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九章:醉仙楼上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838次 字数:
  第九章醉仙楼上
  
  张昱毕竟体壮如牛,在床上歇息了不到两日就已恢复如常。这日清晨刚要出去活动活动一下筋骨,忽闻军士来报门外有一人求见。
  张昱唤其进来一看,乃是一中年汉子,甚觉面熟,不等张昱发问,这汉子微一拱手递过来一张大红鎏金请柬,口中道:“敝上特邀张将军中午到城东醉仙楼一聚,以答谢前日相救之情,还望张将军能够赏光,也不致让在下为难”。
  张昱此时已经认出这汉子正是那白衣杨景下属中为首之人,一时暗自吃惊,对其言语中隐隐流露出的傲慢倒没有介意。这汉子见张昱接过请柬,当下也不答话,又是一拱手转身离去。
  一旁周通不禁大为恼火道:“直娘贼,这厮前日要不多亏将军,早就被老虎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现下倒神气起来了。”
  张昱霍地转身,对周通森然道:“前日之事,你等要烂在腹中,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否则休怪我无情。”在周通惊愕的眼神中张昱大步走出营帐。
  醉仙楼乃是洛阳老字号招牌酒楼,建筑古朴中透着华贵,来到此地饮酒会客的非富即贵,张昱也曾随杨玄感在此买醉过,不需问路就可以找到。待到中午时分张昱到了醉仙楼,按照请柬上所述来到最上面三楼,刚到三楼楼梯处即被四名佩刀壮汉拦住。
  张昱微笑着掏出请柬,其中一人接过仔细看后微一躬身,引张昱来到三楼一个包间内,大声禀告道:“启禀主上,张将军驾到”,说完即匆忙离开。
  张昱一挑门帘进入一看,只见诺大厅中仅有四人,两名少年坐在酒桌旁,两名大汉随侍身后,其中端坐在酒桌正中的白衣少年正是那杨景,旁边乃是当日名唤杨平的红袍少年,只是今日换了一袭青衫。
  杨景见张昱进来不觉展颜一笑道:“张将军果是信人,今日能够光临,在下甚感荣幸。”言罢即请张昱上坐,张昱正自推辞,就闻那杨平尖声道:“张将军,叫你坐你就坐,扭捏作态作甚?”
  张昱闻言不由一窘,杨景狠狠瞪了杨平一眼,坚持将张昱安排坐在上首,然后令两名随侍出去,一时屋中只有三人,都没有出声,气氛不免冷清。
  只见杨景率先打破沉寂,端起一杯酒站起对张昱道:“当日多亏张将军舍命相救,杨景借此薄酒聊表寸心。”说完一饮而尽,俊面顿时一阵酡红,杨平在旁边不禁担心的向他看了几眼,欲言又止。张昱慌忙站起,连称不敢当,也是端杯一饮而尽,三人俱是少年心性,几杯酒下肚话语也就投机许多。此时忽听二楼隐约传来一阵女子的歌声: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想是二楼有客人点歌女所唱,歌声婉转清扬,十分悦耳,张昱不觉听的入神,一旁杨平看在眼里,心中有气,不禁冷笑道:“某非张将军除了武艺超群外,在诗词歌赋上造诣也是颇深,敢问此曲出自何处?”说完冷眼相观,看张昱如何出洋相。
  杨景闻言已是阻拦不及,深恐张昱脸薄,忙斥道:“休得无理,好生听你的曲子。”张昱忖道:“这杨景为人谦逊,毫无皇室子弟纨绔习气,倒是这杨平不知是何来路,屡次挑衅与我,此番倒也不能坠了张某人威风,让他小瞧。”
  想到此处他笑着对杨平道:“方才一时失态,倒让杨小兄见笑了,此乃是汉成帝年间其嫔妃班婕妤所作,意在抒发其失宠后幽居深宫的郁闷和哀怨,名唤怨歌行。”
  杨平闻言不禁瞠目结舌,一时作声不得。张昱文武并重,经史子集、琴棋书画均有涉猎,胸中所学非凡,此番又索性存心卖弄,接着便整出许多有趣典故野史,席间把二杨听的眉开眼笑,杨景不禁暗自钦佩张昱学识渊博,对其刮目相看,就连杨平此际看张昱也是顺眼的很,一时宾主尽欢。
  不觉间已是傍晚,张昱见天色不早忙起身告辞,杨景、杨平二人送至楼梯走道处,看着张昱离去的背影杨景轻轻的叹息一声,杨平见状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杨景俊脸一红道:“死妮子,你笑啥?”
  杨平笑道:“张将军年少英俊,文采武功均为上上之选,不知哪家闺秀有此福气,公主您可是要大发善心,替他留意吗?”
  杨景恨声道:“你这丫头,天生牙尖嘴利,到时候看你怎生嫁得出去?”这杨景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天子杨广的小女儿景阳公主,杨平则是她的贴身侍女颦儿,两人名为主仆,实则情若姐妹。
  景阳公主向来不喜呆在宫中,加上侍女颦儿生性喜欢热闹,所以两人时常结伴女扮男装外出玩耍,萧后很是宠爱这个小女儿,拗不过她也就随她任性胡为了,每次出去都安排宫中侍卫暗中护卫,倒也没有出过什么乱子。
  前日她和颦儿带着一帮护卫偷偷到猎场打猎,没料到遇到猛虎相袭,差点丢了性命,也恰好遇到张昱舍身相救,才自逃过一劫。自古美人爱英雄,先是敬仰张昱仗义救人,再看其器宇轩昂,谈吐更是不凡,公主的一颗芳心不觉已是暗自缀在张昱身上。
  颦儿看天色已晚,娇声道:“公主,天色已然不早,还是赶紧回宫吧,不然皇后娘娘发怒可不是闹着玩的。”景阳公主一听也有点心虚,连声称:“你这丫头,为啥不早点提醒于我?”
  颦儿格格笑道:“奴婢看公主兴致很高,没敢打扰,可惜那个张将军是个呆子,竟然没看出眼前就是咱们大隋朝美艳无双的景阳公主,真是该打。”说说笑笑中两人带着侍卫自去回宫不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九章:醉仙楼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