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章游剑江湖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649次 字数:
  第十三章游剑江湖
  
  出了营帐张昱策马径直奔自己府第而来,到了府中,匆忙收拾好行李,份外带了一把单刀,不知不觉间来到书房,他的目光掠过静静躺在书桌上的那把折扇,走上近前拿起,这扇子到底是皇家所用,做工精致自不必说,那股淡淡的馨香就足以让人迷醉。
  看到这把公主留下的折扇,张昱脑中灵光一闪,顿时全然明了,敢情自己乃是因此获罪,张昱啊张昱,天子脚下非比寻常,皇家的深潭更是不能涉足,一再提醒你要低调小心行事,可你终究少不更事,惹下大祸,落得个如此下场。
  张昱仔细端详折扇,心中暗叹:公主,我和你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啊!只觉一阵心酸,一阵甜蜜,交织其中,无以言表。
  他并非随意迁怒于人之辈,自然不会怨恨公主给自己带来了灾难,相反只是更加痛恨自己的无知与疏漏。沉吟半响张昱将折扇装进行囊,然后叫来了孙管事,将府宅地契之类东西交给他,言道自己即将远行,叫他日后可到杨府接受使唤调遣,在孙管事茫然失措的眼神中张昱离开了自己的府院。
  张昱并没有去杨玄感府上道别,一来是无颜,二来暗忖自己恐怕已经成为皇帝的眼中钉,这时候他不想为杨玄感带来任何不必要的麻烦,三来孙管事肯定会把自己离京的消息转告给杨玄感的。
  在马上回首望着洛阳那巍峨的城楼,张昱心中怅然若失,毕竟这里是给他带来荣耀,寄托梦想的地方,这里有他最甜蜜的回忆,可如今皆是镜花水月一场空了。
  张昱终究是豪侠洒脱的心性,当下打定主意不再胡思乱想,乘着囊中金银颇丰,索性借此时机游历一番,于是一人一马一长刀,从此浪迹山水,寄情风月。
  一日不觉来到山东境内,在一条官道上赶路已有半日,觉得人困马乏,张昱放眼望去,只见前方有一茶肆,心中甚喜,赶紧催马来到近前。下马后发现只是一简单茶棚,只可容纳三五人歇息,一张破旧八仙桌,几条粗拙长凳,供客人饮用的也仅是一文钱一大碗的粗茶而已。
  此时棚中已有三人在喝茶歇息,两个乃是公人打扮,手里各持一根水火棍,第三个人生的是面似淡金,扩口隆鼻,颔下微有短髯,骨格异常雄奇,即使坐在凳上身形也显得甚是高大,旁边放有一副木枷,显是为了饮茶方便暂时除去的。
  张昱看了此人一眼,心中一动,这个大汉两个太阳穴凹陷,目光神足犀利,若是所料不差。定有惊人武艺在身。
  三个人倒没有因为角色不同而生分,反而一起说说笑笑,就听一人道:“秦二爷,此番前去幽州,路途遥远,照顾难免不周,你老可千万不要见怪啊”。
  那个姓秦的叹了一口气道:“两位兄弟,是我秦某罪过,反要劳累你们颠簸劳顿,一路多蒙照料已是万分感激,你们若再这样客气秦某可就太惭愧了”。
  张昱看出那个姓秦的肯定是犯事充军发配的罪囚,不知什么缘故那两个解差对其非常客气关照。想想自己遭遇,不觉对这个姓秦的有了几分亲近感觉。
  当下从茶棚卖茶老头手里买了一碗茶几口便喝完,觉得煞是不过瘾,于是从马上革囊中解下一个酒袋,直接用嘴套上便是咕咚咕咚一阵牛饮,顿时一阵酒香弥漫。
  那个姓秦的汉子闻到酒香不觉喉头一阵滚动,显是咽了几下口水。
  张昱看在眼里,大声道:“这位兄台,敢是喜欢这烧刀子吗?出门在外皆是兄弟,且拿去尝尝吧”。说完将酒袋扔给他,姓秦的汉子扬手接过,呆了一呆,当下也不答话,仰面就是一阵鲸吞,然后连呼痛快。
  秦姓汉子对张昱一拱手道:“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适才孟浪,尚请恕罪”。张昱笑道:在下河北张昱张横秋。那汉子口中念叨几句,忽的眼睛一亮,肃然道:“阁下莫非就是能与那宇文成都一较高低的张昱张将军吗?
