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章?三岔口处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582次 字数:
  第十四章?三岔口处
  
  行不远处,前方乃是一个三岔口处,四下已不见人迹,这时只听一声唿哨,从路边林中涌出一帮人马,将张昱秦琼等人团团围住,适才打马从旁边经过的四骑赫然也在其中。
  为首的有两人,一个身材瘦削,白净面皮,颔下微有短须,约有三十岁上下,一袭青衣打扮,胯下枣红马,手中一把雁翎刀,另一个猿背蜂腰,英气逼人,有如豹子般剽悍,大约二十上下,一袭白袍,胯下一匹神骏白马,手中拿着一把长弓。
  张昱见此情景,唰的抽出腰间长刀,擎在手中,孔彪、薛宏二人吓得心胆俱裂,躲在秦琼身后体若筛糠,秦琼当下也是暗自凝神戒备。
  只听那个白袍青年朗声道:“敢问这几位朋友当中可有山东秦琼秦二爷?”秦琼闻听此言,不禁长眉一轩道:“不敢,在下便是,敢问阁下有何指教?”
  话音刚落,白袍青年和那着青袍的汉子已经滚蹬离鞍,飞身下马,一齐来到秦琼近前,俯身拜倒,口中连称二哥在上,小弟谢映登、王伯当见礼了。
  秦琼和张昱面面相觑,甚是纳闷,秦琼行走江湖多年,知道这王谢二人乃是近年来蜚声河南绿林道的黑道巨寇,今天不知来到山东境内有何企图。
  此时青衣汉子王伯当声音低沉道:“秦二哥,实不相瞒,俺们兄弟二人乃是受瓢把子单雄信单二哥所托,此番特地前来相迎秦二哥,二哥你英雄盖世,何苦受这官府鸟气,索性和我等一起傲啸山林,大碗喝酒,大秤分金,岂不快哉?”
  秦琼方才明白这二人来意,原来是自己江湖道上拜把子兄弟单雄信使的手段,不觉苦笑道:“两位兄弟美意哥哥我心领了,然秦琼尚有七十岁老娘在家,实不愿让她老人家担惊受怕,烦请转告单二弟,人各有志不必强求”。
  王伯当闻言脸上戾气闪现,嘴角微露一丝狞笑,张昱看在眼里,心中暗自警觉,沉腕握紧手中单刀,凝息戒备。
  只见王伯当晃晃悠悠的来到秦琼近前,口中低声言道:“二哥,你顾虑太多了,做兄弟的也是好生为难啊!”忽地大吼一声道:“今日小弟就为二哥你扫清顾虑。”说时迟那时快,手中雁翎刀有若一道冷电掠过,直奔秦琼身后的孔彪、薛宏袭来。
  张昱看的分明,一个箭步迎上,手中长刀一式鹰击长空,与王伯当的雁翎刀在空中相击,迸出火花朵朵。
  王伯当不觉蹬蹬后退几步,脸上闪现一阵酡红,一旁谢映登见状手腕一翻,一支雕翎长箭已是搭在手中长弓之上。
  谢映登口中叱道:“你是何人,也敢坏咱家兄弟之事,快快报上名来,否则休怪咱家箭下无情。”秦琼慌忙叫道:“都给我住手,大水冲了龙王庙了,都是自家人,这位小兄弟乃是我的结义兄弟,也就是曾在京都校场上扬威的张昱张横秋。”
  闻听秦琼所言,谢映登面色一缓,放下手中长弓,冲着张昱一抱拳道:“原来是张兄弟,适才多有得罪,张兄弟威震天下,没料到竟如此年轻。”
  一旁王伯当也缓步上来,对张昱微一拱手,冷声道:“张兄弟好利落的身手,有机会王某还要领教一二”。说完来到秦琼近前,不由秦琼分辨,抓住套在秦琼脖上的木枷,大喝一声将之掰为两半。
  秦琼阻拦不及,当下苦笑道::“贤弟你这是作甚,你等美意我心领了,可万万不要让哥哥作难。”
  王伯当脸色阴晴不定,半响道:“二哥,来时单瓢把子有过吩咐,定要请二哥走上一遭。”秦琼闻言面色微变,未等他言语,王伯当又道:“为了不走漏消息,这两个公人咱家是万万不会留的,还请二哥多多包涵。”说完持着雁翎刀径奔孔彪、薛宏而来,孔薛二人吓得魂不附体,口中大叫秦二爷救命。
