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校场扬威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619次 字数:
  。
  第五章?校场扬威
  ??
  自从红拂夤夜与李靖出逃后,张昱一直郁郁寡欢,但是他深知此事不能被杨素父子知晓,只好把满腹郁闷发泄到习练武艺上来,每天闻鸡起舞,一段日子下来,自觉马上马下功夫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天,张昱正在自己的小跨院里习练刀法,只见杨玄感兴冲冲的闯了进来,大声道:“贤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天在羽林卫禁军校场举行我大隋军中一年一度的武将比武,夺魁者可获天子接见,一夜间就可扬名宇内,乃是我辈军人梦寐以求的荣耀,贤弟你功夫如此了得,何不与愚兄一道前往,要是此番魁首就在咱们兄弟当中产生,岂不是快事一桩。”
  张昱听了暗自心动,多少个日日夜夜,寒霜雨雪,埋首苦练为了哪般?还不是为了一鸣惊人,天下瞩目,不负人生走一遭。想到此处,张昱朗笑道:“大哥,小弟不才,明日愿为大哥呐喊助威。”
  第二日一大早,两人起床,洗漱停当后,杨玄感命家奴牵来两匹高头大马,一黑一黄,都颇为神骏,想来必是具有名贵血统的良驹。杨玄感带上一杆三尖两刃刀,张昱则是一杆丈八长槊,毕竟在两军阵前,马上比武还是长兵器比较适合。两人披挂整齐后带上十几个府丁,一行簇拥着直奔禁军校场。
  到了校场一看,已经是人头攒动,许多年青俊彦都是一身戎装,个个英气逼人,每个人都难掩眉间兴奋之意。杨玄感与他们中许多人都很熟悉,招呼打个不停,张昱却是不认识什么人,无聊之下只好四下打量着校场。
  很快,一列列身着铠甲的军士步入校场,个个手执兵器,神色肃穆,分布在校场四周,一时间金铁寒芒闪烁。
  紧接着鼓乐齐鸣,丝竹乱耳,校场内出现了黄罗伞盖和天子仪仗,大隋天子杨广头戴通天冠,身着滚龙袍,在一干重臣簇拥下来到校场。
  校场上众人皆伏于地上,齐呼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杨广满面春风,微微颔首,来到看台黄龙伞下,端坐在正中龙椅之上。
  三通鼓响完毕,膘骑大将军新文礼喝令四下肃静,说了一些诸如天子杨广仁德加诸四海,百夷归服之类套话,接着要求参赛各人杜绝暗箭伤人,凭勇武夺取魁首,来报效国家云云,然后大声宣布比武开始,顿时校场被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淹没。
  比武共分两场,第一场是骑射,第二场是马上刀枪比试。校场上早已一字排开十个箭靶,箭靶中间画一红色圆点。每人只准发十枝箭,要求距离五十步之外方许射箭,且必须是在马匹疾驰跑动中射箭方可。
  一通锣响,只见一位银甲小将催马飞出,拉弓如满月,啪啪啪几声弓弦声响,四周一片喝彩声,在喝彩声中,少年将军得意洋洋的策马回来。考官大声道:“十个箭靶中九个,脱靶一个,中红心两个”。接下来各路豪杰轮番登场,喝彩声此起彼伏。
  突然间欢呼声猛地高涨,众多目中无人的贵胄少年口中狂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宇文成都、宇文成都!”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个穿着银色铠甲,胯下白马的少年将军驰入校场,看年龄也就二十上下,高鼻阔口,虎背熊腰,古铜色的肌肤,看上去不下九尺开外,手中一杆凤翅流金镗,端的是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只见宇文成都策马飞奔,几声弓弦响过,考官宣布十枝箭全部命中,且箭箭俱中红心。顿时欢呼声再次响起,许多京城的少年将军兴奋的呐喊:“宇文成都,天下无敌。”
  一些其他军镇的武将看了宇文成都的骑射功夫也是心折不已,暗自惭愧,一时间无人敢出列挑战,连杨玄感也是噤若寒蝉,方才盛气凌人的气势荡然无存,校场上顿时冷清下来。
  看着宇文成都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张昱没来由的一阵不服,他猛地一催马,一旁的杨玄感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冲到了校场中央。
  张昱深吸一口气,暗自对自己说:“大丈夫扬名天下,当在今日”。顿时心神进入古井不波的境界,此时箭靶上的红心在他眼中都清晰可见,每一个都大如车轮。如同行云流水般的射完十枝箭后,张昱看都没看箭靶,拨马回到了原地,耳边响起考官的声音:“十箭全中,俱中红心”。
  一时间校场内鸦雀无声,紧接着嗡嗡声四起,各人都在交头接耳,打探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是谁,怎么也有宇文成都般的绝技。
  张昱忽的感受到有若冷电般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自己,他清楚的知道这定是宇文成都的目光,当下也不畏惧,回首扫视一番,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宛如刀剑相击一般,均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尽的敌意。
  第二场马上刀枪比试开始,很快决出几名获胜者,分别是雍州刘宏基,济南崔破奴,幽州张公谨等人,可惜在宇文成都的光芒下,他们很快变得暗淡无光,一一败下阵来,在宇文成都面前竟然无三合之敌。
  看台上一位紫袍玉带的老者,看着宇文成都扬威校场,眉眼间皆是欣慰之色,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官居当朝一品的权臣宇文化及,也就是宇文成都的父亲。
  黄龙伞下,天子杨广侧身对宇文化及道:“宇文爱卿,你生了一个好儿子,端的勇猛盖世,真乃上天赐给朕的虎将啊!”宇文化及眉开眼笑道:“皆是陛下德行深厚,臣父子肝脑涂地,难报陛下厚爱之恩。”
  ??此时宇文成都在欢呼声中策马来到了张昱近前,将凤翅流金镗横放在铁过梁上,微一拱手道:“敢问这位兄台可否有意与成都一较高低?也好让今日天下英雄一饱眼福?”
