?
  秦琼一介罪囚,但张须陀大帅只要赏识,照样可以脱罪从军,可自己乃是当今圣上谕旨终生不得录用的,这世上谁敢捋皇帝虎须来给自己一条康庄大道啊!
  正自恍惚间,忽地脑中灵光一闪,他此时想起了侯君集那火焰般灼人的双眸,“塞外,塞外到底是什么样子?”张昱喃喃自语道,从怀里掏出那块玉牌,看着上面那只白色飞狐,张昱忽然笑了,侯君集你如此迫切的想我前去塞外,肯定有求于我,既然中原不能容我,我倒要看看这塞外是否有我一片天地。打定主意后,张昱不觉振奋起来,拨转马头直奔蓟县而去。
  王三马行内,王平正惬意的躺在靠椅上,一边嘴里哼着小曲,一边瞧着街面。忽然他看到一个魁伟汉子走了进来,王平慌忙站起道:“客官,可是准备运货吗”,这个汉子摇了摇头,沉声道:“请问王平王掌柜在吗?”王平弯腰陪笑道:“小的便是王平,敢问客官有何贵干?”这汉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答话,从怀中掏出一物,慢慢的递到王平手中。
  王平低眉一看不由脸色大变,四下看一眼后,低声道:“这位爷请随我来”。说完赶紧把这汉子引进内室。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张昱。
  王平待到进了内室,对准张昱边拜,口中道:“不知尊使驾到,有失远迎,尚请恕罪”。说完恭恭敬敬将手中之物递还给张昱,赫然便是那飞狐玉牌。张昱将玉牌纳入袖中,微微笑道:“王掌柜不必客气,在下有要事须见侯掌柜,烦请你行个方便”。
  王平很快把店中事情安排妥当,带着两个店中伙计领着张昱一人一骑策马飞奔,出了蓟县径直向北,很快官道变得破旧不堪,崎岖难行,此时天色已晚,没奈何四人在密云歇息一宿。
  第二日继续打马扬鞭,很快,前方一条绵延万里的巨龙映入众人眼帘,巨龙横亘在前方山岭,浑身披着苍黄色鳞甲,似在傲啸苍穹,俯瞰大地。
  长城,这就是长城了!张昱一时不禁热血沸腾,这就是阻狙异族入侵的巨大壁垒,在这里多少汉家子民为了保卫家园抛洒热血、马革裹尸,这是凝聚英雄碧血的所在啊!
  王平领着张昱很快出了喜峰口,眼前豁然开阔,天空一碧如洗,白云朵朵在嬉戏追逐,一群群牛羊在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悠闲自得的吃草,时不时看到清澈见底的小河缓缓流淌,偶有白色毡蓬点缀其间,美得令人屏息赞叹。
  忽然一群数量众多的马群,从张昱身侧狂奔而过,嘶鸣声此起彼伏,一匹匹都健壮无比,充满了力量之美,张昱呆呆的看着这群骏马,心中忍不住暗叹一声,若是自己能有如此多的马匹,组成一支铁骑,当无坚不摧,纵横天下。
  王平看着张昱陶然出神的样子不由笑道:“尊使可是初次来此,日子久了也就无所谓了。”张昱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猛地一催马,胯下坐骑很是兴奋,箭一般向前驰骋,王平等人打马紧随其后。
  行不多时,就看王平一嘞缰绳,止住奔马,从怀中掏出一物含在嘴里,只听得一声尖利的哨音响彻旷野,很快远处也是传来几声呼哨,不多时有两骑飞奔而至。马上两名汉子俱是牧民打扮,可是腰间佩刀,面含煞气。
  见了王平两个汉子大笑道:“三哥今天那阵风把你吹来了”。王平沉声道:“休得无礼,速去禀告大当家,就说有持大当家信物的尊客来访”。
  两名汉子似是吃了一惊,互相看了一眼,当下也不答话,拨转马头就往回奔,王平等人带着张昱在后缓步慢行。
  盏茶功夫,远处蹄声阵阵,约有数十骑飞马奔来,领先一人一袭白袍,正是当日明月山庄所见的侯君集。
  来到近前,侯君集飞身下马,张昱也是赶紧下马,侯君集上下大量着张昱,忽地上前抓住张昱胳膊,哈哈大笑道:“好兄弟,果然是你,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食言,果然是条汉子”。
  张昱笑道:“侯兄,小弟一时落魄,特来投奔兄长,还望兄长不吝收留”。侯君集狠狠的擂了张昱一拳道:“自家兄弟以后不许说这种生分的话,有哥哥的就有你的”。
  一行人说说笑笑来到一个毡蓬前,侯君集领着张昱进帐,一同进帐的还有二头领陈昆,三头领杜方,王平也被示意入内,其余众人在外警戒巡视。
  很快一头烤的焦黄的肥羊送至案前,张昱也不拘束,和侯君集、王平喝着烧酒大快朵颐。侯君集一边大嚼一边笑道:“兄弟,这里不比内地繁华,你要是耐不住苦寒寂寞,趁早和哥哥说,哈哈。”
