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二章天威难测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743次 字数:
  第十二章天威难测
  
  当朝皇后萧后已有数日未见小女儿景阳公主,心中甚是奇怪,要知这小公主事母至孝,以往每隔两三天就要到未央宫探望萧后,此番却是好长时间未至,萧后不免心中挂念,当即启起銮驾直奔公主所在的景阳宫。
  到了景阳宫,有太监禀报公主适才起驾到其姐姐南阳公主处了,此际不在宫中。萧后信步走进女儿的卧房,四下看了看正欲离开,忽然发现寝室内桌上凌乱的放着几张纸笺,上面隐有字迹,不觉好奇,近前拿起一看,只见几张素笺上密布工整小楷,却通篇都是两个字,观之乃是一个人名:张昱。
  萧后觉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可一时又记忆不起,当下心中疑云大起,女儿景阳公主最近行事反常,莫非就与此人有所关联?当下萧后令人速去宣负责护卫公主的侍卫头目宫奇觐见。
  不多时侍卫头领宫奇来到了景阳宫,萧后冷冷的看着跪伏在下面的宫奇,半响没有出声,在无形的威势压迫下,宫奇顿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冷汗顿时布满全身。只听萧后厉声斥道:“宫奇你可知罪?”
  这宫奇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护送公主前往皇家猎场的那个为首汉子,此际听皇后如此疾言厉色,顿时心胆俱裂,可又不知皇后为何事发怒,叩首道:“皇后娘娘,小人一直恪守尽忠,实不知何处疏漏惹娘娘气恼,乞请娘娘恕罪。”萧后怒道:“好个刁滑奴才,事到如今兀自嘴硬,哀家问你,近期公主都干了些什么?那个张昱到底是怎么回事?”
  宫奇闻言顿时心中暗暗叫苦,心道果然祸事来了,看来娘娘俱已知晓,当下磕头如捣蒜道:“娘娘恕罪,小的该死,此事小的一定据实禀报,断不敢有半点隐瞒。”当下一五一十的将如何护卫公主进入猎场,如何遇虎相袭到张昱挺身搭救,连后来醉仙楼与张昱府中,公主与张昱数度相会的事情也和盘托出。
  萧后闻听女儿险丧虎口先是惊怕不已,后面又闻到景阳公主与张昱数度相会,却是越听越是怒不可遏。
  萧后心知此事怨不得宫奇等人,堂堂皇家公主的事情岂是一个奴才岂敢干预的,况且宫奇一向忠心耿耿,但此事若不惩戒日后不知还要生出什么乱子,当下唤过左右近侍将宫奇拖出宫外杖责四十,宫奇听闻此番只是杖责,并无杀身之祸,虽被打的呼天喊地却也暗自庆幸不已。
  萧后此际已然想起张昱乃是何人了,憎恶之色大作,一丝冷笑在嘴角凝结:一个粗鄙武夫竟敢作如斯妄想,妄图染指皇家金枝玉叶,真是可笑之极。想到此处更觉怒气难以抑制,即令起驾到杨广所在的显仁宫。
  杨广此时心情大悦,与驸马宇文士及的几盘棋弈中,都是他大获全胜,把宇文士及杀得丢盔弃甲,毫无反击之力。
  宇文士及二十岁许的年纪,面容俊美的近乎妖异,周身洋溢士族豪门的高贵气度,有一种说不出的洒脱自得,虽然棋局上一败涂地,可是脸上始终保持恬谈从容。
  杨广看见萧后气冲冲的来到近前,不觉甚是惊讶道:“皇后因何恼怒?”萧后见一旁之人乃是驸马宇文士及,当下也不避讳道:“皇上,哀家差点被景阳这个丫头气死,皇上要是再不过问,也不知要闹出多大皇家丑闻来”。当下即将景阳公主与张昱交往一事道出。
  杨广听了半响无语,长时间的沉默足以证明他的心中是如何的震惊,如何的愤怒。正自沉吟间,一旁的宇文士及笑道:“陛下和娘娘勿须烦恼,张昱一介武夫,作此痴心妄想徒增笑耳,然此事涉及皇家尊严,实不易大肆宣扬,可以擅闯皇家猎场之罪责之。”
  杨广沉吟良久,沉声道:“就依驸马所言”。
  这日张昱正自在营帐中与周通等人神侃,忽然大将军钱世雄带着一个宦官模样的内侍,在一帮侍卫簇拥下进入帐中。
  还未等张昱上前见礼,那个宦官已大步来至张昱近前,冷冷道:“你可是右威卫中郎将张昱?”张昱点头道:“正是下官。”那宦官打量了张昱两眼,从袖中掏出黄绫大声道:“张昱接旨。”
  张昱慌忙跪倒,只听这宦官尖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右威卫中郎将张昱深浴皇恩,不思为报,却行擅闯皇家猎场大逆之事,本欲诛之,然本上天好生之德,彰显今上仁爱之心,特赦其死罪,格去中郎将一职,逐出京都,永不录用……”
  张昱呆呆的跪在地上,等到钱世雄上前怜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如梦方醒。他茫然的张目四处望去,那个宣旨的宦官早已离去,四周的军卒也忽然变得陌生起来,多少个寒冬酷暑,自己埋头苦修,为的就是博取功名,光宗耀祖,可今日全部付诸东流。
  “永不录用,哈哈!永不录用!”张昱忽然禁不住仰面狂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半响,他默默的脱下身下披挂,对钱世雄深施一礼,对四周军卒环一抱拳,在他们注视中大踏步走出营帐,身形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十二章天威难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