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十一章公主情怀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542次 字数:
  第十一章公主情怀
  
  转眼春节已过,已是大业三年,也就在这个大业三年,大隋朝发生了轰动朝野的惊天大案,元老重臣高颎、贺若弼因“谤讪朝政”罪名被诛杀,宰相苏威被罢免,一时朝臣人人自危,杨玄感更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做他的礼部尚书。
  只有张昱由于位卑,并未牵扯到这股漩涡中去,每天除了操练军士,就是被一帮军中同僚缠着饮酒作乐,经常酩酊大醉而归。他和杨玄感均是心知肚明,出于避嫌两人基本上没什么来往,所以这阵子倒也是张昱比较随意放松的一段时光。
  可是烦恼紧接着向张昱袭来,天之娇女景阳公主好像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短短几个月内已经不下数次下柬邀他前往醉仙楼一叙,皆被他以军务繁忙为由予以推脱,这样一来也就大大惹恼了景阳公主,可张昱深知若与当朝公主牵扯上半点关系,绝没有好的下场,如此搞得张昱头疼无比,左右为难。
  一日中午时分,张昱喝的醉意朦朦,骑着马回到了自己府第,一看自己宅院门前站了几个佩刀大汉,旁边还有两顶小轿,仔细一看正是当日公主殿下麾下几名侍卫,心中暗暗叫苦,想自躲避已是不及。
  早有一名汉子近前抱拳道:“张将军,主上在里面恭候多时了”。张昱一咬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眼下只有静观其变了。
  此时孙管事匆忙迎上前来,说有一位尊客在书房等候,张昱看他左脸红肿,颊上隐有掌印,观之似是被人击打所致,心中虽然生疑,口中却并未询问,快步来到了书房。??书房内一位白衣少女背对着门口,好像正在观看墙上字画,闻听脚步声,少女转过身来,只见长发垂肩,纤腰拂柳,肌肤胜雪,朱唇似丹,整个人宛若出水芙蓉,娇媚无比,眉目间望之却又似曾相识。
  张昱一时目瞪口呆,怔怔出声不得,他发觉眼前的少女是如此的出尘不染,如此的绰约多姿,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自制力是如此之差,不由得心中暗叫惭愧。
  那少女看张昱一副憨呆模样,不由噗嗤一笑,顿时犹如百花盛开,美艳不可方物。未等张昱答话,白衣少女倏忽脸色一沉,面夹寒霜道:“张将军,你好大的做派,莫非与我交往当真辱没你的身份不成?”
  张昱此时已经定下心神,他很清楚眼前这位美丽少女就是当日的杨景、大隋朝的景阳公主。于是整理衣冠端身拜倒在地道:“卑职右威卫中郎将张昱叩见公主殿下。”公主闻言似是很吃惊,掩唇娇呼道:“原来你早就知晓?”
  “公主,我早就说他乃狡诈奸猾之徒,你偏不信,哼,明明早就知晓你的身份却不说破,不知是何居心?”话音刚落,一位红裙娇俏少女从门外进来,气鼓鼓的站在一旁,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狠狠瞪着张昱。
  张昱一看更是头疼,这少女正是公主的贴身侍女颦儿,也就是那红衣少年杨平。颦儿见张昱看到她立刻变得满脸苦相,更是怒气勃发,愤然道:“姓张的,敢情和你府下那帮奴才一个德行,不敲打就不知道厉害。”
  公主低声喝斥道:“颦儿,你休得无礼”,张昱此时方才明白,那孙管事脸上掌痕肯定拜眼前这位刁蛮少女之赐,终于领会到了为啥圣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当下更是抱定绝不得罪的心理,一个劲连声告罪,并请公主上座看茶。
  公主妙目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窘迫不安的张昱,口中柔声道:“张将军军务繁忙,为国操劳,乃是国之幸事,何罪之有,适才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还请张将军不必介意,景阳此番前来,只是偶过此地,得知将军府第就在此处,特地上门拜访一番,并无他意。”
  张昱只觉得公主每一句话都是那么悦耳动听,让人不觉陶醉期间,心下更是暗自微凛,提醒自己须小心应对。
  公主从袖中拿出一把粉色折扇,打开轻轻摇了几下,随手放在了桌子上,指着张昱书房墙上正中一幅字画道:“原来张将军也喜好薛道衡薛番州的诗赋啊?”张昱抬头一看,壁上所题一首诗赋正是本朝文坛宗匠薛道衡的名作《豫章行》:
  江南地远接闽瓯。山东英妙屡经游。前瞻叠障千重阻。却带惊湍万里流。枫叶朝飞向京洛。文鱼夜过历吴洲。君行远度茱萸岭……
  不觉暗自惭愧,住在此处多日,每天都是醉生梦死,尚未仔细观察书房中挂设,不觉对公主才情也是大为钦佩。两人谈到诗词歌赋一时甚为投机,公主不时掩唇娇笑不已,显是甚为高兴,一旁颦儿插不上话,嘟着小嘴生着闷气。
  眼看天色不早,公主起身告辞,张昱慌忙站起恭送,快至府门外,公主执意不让张昱送出府门,张昱只好在门内看着公主和颦儿上轿离去。
  回到书房中,张昱方自发现公主的折扇遗落在桌上,再欲追出,思之已是不及,暗忖只好留待日后交还,一时好奇,拿起折扇打开,只觉香气袭人,上面题着一首诗:
  “流火稍西倾。夕影遍曾城。高天澄远色。秋气入蝉声。”赫然便是薛道衡的那首名作《夏晚诗》,张昱暗叹巧合,眼前浮现公主那绝世容貌,盖代芳华,一时不觉痴了。
  通过这次接触,以张昱的聪慧如何看不出公主对自己业已暗自倾心,不过男子汉大丈夫当于马上博取功名,靠女子上位是己为之不屑的,更主要的是自己乃是一介寒门出身,这是他和公主间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要知自古“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世族高门与寒门庶族之间等级森严,自己出身孤寒,即便才德超群,亦是落了下品,堂堂大隋公主婚配定是与世家豪族联姻,断不是一介武夫能够痴心妄想的,想到此处,张昱心中更是抑郁难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十一章公主情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