  张昱见这两名差人涕泪纵流,哭声凄惨,顿感不忍,一纵身上前拦住王伯当,口中道:“王兄,秦二哥一路之上多亏这二位公差照料,男子汉大丈夫恩怨分明,能否看在小弟面上放过这二位。”
  王伯当口中冷笑连连道:“张兄弟,咱家行事还需不着你来说教,这劫夺囚犯罪名非同小可,此番放这两名公人走脱,日后定会给咱家兄弟带来麻烦,也给秦二哥留下后患,张兄弟你年纪轻轻怎的如此婆婆妈妈,还是烦请快快让开。”
  张昱只觉心中怒火难以抑制,一连多日他心中郁闷愁苦难以宣泄,人也变得愤世嫉俗,此番见王伯当再三要对两名公差痛下杀手,态度咄咄逼人,不禁使他十分反感,加之两名差人哭声凄惨,也激起张昱侠义之心。
  想到此处张昱手中长刀一横,傲然道:“王兄想要这两名差人性命倒也不难,但得先问问我手中这把刀答不答应。”
  王伯当闻言呆了一呆,随即也是满脸怒容,森然道:“姓张的,你要架这个梁子,王某人就成全你。”说完手中雁翎刀一抖,宛若一条毒龙,幻出满天刀影,直奔张昱袭去。
  张昱瞳孔微缩,暗道这王伯当虽然言语可憎,但一手刀法倒是不弱,显是得过真传,争胜之心油然而生,当下大喝一声,疾起而迎,使出师门秘传奔雷刀法,与王伯当战成一团。
  一旁谢映登瞪大双眸,生怕王伯当有所闪失,暗中悄然将弓箭搭上,只待王伯当露出败象即出援手。
  秦琼此际倒很是沉着,他自少行侠仗义,从不欺凌弱小,眼下看王伯当为了隐匿行踪,断绝自己退路,竟要对两名差人下手灭口,也是大为不满,况且杀了公差也就等于公然与朝廷决裂,这也是他绝不愿面对的。
  他眼光甚为老道,早已看出张昱身手超绝,因此并不担心,反倒此际可借张昱之手好生教训这王伯当一番,杀杀他的桀骜性子,免得日后再生是非。
  兔起鹘落间,张昱与王伯当已战了不下二三十合,他心中渐自不耐,当下一声怒叱,刷刷刷闪电般劈出六刀,每一刀都势挟风雷,有如盘古开天辟地的巨斧,但见寒芒电掣,笼罩住两丈方圆,端的是威势十足。王伯当只觉难以招架,不由得连连后退。
  紧接着张昱又是数刀劈至,刀势奇奥变幻,无从测度,一招之中往往蕴含数十种变化,道道寒芒,有如无数条蛟龙围着王伯当嘶吼盘旋,王伯当苦苦支撑,汗流浃背,竟是无半分反击之力。
  就听得一连串急促金铁交鸣声响,王伯当心中血气翻涌,虎口一阵剧震,手中雁翎刀再也无法握住,脱手飞出老远,张昱的长刀已经从上至下兜头劈来。
  谢映登暗叫不好,手中弓箭抬手对准张昱就要射出,一旁秦琼五指如钩,疾若迅雷般探出,抓住他搭在弓上的手,犹如一道铁箍一般,抓得谢映登动弹不得,箭矢没有得以射出,就闻秦琼沉声道:“但观无妨。”
  王伯当眼见匹练般刀光袭来,暗叫一声吾命休矣,当下闭目待死,可并没有感觉到刀锋侵掠肌体,眼一挣只见张昱已经长刀入鞘,傲然而立。
  顿时王伯当只觉羞愤万端,几欲吐血,要知他气量本就狭小,加之少年成名,横行绿林十余载,从不尝吃亏,更是骄横之性日盛,不料今日却在张昱身上栽了个大跟头,恼羞之状,难以言表。他怨毒的瞪视着张昱,似乎要将这个给他带来奇耻大辱的人深深记在心中,尖声道:“姓张的,今日之耻,王某人永世难忘。”
  张昱斜睨着他,冷冷道“张昱随时奉陪”,当下不再搭理王伯当,上前将两名业已瘫成一团泥的差人扶起。
  谢映登此时长长松了一口气,忙对秦琼道:“秦二哥,瓢把子就在前方不远处山庄等候,咱们赶紧前往,免得瓢把子心焦”。
  秦琼眼见到了这种境地,也只得答应,当下和张昱领着惊魂未定的孔彪薛宏随王谢二人上马前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十四章?三岔口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