  张昱微微一愣,适才他仔细看了宇文成都的马上功夫,让他暗自心折,自忖未必是其敌手,正在思量间,未料到宇文成都竟然上门挑战。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自己也不愿就此罢手服输,想到此处张昱微微一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大将军新文礼挥手大声令道:“擂鼓,给两位壮士助威”话音一落,战鼓声立刻隆隆响起。张昱和宇文成都各自打马跑开约五十余步,同时举起手中兵器,互相对视了一眼。
  “看招”宇文成都一声大喝,纵马如风近前,手中流金镗直奔张昱面门而来,张昱一拨马,闪过一旁,手中长槊游龙般的向宇文成都前心刺去,宇文成都用流金镗向外一拨,只听一声金铁交鸣,两个人各自在马上晃了晃。
  虽然张昱成功的卸去了宇文成都的大部分力道,可犹自感觉胳膊一阵酸痛,不觉倒吸一口凉气,始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暗忖:盛名之下无虚士,此人号称无敌,果然武勇过人,世所罕见,今日自己可能难以讨好。
  两个人再度催动战马,战在一起,校场上彩声雷动,响彻云霄。
  此际宇文成都看上去似乎稍稍占了上风,但他也是暗自钦佩自己的对手,眼前的少年娴熟的槊法和骑术都让他心生凛然,大有棋逢对手之感,自己自负臂力天下无双,可眼前此人竟然和自己硬碰硬的来回几十下,竟然毫不逊色,眼下还未露出丝毫破绽和败像,宇文成都不禁暗暗忖道:“这世上几时出了这等高手?”
  想到此处,宇文成都加快攻势,轻视之心全然抛去,他使出了全身解数,决心全力击败眼前这个对手,当下鎏金镗使得虎虎生风,每一式均力度千钧,有排山倒海之威。
  张昱在其如潮的攻势刺激下,并未胆怯,反而深埋在骨子里的凶性顿起,大吼一声,双臂肌肉虬结,挥槊杀上,槊身贯满骇人力道,划破空气,发出赫赫怪啸,极具摇天撼地的威势,只听得铿锵兵刃相击声此起彼伏,两人厮杀成一团。
  忽地就听得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声,两匹战马各自后撤了十几步方自稳住,四周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皆紧张的看着场中,只见张昱手中长槊已然断成两截,右手中只握有槊柄,胸口则多了一道血淋淋约好几寸长的伤口。
  对面的宇文成都却是面不改色,耸立如松,威风如旧,只是仔细一看可见其肩头鳞甲凹陷下巴掌大小部位,隐隐渗出血迹,骑在马匹上的双腿不住的微微颤动,此时雷鸣般的喝彩声方自响起。
  张昱此时疲劳欲死,在马上强自拱手道:“将军神威,在下输的心服口服”。宇文成都亦是面容严肃,拱手道:“兄台端的了得,承让了,成都自艺成以来,尚是第一次遇到兄台这样勇猛强劲的对手,今日一战,也使成都不敢小视天下英雄。”
  看台上的杨广甚为高兴,宣二人上台觐见。张昱不敢怠慢,匆忙简单包裹了伤口,与宇文成都一起见驾,两人跪伏于看台下。
  杨广道:“两位世之虎将,国之栋梁,乃天佑大隋,朕心甚慰。”当下特赐宇文成都天宝将军封号,赐罢成都,杨广方自想起眼前跪着的张昱自己尚不知是何许人氏,于是和颜问道:“你是那位将军麾下,姓甚名谁?”
  张昱叩首道:“陛下,小人张昱,乃越王杨素府中客卿,今闻校场比武,身怀为国效劳之志,故前来参比。”
  杨广一听,不觉眉头一皱,原来是杨素门下,哼!素有人言越王杨素心怀异志,图谋不轨,看来果不其然,竟在府中暗蓄如此猛士,其心昭然若揭。
  想到此处杨广面沉似水,沉寂半响方冷冷道:“张昱勇武了得,赐黄金百两”。言罢即令摆驾回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五章?校场扬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