  张昱闻言不禁苦笑道:“传言有误,在下根本远不是宇文将军对手,再者在下已是一介布衣,兄台可不要再言什么将军了”。
  秦姓汉子朗声道:“在下山东秦琼秦叔宝,今日得遇张兄弟,真是三生有幸,然待罪之身,恐污张兄弟清名。”
  言谈中张昱方知这秦琼本是山东历城县班头,因失手打死欺凌弱女的县令之子获罪,现发配幽州,随行的两名解差名唤孔彪、薛宏。
  因秦琼在山东一带向以仁侠著称,江湖朋友众多,声望之隆,不作第二人想,绿林中人称赛专诸、似孟尝,又号称锏打山东六府,马踏黄河两岸,端的是威名赫赫,这两名公人倒也不敢欺凌刁难,相反一路小心伺候。
  张、秦两人都属失意之人,一番交谈下来更感投机。
  张昱朗声道:“你我二人,一见如故,在下倒有个想法,如若秦兄不嫌弃,咱们日后就以兄弟相称,不知秦兄意下如何?”
  秦琼闻言面露喜色,道:“此言深合吾意,可惜此地简陋,不能焚香为誓,杀牲祭天,行兄弟结拜大礼。”说完,秦琼让茶肆伙计拿来一个空碗,将酒袋中酒水倒入碗中,又从身旁孔彪手中要了一把短刀,将短刀在食指上轻轻一划,鲜血顿时渗出,他对准酒碗,将数滴鲜血滴入碗中,张昱见状,拿起短刀,割破食指,亦将鲜血滴入这个酒碗之中。
  秦琼端起酒碗,将之摇匀,肃然道:“我秦琼今日愿与张昱结为异姓兄弟,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共当,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皇天后土,共鉴此心,若违此誓,天人共戮。”说完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张昱,张昱亦照秦琼适才誓言说了一遍,仰面将剩下血酒一饮而尽,两人相视而笑,俱觉一股英雄相惜的感觉在身上蔓延。
  张昱见天色不早,对秦琼道:“秦二哥,反正小弟也是无事,就陪二哥走一遭幽州,不知二哥意下如何?”秦琼闻言不禁大喜,霍的站起道:“兄弟仗义,哥哥铭感在心。”
  当下孔彪为秦琼戴上木枷,四人结伴前行,刚行几步就听身后马蹄声响,很快驰来两骑,马上骑士一色劲装,各自背负一把雪亮长刀,从四人身旁经过时一勒缰绳,两匹马齐刷刷止步,显是训练有素,骑术惊人。
  马上两人朝张昱等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一催马扬长而去。前行不多时,身后又是两骑驰过,马上骑士也是一身劲装打扮,背负长刀。
  秦琼乃是老江湖,当下对张昱沉声道:“这拨人好像是对准咱们而来,兄弟你从未涉足江湖,应该不是冲着你的,为兄行走江湖多年,仇家自是不在少数,这帮人估计是奔我而来,哥哥劝你还是尽早离开,不要淌这滩浑水为好”。
  张昱勃然变色道:“纵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你我兄弟也要闯他一闯,哥哥你何出此言,枉自失了兄弟结拜的情份。”
  秦琼怔了一怔,忽的哈哈大笑,豪气干云道:“哥哥惭愧,今天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也敢撩拨你我兄弟”。
  大笑声中两人傲然前行,倒是孔彪、薛宏二人变得面如土色,战战兢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十三章游剑江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