  张昱心知侯君集对自己如此看重必有原由,当下也不说破,口中道:“小弟既然投奔侯兄,就已把这里当成自家,日后侯兄但有事情尽管吩咐。”
  侯君集闻言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张昱瞧在眼中也是暗自冷笑,他此时已不是初出江湖的雏儿,虽然骨子里豪侠仗义,但心机智谋无不有了长足进步。他与秦琼可以交心相处,只因他看出秦琼对自己也是肝胆相照,可这侯君集他自打明月山庄相见,就感觉深不可测,对自己一味拉拢定有用意,可自己在中原无法立足,心中又不甘就此罢休,从此蛰伏,这才甘愿来侯君集这里,看看是否能有出头之日,两人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当下张昱故作勃然道:“侯兄,你有何难处,为甚不能对小弟我言明,莫非侯兄当我是外人不成,既如此,小弟告辞了。”说完挺身而起,作势欲离。
  侯君集慌忙站起抱住张昱,口中道:“兄弟有所不知,这里并不是哥哥一人地盘,尚有多股势力,其中有唤作半天云的,此人麾下人马众多,实力比哥哥强了不止一筹,手下心腹叫忽尔术的,更是能生裂虎豹,有万夫不当之勇,这厮早就对哥哥地盘垂涎三尺,欲吞之而后快,皆因我行事向来机敏,没有被他抓住把柄,再则他也知道我手下弟兄悍不畏死,这才没有匆忙下手,但最近已是渐露杀机,彼此间实力差距甚远,怎不叫哥哥愁煞。”
  张昱心中已然明了,果不其然,这侯君集在明月山庄席上看自己涉世未深,这才寻思纳自己为其抗御死敌,所以刻意拉拢自己,想当日山庄席上其他人等莫不是行走江湖多年的成精人物,是断不会坠入其彀中,唯有自己豪侠仗义,最易动情,这侯君集端的是好手腕。
  想到此处口中却沉声道:“侯兄,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弟不才,愿为侯兄会一会这半天云,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侯君集闻言大喜,斟满一碗酒一饮而尽,口中道:“我有兄弟相助,半天云何足道哉,过些日子这厮要塞外各路人马在前方盘石谷聚会,说是推选盟主,共抗突厥与隋朝官府,实则意在独霸,吞并各方,届时兄弟要大展身手,让他知道天外有天。”
  “不过兄长,小弟也有一事相求,还望兄长成全”,张昱一字一顿道,侯君集闻言嘴角不经意的抽搐了一下,瞬间又恢复正常,展颜笑道:“你我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说吧,哥哥只要能做到,万死不辞。”
  张昱道:“不瞒兄长,此番张昱来到塞外,并未打算长久驻足,我迟早要回到中原,但我不愿再次孤身一人回去,届时我要率众在中原大地纵横捭阖。张昱愿助兄长独霸塞外,也请兄长在我返回中原时能让我有属于自己的无敌铁骑”。
  侯君集怔怔的看着张昱,这个年轻人有野心,他是很清楚的,没有料到的是这野心如此之大,此际他看到张昱双瞳中闪现就像熊熊燃烧的两团烈焰。
  半响侯君集方道:“一言为定,兄弟你志在千里,胸中自有宏图大业,哥哥怎会不鼎力相助”。
  张昱笑道:“兄长但请宽心,小弟届时绝不占用兄长手下人马,我自有人马供应,只是要兄长助一臂之力罢了。”
  侯君集闻言更是惊讶,他实在想不通这张昱所需铁骑从何而来,但他乃是深沉如海之人,当下也不再追问。几人酒足饭饱之后,侯君集安排手下带张昱前去其他毡蓬歇息。
  看着张昱离去,侯君集兀自怔怔出神,二当家陈昆对侯君集道:“大当家的,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姓张的来者不善啊,但愿不要养虎贻患才是。”
  侯君集摇摇头道:“这倒无妨,此人志向远大,有染指天下之意,岂会在意我这塞外小小基业,只要他能助我除掉半天云,咱家得以独霸塞外,我助他一臂之力又有何妨。”说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天下真的要乱了,咱家又待如何?”在陈昆惊愕的眼神中侯君集走出帐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十七章飞狐的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